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看着那张无限放大的脸,熏儿先在愣了、脸红了,然后怒了,虽然对他很有好感,但也没到接吻的地步。

急忙离开他的嘴唇,用力将他推开,却发现两人都被捆得牢牢的。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话刚出口,就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水蜂拥而至的朝她的嘴里涌进,此时才发现身在水里。

我记得追着一条鱼过来,却被什么东西捆住了,快要死的时候,看到一道身影,难道刚才他是在救我吗?熏儿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辰月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着她,目光一转,看向那植物魔兽,手结出复杂的印。

“地阶低级斗技:罡风惊天,强大的风元素朝着那植物魔兽席卷而去,借着反冲力辰月和熏儿被冲上天空,随即张开湛蓝色的斗气双翼,安全着陆。

“放开我,熏儿冷喝一声,语气中带着些许厌恶,虽然对他很有好感,被这样抱着也很舒服,但她喜欢的还是萧炎,她还是想把自己的初吻留给萧炎,可是--.

辰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知道了,辰月淡淡的说道。对于熏儿这样的语气,辰月还是很恼怒的,自己救了她,她没感谢就算了,还用这种语气说话,别人对辰月好,辰月也就对别人好,别人对他冷,他也没必要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

萧家,熏儿房间--.

“凌老,你今天为什么没跟着我?熏儿冷冷说道。

”对不起,小姐,因为那个天辰月用灵魂力量包裹住你们的气息,所以你们从拍卖场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发现。凌影内疚的说道。

“那混蛋对小姐做了什么吗?要不要我把他杀了,凌影眼里闪现出一丝杀机。

”他--.

没对我做什么,不过--.

我今天想了很多,我不允许有任何破坏我和萧炎哥哥感情的存在,所以--.

你将他杀了吧,熏儿眼中留出一滴清泪,冷冷的说道。

是,小姐。

--------------------------------------------

萧家--..

今天的夜,很静,很昏暗,很阴森,黑暗得让人害怕,空气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势--..

乌坦城--..

今晚很静,很静,静得让人害怕,静得让人压抑,所有的人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往日热闹喧哗的大街,如今却空无一人--.

嗖,空气中慢慢浮现出一道白袍身影。

”出来吧,我知道你的目标是我,白袍身影淡淡的说道。

啪、啪,寂静的夜空传来鼓掌声。一会黑袍老者的身影缓缓浮出。

”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英雄出少年啊!小小年纪灵魂力量居然连我也看不透,以后成就不可限量,说实话真不想将你抹杀,可惜命令不可违啊!老者淡淡的说道。

“哦??是你,你说命令不可违?那是否是熏儿叫你杀我的,辰月平静的说道,但平静下却隐藏着一股怒火,随时可能爆发。

”没错,是小姐叫我来杀你的,老者淡淡的说道。

真的是她吗?

我们不是朋友吗?

她要杀我!

“好、很好,她很好,哈、哈、哈。辰月疯狂的笑着,眼角留出一滴泪水。

----------------------

----------------------

青山镇--.

正在修炼的小医仙痛苦的捂住胸口,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月--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痛苦,是谁让你心痛?

你知不知道

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

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

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

这种情况出乎凌影意料,本来以为他会暴怒或马上跑,但他却在一旁大笑。

”你笑是什么意思,凌影皱着眉问道。

“哈、哈、哈,辰月没有理会他,只是在那边疯狂的笑着,帅气的脸庞变得狰狞。

”我当她是朋友,她是我出来的第一个朋友,我的朋友,哈、哈、哈,泪水再次控制不

住的流下来。

灰蒙蒙无辜的天空,

能否让我再做一个梦。

我站在原点始终很怀念,

而你对我很不屑--

“现在,我当宝贝般唯一的朋友、我最珍稀的唯一朋友,她要杀我,哈、哈,她要杀我,果然我太天真了。

睁开血红色的双目看着凌影,嗖的一声,带起一道道残影,一瞬间来到凌影身边,伸手,钳住他的脖子,以辰月现在练到第二层的身法,堪比高阶斗宗的速度,凌影根本反应不过来。

凌影惊恐的看着他,立刻用斗气震开他,凌影心里一阵阵后怕,刚才要是辰月想杀他,他已经死了。

凌影眼神凝重的看着他道:"我知道,你有实力杀我,但请你不要杀小姐,她身后的实力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辰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神毫无感情se彩,冷冷的道:“放心吧,她是我曾经的唯一朋友,虽然她想杀我,但我现在不会杀她的。

说完从身上衣衫撕裂下一块,一个手刀切下去,顿时变成平平的两半。

淡漠的看着他,冷漠的说道:”我,天辰月,从今以后没有朋友,这块布你交给那个女人--.

割袍断义

我跟她--..

从此--恩断义绝

--------------------------------------------

萧家大院--.

一青衣少女留下两行清泪。

为什么我的心会痛?

难道他死了吗?

我做的真的对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感到恐惧,感到害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滴答、滴答“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这么痛?

“啊--我受不了了,不要死,千万不要死,青衣少女仿若疯了般的朝乌坦城奔去。

”熏儿,你要去哪?萧炎焦急的声音响起。

“你走,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熏儿疯了般的朝萧炎吼道。说完不理会萧炎直接朝外奔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

天辰月,我一定要杀了你,萧炎仿如宣誓般的朝天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