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怒之自我,外道再现。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感受到衣服被温暖的血液浸shi,看着眼前没有半点生命气息的梦奎。

萧晨发怒了,看着从身边冲过攻向領泉的药尘,似乎感受到萧晨怒气从怀中探头而出的七彩吞天蟒发出嘶嘶的嘶叫。

怒气渐渐增加,七彩吞天蟒被萧晨的怒气威吓的被迫离开萧晨,看着远处被药尘狂虐着的領泉。

"咕嘟-"

眼前时间就象停止了一样,所有人、所以物,全部沉浸在一片红色的海洋中。

"你终于来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创世神呢。"眼前的场景便是创世神殿,看着眼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萧晨淡然的问到。

"是不是觉的奇怪,明明前一刻还十分愤怒,但到这后便没有了一丝愤怒。"

"自此你向创世神许愿后,你的喜怒哀乐便被封印,爱恨被抽取。我们等了你十八年了,如今你终于踏上找回自我的道路。"没有在意萧晨的表情,「怒」继续说道。

"混蛋,你给点反应好不好。"如果说先前是因为萧晨不理解情况,那么在「怒」讲解清楚后萧晨还是一脸淡然的样子。「怒」忍不住开口骂道。

"所以呢。"不知为何,「怒」骂自己的时候有一种想反骂的想法。但如果反骂的话算不算是在骂自己。

"找回自我,每找回一个自我便会提升一倍的实力一倍的修炼速度。前四个被封印的自我还算简单,后两个被抽离的自我,想要找回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那现在该怎么做。"早就为自己那冒失的愿望后悔的萧晨听到有办法补救,自然会有点兴奋。但由于没有找回「喜」所以脸上还是淡然的表情。

"那就合体吧,骚年。"

还没等萧晨反对「怒」的合体要求,「怒」便变成一道红光闪进萧晨的脑海。

----<我好想你>----

视线开始恢复正常,感受到体内有一种莫名的能量开始冲向脑海,此时的萧晨只想发泄。

看着远处被药尘狂虐的領泉,萧晨感受了下融合「怒」后的力量,已经有了四星斗王的实力。萧晨对着药尘说道"药老,别打死那畜生,等等让老子来灭了他。"

"好吧,老夫就帮你稍微教训他下。"原本没打算击杀領泉的药尘在听到萧晨的话后下手更重了,希望萧晨在看到領泉被自己打成半残的样子后便放过他。毕竟击杀領泉就会惹恼古族,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外道:轮回天生之术。"看着怀中被雷枪洞穿了心脏的梦奎,萧晨将生命源石放入梦奎怀中后便对其使用外道术。

只见一个白色、类似不倒翁、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大嘴的东西从地下冒出,张开那张大嘴喷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将梦奎包裹。生命源石在查克拉的引诱下开始治疗那严重的伤势。

不到五分钟,见梦奎呼吸已经均匀后便转身看向領泉方向。

"你保护好她,保护的不好就没有伴生紫晶源喝。"看着一直守护在身边的七彩吞天蟒,萧晨对其半威胁半YouHuo的说道。

"嘶嘶-"听到伴生紫晶源的七彩吞天蟒,萧晨貌似看见它的双眼散发出闪烁的光芒。见其飞速变长变大将梦奎围在中心后便飞向药尘。

"准备好受死了?砸碎。"看着被药尘虐的半死的領泉,萧晨的怒火再次燃烧。

"你不能杀我,我是古族的人。你如果杀我古族会跟你不死不休。"看着发怒的萧晨,領泉有点后悔自己的挑衅。如果当初没有挑衅他而是乖乖带着薰儿回族,如果当初没有偷袭他导致梦奎陨落。可惜没那么多如果。

听着領泉的话,药尘也皱着眉头对萧晨说道"现在的古族还不是你惹的起的,最好不要闹的太大。"

以药尘那RouTi与实力想击杀領泉实在太容易,可考虑到領泉背后的古族,药尘最终还是没击杀領泉。

"如果不压抑自己意愿的代价是与全世界为敌,那么我不介意将这个指甲缝中的世界剔掉。"在听到药尘的话后,萧晨冷静下来思考了片刻便将草稚剑握在右手中,摊开左手,一簇淡蓝色火苗冒了出来。

"死吧,砸碎。"一个瞬冲冲到无力反击的領泉面前,左手控制着异火将領泉的RouTi毁灭。

在領泉RouTi被毁后,一道黑色的灵魂体突然窜出飞向远方。

"哼,万象天引。"见領泉的灵魂体想要逃跑,萧晨使用万象天引将其吸了回来。

"可恶,萧晨。你不能杀我,我是古族的人,你杀我会引火烧身的。求你放-"

懒得听領泉求饶的萧晨直接将草稚剑ChaRu灵魂体发动查克拉将其的意识抹杀,而那纯能量便进了萧晨的体内。

[将这能量吸收后估计能到六星斗王,在将迦南学院的异火吞噬后估计能到斗王巅峰。]

"药老,为什么没有组织我?"看着飞向自己的药尘,萧晨不解的问。

"老夫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也不在乎会不会在死一次,就好比你说的,即使放弃指甲缝中的全世界又如何,只有不压抑自己的意愿就好。"若有感悟的看着远方天空,药尘淡淡的道。

"走吧,去看看梦奎怎么样了。"

[呵,这小子看来有点开窍了。不过他的实力突然暴涨这么多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用了什么秘法?不可能啊,他现在的斗气基础很稳定,就想是一步步修炼到这等级的样子。算了,不管了。]看着飞向梦奎的萧晨,药尘在原地想不chu答案后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