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月的禁忌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郁闷啊,今天晚上登进飞卢老是卡得要死,到现在才好)

“父亲您怎么来了?萧炎诧异问道。

”我和三位长老听见这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就过来看看,萧战道。

“这位公子是?萧战在次问道。

”我叫天辰月,天辰月的天,辰月的辰,辰月的月,不知您尊姓大名阿,辰月带着淡然的笑容说道。

“我叫萧战,是炎儿的父亲,萧战淡淡的说道。

“原来您就是萧战前辈阿,久仰久仰,早在路上就听说过前辈的盛名,如今一看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盛闻名啊!

“我对您老的敬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又如银河落九天,有如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又如--------------------..

”刚说完话就见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他,风、骚的甩了甩头发:”虽然哥知道自己很帅,但是你们也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这还是他吗?这跟早上完全不是一个人嘛,难道他有双重人格,熏儿恶趣味的想着。

“二长老冷冷的看了眼辰月,暗暗恼怒,”居然把我们无视,只恭维萧战那老家伙。

看着眼前这个毫无修为的少年,二长老阴阴的笑了笑。由于辰月控制灵魂力量把修为包裹起来,外表看起来就是一没用修为的少年。

“哪来的小鬼,真是太放肆了,敢在族长面前乱说话,在乱说话,诛你全家,二长老嚣张的说道

听了二长老的话,熏儿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不过想到二长老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就没说出口了。

”你说要诛我全家?辰月刚刚还微笑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在辰月的心里,小医仙现在就是他的家人,而他想杀小医仙--.

冷冽的目光盯着二长老,沉声道:“无论你有多大的能耐,今日也必诛灭你!”

”听着辰月这满含杀机的话语,在场所有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哼,只不过是个小屁孩而已,居然这么猖狂,真不知道你父母和老师怎么教育你的,三长老不屑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辰月眼神更加冰冷了,老师!是辰月的第二个JinJi。

食指向前一伸,指向二长老和三长老,冷冷说道:”他和他都留下来,其它人走,不走者,杀!

“萧炎哥哥,萧伯伯,快走,熏儿低声说道。

”为什么要走?萧战疑惑的问道。

“父亲,走吧,回去在说,萧炎道。

“好吧,萧战临走时深深的看了眼辰月。

”哼,一群胆小鬼,大长老不屑的说道。

“你不走吗?辰月指着大长老冷冷说道。

”哼,大长老冷哼一声,没理会辰月。

那么--.

你们三个--.

都给我留下来吧!辰月冷冷的说道。

轰,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辰月身上发出来。

三位长老恐惧的看着他,这股气势压得他们呼吸困难,寸步难行。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三长老恐惧的问道。

”将死之人,不必要知道,辰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

“放、放过我吧,我刚才没说你的坏话,大长老语气有些颤抖。

”哼,刚才不走已经没机会了,辰月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容。

缓缓的走向三位长老,每走一步,三位长老呼吸就越不顺畅,毕竟斗师和高阶斗王差太多了。

残忍一笑道:“就让你们少受一些苦好了,先挑断手筋脚筋,在断其四肢就差不多行了吧。

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对着他们随手挥了几下--

--------------------------------------------

啊--

从乌坦城坊市中传出痛苦的哀叫声。

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二长老哀求道。

“我怎么会让你们这么快死呢!

”只挑断手筋脚筋,你们就受不了吗?

那接下来就--..

断其四肢吧--

“威胁我没关系,但是你想伤害我家人--.

”我会让你们知道试图想伤害我家人和老师的人,会有什么下场的,辰月残忍一笑道。

啊-..一声声哀叫从坊市里传出。

--------------------------------------------

辰月看着脚下那四分五裂的尸体,冷哼一声,直接运转异火,将尸体烧成灰烬。

--

”先找间客栈住把,辰月喃喃道。

一小时后--..

啊--

客栈到底在哪啊,辰月郁闷得长啸一声。

“咦?天辰月,你没地方住吗?

一道如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传来。

熏儿正无聊得乱逛,听到长啸声就过来看看,刚过来就看到辰月正在抱怨找不到客栈--

”啊,你是熏儿,终于有认识的人了,辰月开心的叫道。

虽然认识的方法有点特别--

“你没地方住,熏儿疑惑问道。

"嗯,熏儿,你带我去客栈吧,辰月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着说道。

”我带你去萧家住吧,熏儿浅浅一笑道。

“好啊,谢谢你,熏儿,辰月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看得熏儿一阵阵失神。

别发呆了,走吧,辰月直接拉起熏儿柔若无骨的小手向前走去。

啊--你干嘛拉我的手?熏儿娇慎道。

”不行吗?辰月诧异的问道,在他看来牵手是在正常不过的。

呃,熏儿无语的看着他,难道他是装的?

接着看到他那湛蓝色的眼眸便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的眼神不像别人那样的淫、邪,而是像天空般的纯净,清澈--

“呃-.那个男女授受不亲的,熏儿小声的说道。

”为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辰月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女人都说这句话,他很好奇。

“那个--是因为、因为男女发育的地方不一样,熏儿憋红了脸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地方,辰月在次发挥好奇宝宝的特点。

”反正就是不一样,熏儿怕他在问下去,连忙转移话题。

“对了,那三个长老怎么样了,熏儿脸色潮红的问道。

”死了啊,辰月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笑容的回道。

---------------------..

“没想到除了萧炎那小子,居然还有人能让小姐露出这种表情,暗中保护熏儿的老者自言自语道。

----------------------

夕阳西下,他牵着她的手,往萧家大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