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凉青峰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一道道散发着惊人源气波动的风旋由远而近呼啸而至,黄沙漫天,遮蔽视线,但冰鹉所在的这片区域却不受任何影响,依然平静的像是被隔绝出去了般。

冰鹉忙振动着双翼,俯冲而下,双目急速闪烁,对着下方来回扫视,盘坐在黄沙之上的萧炎却凭空消失不见了。就在冰鹉惊疑不定,眼中有着淡淡的讶异之色浮现之时,风啸呜鸣之声陡然变得尖锐刺耳。

万千道大小不一的源气风旋彼此碰撞破碎,迅速融合,瞬息间形成九道凝实的源气气旋,悬浮在冰鹉的周围,高速旋转着,却停止了前进。

冰鹉微眯着双目,自那一道道不再显得透明,看上去给其一种模糊之感的源气气旋,同时也感应到了淡淡的危险气息。可见,这九道源气气旋内蕴藏的源气达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使得其为之一振。

“冰鹉前辈,可否接我一招······”突然间,就在冰鹉收起全身的慵懒之气,警惕的望着那九道源气气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猛地自虚空之中响彻而起。

冰鹉振翅而起,飞上高空,俯视着那一道道源气气旋,冷声笑道:“你小子简直就是怪物,这么快就把我大哥的魂源天地第一重融会贯通。不过,你可不要猖狂,魂源天地靠的是以魂力驭之。以你现在的实力,这第一重的威力都未必能完全发挥出来,小心灵魂遭反噬!”

“莫不是你装弱小习惯了,这都能吓到你!”萧炎再次冷笑道。

闻言,冰鹉那双上下扇动的双翼微微一滞,然后冷笑道:“如你所愿,让你感受一下这魂源天地真正的可怕!”

冷笑声响起,一圈圈黑色光波如水波涟漪般自冰鹉那弱小的身体之内扩散而出,陡然间化作一只百丈庞大的黑色巨鸟。似乎是感应到了冰鹉的变化,下方九道略显凝实的源气气旋冲天而起,迅速汇集在一起,掀起狂暴惊人的风暴,风暴肆虐间,只见一个晶莹剔透,其上勾勒着若隐若现光纹,散发着淡淡寒气,让人望而心颤胆寒,丈许大小,如寒玉般手掌凝现而出。

寒玉巨掌凝现而出,肆虐的风暴迅疾消散,周围涌动的寒气也在这时变得稀薄,空气中开始浮现点点冰屑,对着地面洒落而下。倏忽间,寒玉巨掌爆发出无尽得刺目寒光,如电光般一闪而逝,速度快的惊人。

以俯视之姿遥望着快的陡然消失的寒玉巨掌的冰鹉却没有任何的惊诧,而是双翼一振,冲天唳叫一声,竟是双翼划破虚空,对着下方急冲而去。

“嘭嘭嘭······”惊天碰撞之声响彻而起,冰鹉巨大的身形如同起伏的波浪般,时而上时而下,随着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有节奏的上下弹跳着。

只是,这种节奏没有持续太久,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其锋利的双爪之下便传来“咔嚓······”急促的崩裂声,只见被冰鹉死死压制住的寒玉巨掌应声爆碎开来,化作漫天冰块对着下方急坠而下。

冰鹉忙振翅后退,双目凝定着那些急坠而下的冰块,冰块上断裂的光纹如一条条挣扎不断,蠕动着的长蛇伸缩着。望着这一幕,冰鹉并没有急着出手,而像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急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交错在一起的一道道光纹伸缩不断,那些崩裂爆碎的冰块也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再次汇聚,虽然缓慢,但却在冰鹉的注视下,一点点的修复着刚刚爆碎的寒玉巨掌。

冰鹉微眯着的双目深处微不可查的出现一丝波动,一闪即逝,而就在这时,那些蠕动不断的光纹突然自冰块之上脱落,令得冰鹉心神一颤。

在冰鹉为之一惊的瞬间,剥落而下的那一道道光纹凝聚在一起,消失在虚空之中,就快要凝聚成寒玉巨掌的冰块再次在哗啦啦的撞击声中直坠而下。

冰鹉却没有心思去关注那些已经变得黯淡无光的碎冰块,而是凝定心神,一动不动的扫视着眼前的虚空。

“咻······”的一声,冰鹉左侧空荡荡的虚空之中传出一道尖利的破空之声,待得冰鹉听到声音之时,一道给人以模糊之感,闪烁着淡淡毫光,半尺多长的一根光箭已经洞穿虚空,不偏不倚的射向冰鹉的左翼。

双目之中眼芒急速闪烁,冰鹉发出一声冲天唳叫,浓浓如黑云般的冰寒源气对着左翼急速汇聚,形成一层薄薄的源气防御,只是那根光箭来的奇快,留给冰鹉反应准备的时间太少。

“嗡嗡嗡······”在强横的黑色冰寒源气的冲击下,光箭被震得嗡嗡作响,速度略微减缓,却依然洞穿而过那层在翅膀之上形成的薄薄一层源气防御,然后带着丝缕鲜血爆碎开来,化作碎银屑似的光点,洒落而下,消失在虚空之中。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之声突然自虚空之中响起,只见神情极度萎靡,双眼呆滞无光的萧炎自半空中一闪而现,对着下方的黄沙之地滚落。

黑光涌动,双翼振动,百丈庞大的冰鹉再次变回巴掌大小的黑鸟,扫视了一眼自高空中飘落的几根黑羽,然后对着下方的萧炎飞掠而去。

从乾坤囊中掏出一些源材,正咀嚼吞咽的萧炎再次咳了几声,整个人虽然依然萎靡不振,但却笑着问道:“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

冰鹉飞落在萧炎面前,白了其一眼,冷声道:“疯子······简直就是个疯子!”

“根本就是个疯子······”在冰鹉冷声评论萧炎时,一直趴伏在五行离火镜中的焚天炎龙也是没好气的冷声道。

萧炎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好在之前托凉宏准备了不少可以快速恢复灵魂力的源材,先是生吞了一部分,有了精神后,便自行开始把这些草药给炼化了,一边恢复灵魂力,一边炼化源材,不知不觉中五个多小时过去了。

冰鹉见紧闭着双目的萧炎缓缓睁开双眼来,张了张嘴,冷笑道:“这下知道魂源天地的可怕了吧,也算是给你点教训,下次可不要轻易施展了。若是掌控不好,很有可能直接剥离灵魂,整个人因为灵魂力的耗散而暂时变的痴傻,严重的情况下,灵魂因为承受不住,直接解离而魂消魄散,一命呜呼。不过,你小子的灵魂还真是强大,看你这模样,算是轻微的。”

面色依旧惨白,没有任何血色的萧炎笑了笑道:“值了,就是不知道这魂源天地总共有几重,我现在只知道第一重修习之法······”

萧炎的话刚讲到一半,猛地感觉到面前的空间微微波动了一下,紧接着便感觉到眼前开始扭曲虚化起来,一个巨大的空间旋涡凝现而出。

“魂源天地乃耗费我毕生心血所创,只是未参衍成功,我便因重伤而实力大减。即便如此,我所参衍完善的前几重也可作为你危难之时的一保命手段了,全当礼物送你了。不过,后面的几重,要靠你自己的本事拿到,我会在后面等着你们的······”望着迅速凝现的空间旋涡,萧炎猛地听到一道熟悉却极尽沧桑的声音。

凉荃那沧桑的声音回响不断,萧炎缓缓抬起头,转身望向遥远的天际,对着远处抱了一拳,然后深深鞠了一躬,停滞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

下一瞬,萧炎转身对着冰鹉笑道:“走吧······”冰鹉似是有些恋恋不舍的振翅飞上高空,再次盘旋了几圈,歇斯底里的喊了几声“大哥······”,便头也不回的先萧炎冲进了那道空间旋涡。

“嗡嗡嗡······”空间漩涡剧烈震颤,似是马上就要关闭了。萧炎忙一步踏入其中,如烈日般直射而来的强光照射的其忙闭上双眼,身形猛地一晃,似有狂暴的飓风自身边呼啸而过,其中好像还掺杂着冰鹉的唳叫声。

“萧炎,和我分开不是件好事,记住了。接下来我会发出追杀令,追杀一个叫凉炎的人······”刚听出冰鹉的叫声,想着可能会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之时,便听到冰鹉的吼叫声。

“不是,你也太记仇了吧,刚刚我也不过······”萧炎忙冲着冰鹉声音传来的方向喊道,只是有些紊乱的空间通道之中席卷而来两股截然相反的空间飓风,把萧炎和冰鹉对着相反的方向卷去,萧炎的声音也是完全被淹没掉。

金铁交碰之声,喊杀声响成一片,一群人似是杀红了眼,冰寒源气冲击波也是不断的自这群喊杀的人群中激荡而出,雪屑漫天飞溅。

“咻······”的一声,一道人影自高空之中急射而下,混战在一起的一群人似是都听到了,皆是双目圆睁,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那道急射而下的人影。就在这时,一道惊恐的惨叫声随之响起。

“啊······”的惨叫声中,自高空中砸下的那道身影正好砸在发出惨叫之声人的身上,登时血肉飞溅,被空间漩涡传送出来的萧炎把刚刚惨叫之人砸成肉泥,惊呆在场的所有人。

“哈哈哈······”其中一手持鬼头刀,身形却瘦的如同竹竿的男子冷厉的笑道:“凉鸿运,看来你的好运已经被你用完了,识相的话,赶快把你们的雪莲纹交出来,否则地上这摊肉泥便是你们的下场!”

萧炎皱了皱眉头,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圈,发现这些人体内源气波动各个皆不弱,最低的也是通灵境一段,尤其是刚刚喊话的那位,看似一阵风似乎都能把其吹飞,但其实力,萧炎却感测不出来,很有可能已经达到通灵境三段。

想到此处,萧炎顿感头大,随即在心中抱怨凉荃,就算不帮自己,也别这样害自己啊。不过就在其凝神思索间,一股阴寒之气猛地袭上其后颈,骇的萧炎忙抓起被其砸成肉泥之人斜插在地面之上的长枪,陡然一晃,其半蹲着的身体急速向下一划。

“铛······”金铁碰撞之声响彻而起,对着萧炎后颈砸下的乌金铁棍和萧炎手中所握的长枪皆是发出嗡鸣振动声不绝于耳,萧炎则是忙松开双手,发出一声惨叫,翻滚倒地,举着双手,十指曲握,装出满脸痛苦的样子。

萧炎一边假装着痛苦不已的样子,一边眼神不定的看向前方。突然间,发现一道白影一闪而至自己身前,把自己护在身后,左右双手各自擎着一个不停旋转,散发着锋锐寒光的转轮,一脸冰寒的冷喝道:“凉猛,你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大哥早就看出你心怀不轨,做着吃里扒外的勾当,只是一直没有证据,这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哼······”凉猛冷笑道:“凉青峰,你真以为这次你们赢定了。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好运气可不是一直都在你这边的!”

双手擎着金色转轮,被喊做凉青峰,护在萧炎身前的青年猛地一惊,忙向后退了退两步,低声喝道:“大家小心······”

随着凉青峰的喝声响起,手握鬼头刀,身形瘦若竹竿的那个人和其它几人忙对着凉青峰靠拢,迅速形成一个圆形,把萧炎护在其中。

萧炎也是假装出又惊又俱的样子,向后缩着脖子,微微抬头间,发现手持鬼头刀之人步伐虽然错乱无序的向着自己所在的方位靠近,但却快过比离凉青峰更最近的那个人更快的靠向凉青峰。

“嗯······”联想到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萧炎猛地陷入思索之中,而那些对着凉青峰靠拢的人,也迅速的靠拢至其身边,就在这时,凉猛向前踏出一步,嘴角浮现一抹狞笑,然后看向右侧一名同样面带笑意,整个人却给人一种阴鸷狠厉之感的青年。

两人对视一眼,那名青年笑了笑,视线开始缓慢移动,在凉青峰等人身上皆是顿了一下,然后阴森的笑道:“你们现在还有机会,我知道你们大都是他们锋门请来的帮手,只要你们现在退出保持中立,我们海天帮就不计前嫌,放你们一马······”

“海天门的杂种,别人怕你们,老子可不怕你们,净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有本事我们真刀真枪的斗上一场,老子要是皱个眉头······”外围没有对着凉青峰靠拢的一些人中突然传出一道吼声。

听到这有些不入耳的话,那名给人阴鸷狠厉之感的青年猛地把双手握的嘎嘣作响,陡然一声厉喝,把那道吼声打断怒吼道:“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