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一分为二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嘭嘭嘭······”低沉的爆炸声猛地自萧炎体内传出,滚落深坑坑底,被掩埋的五行离火镜微微震颤,困在其中的焚天炎龙无奈的低吼一声:“萧炎啊萧炎,这下玩火自焚了吧,看谁来救你······”

想到萧炎可能是为了救自己,才落得这般下场,冰鹉双目一眯,视线自浑身干裂的萧炎身体之上扫过,听着那令它微微心颤的低沉爆炸声,沉吟了片刻,旋即振动着双翼,缓缓飞至萧炎的上方。

双翼振动,冰鹉在萧炎的上方盘旋了一圈,看了又看此时的萧炎,随即冷声笑道:“你可不能就这么挂了,我还等着你助我炼制源丹呢!”

话音落下,冰鹉身体表面散发出的慵懒之气陡然间消失不见,神色比之前凝重了许多,淡淡的黑光自其体内扩散而出,瞬间在其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千丈庞大的黑色巨鸟,把其笼罩在内。

黑色巨鸟扇动着垂天之翼,发出一声清唳长啸的叫声,巨大而身形猛地震颤起来,被笼罩在其内的冰鹉缓缓闭上双目,在心底低喝道:“凝······”

黑色巨鸟全身震颤不断,一股惊人的威压陡,陡然间,自其体内席卷而出。笼罩在这片区域,遮蔽视线的冰寒源气在这股突如其来的威压冲击下,迅猛的逃逸四散开来。

五行离火镜之内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却只能干着急的焚天炎龙突然身形一滞,悬浮在半空中,下一瞬,全身陡然一震,也是感觉到那股可怕的威压。

紧接着,还不等焚天炎龙回过神来,下方因为坍塌而形成的巨坑再次崩塌下陷,轰隆隆的崩塌之声回荡在整片天地,一道道百丈宽大的裂缝密如蛛网般对着四周扩散蔓延。

“好强大的威压,不过形成这威压的源头似乎有些不稳定!”猛地回过神来,心神骤然一紧的焚天炎龙抬头望向五行离火镜之外,思索道。

而就在这时,千丈庞大的黑色巨鸟身体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模糊,焚天炎龙猛地瞳孔一缩,发现巨大的黑色之鸟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缩小,瞬息间化作一道散发着极为纯粹黑光之物,悬浮在紧闭着双目的冰鹉面前。

黑光涌动间,天地瞬间变色,一股股恐怖的寒意如水波般扩散开来,空间崩裂出一道道细微的裂痕,使得焚天炎龙意识到这东西的不简单。

盯着那和一滴水大小差不多的黑色之物,焚天炎龙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底不自主的生出一种强烈的饥渴,似是不受控的想冲出这五行离火镜,把此物据为己有。

“好精纯的能量····”眼芒急速闪烁,焚天炎龙陡然一惊,像是联想到了什么,失声道:“这是······是冰玄灵鹉的精血!”

陡然间,紧闭着双目的冰鹉,浑身一震,猛地睁开双眼,盯着那滴悬浮在萧炎上空的精血,淡淡的一笑,一股虚弱无力之感袭来,径直对着下方栽落而下。

在冰鹉浑身气息不稳,波动的源气再次变得紊乱,身形急坠而下的同时,那滴蕴含着精纯能量的精血也急速自虚空中滑落,不偏不倚的滴落在萧炎的双唇之间。

“啪······”一道清脆之声自精血滴落的位置传出,全身上下还在不断崩裂的萧炎陡然剧烈一颤,一时间血气滚滚,瞬间把其笼罩在内。

血气滚滚,不断翻涌,直接把焚天炎龙的感知力屏蔽掉,让其无法再继续洞悉血气笼罩下发生的一切,而就在这时,焚天炎龙突然陷入了沉默,眼神深处似是有着忧虑之色在一点点凝现。

笼罩在萧炎身体之上的血气聚而不散,大约持续了一分多钟,终于开始对着四周离散开来。随之,一股股惊人的源气风暴如飓风般陡然席卷开来,裹挟着萧炎的身体漂浮而起。

源气风暴肆虐开来,急速对着萧炎的身体聚集而来,砸落在地面,挣扎着抬起头来看向上方的冰鹉摇了摇头,旋即强笑道:“我能坚持到今天,全靠这几滴精血,这是最后一滴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陡然间,天地间的源气像是受到了某种引动,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对着笼罩着萧炎的源气风暴疯狂汇聚。

处于源气风暴中心位置的萧炎,不知何时,全身伤势已经完全修复,同时还散发着盎然的生命力。只是此时的他还处在昏迷状态,对发生的这一切毫不知情。

“嗯······”静静地悬浮在源气风暴中心的萧炎体内似有着极难以察觉的细微声音响起:“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冲破超凡境九段,凝练出源血,进入通灵境的!”

冰寒源气涌动不断,对着萧炎体内极速汇聚,其气海上方原本早已经枯竭不见的源气气旋,此时已经被灌输的膨胀变大快两圈了,而且这些源气气旋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九个,不可能再继续增加下去了。

只是,疯狂汇聚而来的冰寒源气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没有减弱的趋势,似乎变得更加疯狂。如此下去,一旦气海上方的九道源气气旋被撑爆开来,冰寒源气再次汇聚在一起,凝聚成型,获得了冰灵属性后,便很有可能凝练出丝缕源血,也就标志着其进入到了通灵境。

如此情况下,萧炎接下来的修炼之路只能走冰源一道,而这也是之前焚天炎龙所忧虑的。如果此刻萧炎是清醒的,定然会死死地压制住这一趋势,就算是撑爆自己这副肉身,也不愿意借助这些精纯冰寒源气提升自己的实力。

“怎么回事,这么久了,凉炎的实力怎么还停留在超凡境九段!”凭借着自己和那滴精血之间的微妙联系,其微眯着双眼,在心中不可思议的惊道。

九道源气气旋高速旋转着,仔细望去,其上不断有着细微的裂痕在快速浮现,尤其是悬浮在萧炎气海上方的那三个兽源莲心壶,早就因为吸收了太多的冰寒源气,静悄悄的躲在角落里,萧炎气海上方掀起的滔天巨浪引不起它们任何兴趣。

突然间,高速旋转中的一道道源气气旋开始变缓,其上浮现的裂纹也越发的醒目,那是吸收了过量的冰寒源气,超负荷的结果。

与此同时,满溢在萧炎气海上方的冰寒源气也陡然变得狂暴起来,犹如沸油般。

双目陡然一凝,望着源气风暴中也随之变得紊乱,四处游蹿的冰寒源气,冰鹉旋即笑道:“满了,有了我这滴精血的帮助,不仅可以直接冲破超凡境的桎梏,而且还可以连跳几级的提升实力。我现在,倒是有些好奇你这家伙能冲破至通灵境几段!”

在冰寒源气的暴涨以及蛮横乱窜的冲击下,昏迷中的萧炎突然挣扎着醒过来,咬紧牙关,吃力的睁开双目。

“你醒的还真是时候,再贪睡片刻,还真是要欲哭无泪了!”就在萧炎强忍着气海内袭来的痛疼时,一道略带嘲讽却似曾在哪里听到过的声音自萧炎眉心之内传来。

萧炎紧皱在一起的眉头登时又紧了紧,旋即双目圆睁,在心底惊道:“薪火玺······”

轻笑声似有若无的传开,一道散发着沧桑古朴气息却其貌不扬的石印陡然闪现,萧炎这时才算是确定刚刚发出声音的就是薪火玺。

“不会吧,小龙女的焚天金焰这么强,竟然······”萧炎不敢相信的吃惊道。

石印猛地一颤,再次发出人语,打断萧炎的话,掷地有声的喝道:“来不及解释了,待会我会抽离你部分灵魂,无论你能否承受住这种痛苦,都不要心生反抗之意!”

话音落下,薪火玺猛地一震,万千道火焰如一条条火龙般冲击开来,肆虐在萧炎的眉心,震耳欲聋的轰隆隆巨声响彻而起。

还没有来得及适应气海内袭来得剧痛的萧炎忙双手紧紧抱头,眼眶欲裂般睁大双眼,一道道重影浮现在眼前,眉心处,眼角,耳朵,鼻子皆是有着鲜血流出。

撕心裂肺的痛疼一阵强过一阵,不过,萧炎却没有任何的惊惧和绝望,而是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中回放着薪火玺刚刚提醒他的那一幕画面,极力克制着自己,保持内心的平静。

漫天火龙席卷开来,发出惊天咆哮,突然间,皆是对着盘坐在萧炎眉心处的灵魂体暴冲而下,在火龙的冲击下,萧炎的灵魂体越发的虚幻暗淡。

鲜血顺着的眼耳鼻不断留下,萧炎那重似千斤,倦乏至极点的眼皮缓缓地落下,陡然间,又极力的睁开。

“又······又怎么了?”感应着源气风暴之中变化的冰鹉,发现那些原本狂暴的源气,似乎又变的稳定下来,当即费解的摇头道。

火龙咆哮不断,铺天盖地的冲击而下,自萧炎虚幻的灵魂体内带出一缕缕无形之物,紧接着,火龙对着萧炎的眉心处冲刷而下,一缕缕无形之物汇聚在一起。

吃力眨动着双眼的萧炎,再次猛地一用力,发现万道对着眉心处冲击而下的火龙再次凝聚而成自己熟悉的薪火玺,而一缕缕无形之物也是在这时形成一道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虚幻之物,竟然又是一道灵魂。

比眉心深处更为虚幻的灵魂体,陡然一颤,直接被薪火玺散发出的璀璨光芒包裹进去,化作一道流光自眉心处冲射而出,光芒涌动间,消失不见。

下一瞬,变得略微安静些的气海突然间再次震动不断,消失的薪火玺也出现在气海上方。

“嘭嘭嘭······”接连不断的爆炸声自萧炎的气海上方席卷开来,连成一片,九道停止旋转的源气气旋终于是达到了极限,皆是爆炸开来。

痛不欲生,双眼金星直冒的萧炎猛地全身剧烈一颤,差点因为太过惊吓,直接平躺而起。

而就在其因为惊吓而稍微清醒些时,薪火玺的声音猛地自其气海上方传开:“放心吧,有我在,刚刚剥离你的一部分灵魂,可不是成心给你找不自在。”

被惊吓的额头上满是冷汗的萧炎缓缓松开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喘着粗气,用力点了点头,一颗震动惊惧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在心中笑道:“谢谢······”

闻言,被狂涌肆虐开来的冰寒源气裹挟着的薪火玺微微震动了几下,旋即对着下方的气海直射而下,其声音也在这时再次响起:“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了,希望你不要忘了曾经许下的承诺。”

随着薪火玺的声音落下,一道夺目璀璨的光芒自萧炎的气海内冲天而起,犹如实质般,在其气海中央形成一道光幕,把气海一分为二,上方翻涌肆虐不断地冰寒源气也一分为二,被分成两部分。

感应到气海内的变化,就快要强撑到极限的萧炎猛地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自气海内袭来的胀痛感陡然间消失不见。

“原来······如此”发现被一分为二的气海上方翻涌的冰寒源气疯狂汇聚起来,体外凝滞在身体表面无法涌进体内的冰寒源气,也随之疯狂的冲涌而进,萧炎那满是血迹的嘴角处掀起一抹凄美的笑意弧度,恍然大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