初见熏儿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什么是厄难毒体?

辰月看着脸色苍白的小医仙,关心的问道。

小医仙没理会辰月的话。

拿着斗技和七彩毒经的手有些颤抖,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是厄难毒体,我是个肮脏的人,我是个怪物--

说完把手上的斗技和七彩毒经扔掉,转身跑了出去。

到底怎么了?辰月皱了皱眉道。

目光移向小医仙丢掉的七彩毒经,翻开小医仙看的那卷。

厄难毒体:“厄难毒体。一种奇异的毒体。能够以吞噬毒药来快速提升实力。厄难毒体的辨别方式。小腹处。生有一条细小的七彩隐线。七彩线条。将会随着体内所蕴含的毒力浓度生长。而当七彩线条延伸到心脏位置时。则是厄难毒体的最强时刻。同时。也将会受到万毒噬身之痛。”

这种体质。被人称为…“天生毒体”或者”“厄难毒体”。此体质”,食毒修炼,万毒不侵,全身是毒,碰谁谁死,头发全银,因为这种毒体的出现。基本上就是带来厄难。”

小仙仙是厄难毒体吗?

辰月低声喃喃了一句,飞快的寻找小医仙的气息,朝她的方迅速奔去。

当辰月看到小医仙时,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轻轻地抽泣着,眼睛有点红肿,看起来哭过一段时间了--

辰月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一痛,走上前去,轻轻的搂住她的腰。

小医仙看到辰月抱着自己,身体先是颤抖了下,然后挣扎了起来,挣扎了一番,无奈辰月力气太大,挣脱不开。

月,放开我吧!

我是个肮脏的人,是个怪物,我不配跟你在一起--

说完小医仙嘴角露出一丝苦涩,脸上带着淡淡的绝望--

辰月闻着从小医仙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坚定的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是厄难毒体或是什么奇怪体质。

我都不会离开你、抛弃你,我会永远守护你的--.

说完这句话,辰月明显感到小医仙的身体颤抖了下。

---------..

月,你真傻,小医仙趴辰月怀里轻轻的说道。

是吗?辰月不可置否应道。

呐,小仙仙,我想去别的地方看看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医仙打断。

你果然还是嫌弃我吗?嫌弃我是厄难毒体,想离开我了吗?小医仙苦涩的说道。

不是的,你听我说完,辰月紧紧搂住小医仙的腰道。

虽然现在你的厄难毒体还没出现,但是难保哪一天你误吃了有毒的药草或毒药,厄难毒体就会爆发。

所以我想出去,寻找解决厄难毒体的方法,辰月坚定的说道。

那带我一起去行不行,小医仙哀求道。

看着小医仙这个样子,辰月心中虽然不忍,但还是拒绝了小医仙。

呐,小仙仙,老师说过斗气大陆强者很多,我怕现在的我保护不了你,我先出去看看,如果没有危险我就回来带你一起出去,好吗?辰月温柔的说道。

好吧!

犹豫了一会儿,小医仙还是答应,因为她怕辰月在次因为保护她而受伤,她不想成为辰月的累赘--

你一定要来接我哦!小医仙轻轻说道。

嗯,我会的,辰月坚定的说道。

--.

他和她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抱在一起,享受着分离前最后的时光,夕阳照在他们的身上,像镀了一层金子那般美丽--.

------------------------------------------------------.

翌日--

月,一定要回来接我出去,小医仙带着哭腔说道。

轻轻的的搂住小医仙,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辰月温柔的说道。

嗯,小医仙轻应一声。

那我走了--

小仙仙,等我回来。离去辰月大声吼道--

月,我会等你回来的,我要变强,不会在成为你的累赘,小医仙在心里默道。

----------------..

一天后-..

乌坦城,我感觉到的奇怪气息就在这里了吧!一身穿白色衣衫的少年喃喃道。

此人,正是出来寻找厄难毒体解决方法的辰月--

砰、砰辰月感觉他体内的异火正在乱窜--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有强大的异火吗?辰月疑惑的说道。

越来越近了,辰月喃喃道。

------------------

乌坦城,坊市。

萧炎哥哥,我要买这个--

一个穿着淡青色衣裙的少女撒娇般的对旁边的少年说道。

三千青丝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清雅的身姿,恍若俗世青莲,清雅淡然,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就是她了,辰月在旁边喃喃道。

--.

女人,跟我走。

不等青衣少女反应,辰月直接拉起她的手,运转身法斗技,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两人消失不见。

你要做什么,青衣少女看挣扎不掉,冷喝道。

不要反抗,辰月冷冷的说道。

----..

出来吧,隐藏的人,辰月淡淡的说道。

哦?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能发现我,空气中渐渐浮出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的说道。

好了,说出你的目的吧,还有,该把拉着小姐的手放开了,老者淡淡的说道。

哦,闻言辰月放开了拉着青衣少女的手。

我没什么目的,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辰月淡淡的道。

什么问题?老者淡淡的问道。

她--身上有强大的异火,你叫她小姐。

所以--

你们应该是某个大家族的吧!

老者冷冷的看了辰月一眼:是又怎么样,你想干什么。

知道怎么解决或控制厄难毒体吗?辰月冷冷的问道。

哼,有你这样问话的吗?把人挟持到这里,语气还这么冷,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老者刚要没就被青衣少女打断。

也就是说你知道?辰月冷冷的问道。

是又怎么样?青衣少女不甘示弱回道。

说出方法,辰月冷冷的说道。

我要是说不呢,青衣少女冷哼一声。

身影一闪,一只手夹住青衣少女的脖子,说出来,否则死,辰月冷冷的说道。

这位小友,别冲动,老者焦急的说道。

说出来,辰月冷冷的扫视了老者一眼。

这位小友,我们小姐刚才是见你把她挟持到这里,心中不满才说出来故意气你的,厄难毒体乃世间难得一见的体质,我们真的不知道,老者急忙说道。

真的?

辰月带着疑惑的神色看了少女一眼。

当然是真的,现在小姐可是在你的手上,我怎么敢说谎,不等少女说话,老者连忙说道。

哦,看起来似乎是真的,说完放开了夹住少女脖子的手。

------------------------------------------------------..

为什么?

为什么当他松开我脖子的时候我心里会有一丝失落,我感觉得到,从我被他挟持的时候,他身上有一股气息深深吸引着我,让我很想去了解他。

这也是让我跟他说这么多话的原因--难道我喜欢上他?不,不可能,我们只见过一次面而已,况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萧炎哥哥--.

-------------------------------------------------------.

既然你们不知道,那么我走了,女人--

喂,你叫什么名字?

还有不要叫我女人,我的名字叫--

萧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