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回 纳兰嫣然退婚!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简单的在房间中活动了下身体,房间外传来苍老的声音:“三少爷,族长请你去大厅!”

三少爷,萧炎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位哥哥,不过他们早已经外出历练,只有年终,才会偶尔回家,总的说来,两位哥哥对萧炎这位亲弟弟,也很是不错。

“哦。”随口的应了下来,换了一身衣衫,萧炎走出房间,对着房外的一名青衫老者微笑道:“走吧,墨管家。”

望着少年稚嫩的脸庞,青衫老者和善的点了点头,转身的霎那,浑浊的老眼,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惋惜,唉,以三少爷以前的天赋,恐怕早该成为一名出色的斗者了吧,可惜…

跟着老管家从后院穿过,最后在肃穆的迎客大厅外停了下来,恭敬的敲了门,方才轻轻的推门而入。

大厅很是宽敞,其中的人数也是不少,坐于最上方的几位,便是萧战与三位脸色淡漠的老者,他们是族中的长老,权利不比族长小。

在四人的左手下方,坐着家族中一些有话语权且实力不弱的长辈,在他们的身旁,也有一些在家族中表现杰出的年轻一辈。

另外一边,坐着三位陌生人,想必他们便是昨夜萧战口中所说的贵客。

有些疑惑的目光在陌生的三人身上扫过,三人之中,有一位身穿月白衣袍的老者,老者满脸笑容,神采奕奕,一双有些细小的双眼,却是精光偶闪,萧炎的视线微微下移,最后停在了老者胸口上,心头猛然一凛,在老者的衣袍胸口处,赫然绘有一弯银色浅月,在浅月周围,还有点缀着七颗金光闪闪的星辰。

“七星大斗师!这老人竟然是一位七星大斗师?真是人不可貌相!”萧炎心中大感惊异,这老者的实力,竟然比自己的父亲,还要高出两星。

能够成为大斗师的人,至少都是名动一方的强者,那样的实力,将会让得任何势力趋之若鹜,而忽然间看见一位如此等级的强者,也难怪萧炎会感到诧异。

老者身旁,坐有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的身上同样穿着相同的月白袍服,男子年龄在二十左右,英俊的相貌,配上挺拔的身材,很是具有魅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其胸口处所绘的五颗金星,这代表着青年的实力:五星斗者!

能够以二十岁左右的年龄成为一名五星斗者,这说明青年的修炼天赋,也很是不一般。

英俊的相貌,加上不俗的实力,这位青年,不仅将家族中的一些无知少女迷得神魂颠倒,就是连那坐在一旁的萧媚,美眸中在移向这边之时,也是微放着异彩。

少女虽然暗送秋波,不过这似乎对青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此时,这位青年正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旁的美丽少女身上…

这位少女年龄和萧炎相仿,让萧炎有些意外的,她的容貌,竟然比萧媚还要美上几分,在这家族之中,恐怕也只有那犹如青莲一般的萧熏儿能够与之相比,难怪这男子对族中的这些胭脂俗粉不屑一顾。

少女娇嫩的耳垂上吊有着绿色的玉坠,微微摇动间,发出清脆的玉响,突兀的现出一抹娇贵…

另外,在少女那已经开始发育的玲珑小胸脯旁,绘有三颗金星。

“三星斗者,这女孩…如果没有靠外物激发的话,那便是一个绝顶天才!”心头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萧炎的目光却只是在少女冷艳的小脸上停留了瞬间便是移了开去,不管如何说,在他幼稚的外貌下,也是拥有一个成熟的灵魂,虽然少女很美丽,不过他也没闲心露出流口水的猪哥状来讨人嫌。

萧炎的这举动似乎有些让得少女略感诧异,虽然她并不是那种以为世界围着自己转的女孩,不过自己的美貌与气质如何,她再清楚不过,萧炎的这番随意动作,倒真让她有点意外,当然,也仅此而已!

“父亲,三位长老!”快步上前,对着上位的萧战四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呵呵,炎儿,来了啊,快坐下吧。”望着萧炎的到来,萧战止住了与客人的笑谈,冲着他点了点头,挥手道。

微笑点头,萧炎只当做没有看见一旁三位长老射来的不耐以及淡淡的不屑,回头在厅中扫了扫,却是愕然发现,竟然没自己的位置…

“唉,自己在这家族中的地位,看来还真是越来越低啊,往日倒好,现在竟然是当着客人的面给我难堪,这三个老不死的啊…”心头自嘲的一笑,萧炎暗自摇头。

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萧炎,周围的族中年轻人,都是忍不住的发出讥笑之声,显然很是喜欢看他出丑的模样。

此时,上面的萧战也是发现了萧炎的尴尬,脸庞上闪过一抹怒气,对着身旁的老者皱眉道:“二长老,你…”

“咳,实在抱歉,竟然把三少爷搞忘记了,呵呵,我马上叫人准备!”被萧战瞪住的黄袍老者,淡淡的笑了笑,“自责”的拍了拍额头,只是其眼中的那抹讥讽,却并未有多少遮掩。

“萧炎哥哥,坐这里吧!”少女淡淡的笑声,忽然的在大厅中响了起来。

三位长老微愣,目光移向角落中安静的萧熏儿,嘴巴蠕了蠕,竟然是都没有敢再说话…

在大厅的角落处,萧熏儿微笑着合拢了手中厚厚的书籍,气质淡雅从容,对着萧炎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望着萧熏儿那微笑的小脸,萧炎迟疑了一下,摸着鼻子点了点头,然后在众多少年那嫉妒的目光中,走了过去,挨着她坐了下去。

“你又帮我解围了。”嗅着身旁少女的淡淡体香,萧炎低笑道。

萧熏儿浅浅一笑,小脸上露出可爱的小酒窝,纤细的指尖再次翻开手中那本古朴的书籍,小小年纪,却有一种知性的美感,眨动着修长的睫毛在书中徘徊了片刻,忽然有些幽幽的道:“萧炎哥哥有三年没和熏儿单独坐一起了吧?”

“呃…现在熏儿可是家族中的天才了,想要朋友还不简单么?”瞧得少女有些幽怨的光洁侧脸,萧炎干笑道。

“在薰儿4到6岁时,每天晚上都有人溜进我的房间,然后用一种很是笨拙的手法以及并不雄厚的斗之气,温养我的骨骼与经脉,每次都要弄得自己大汗淋漓后,方才疲惫离开,萧炎哥哥,你说,他会是谁?”熏儿沉默了半晌,忽然的偏过头,对着萧炎嫣然一笑,少女独有的风情,让得周围的少年眼睛有些放光。

大厅中,萧战以及三位长老,正在颇为热切的与那位陌生老者交谈着,不过这位老者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每每到口的话语,都将会有些无奈的咽了回去,而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娇贵少女,都是忍不住的横了老者一眼…

“萧炎哥哥,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就在萧炎无聊得想要打瞌睡之时,身旁的熏儿,纤指再次翻开古朴的书页,目不斜视的微笑道。

“你知道?”好奇的转过头来,萧炎惊诧的问道。

“看见他们袍服袖口处的云彩银剑了么?”微微一笑,熏儿道。

“哦?”心头一动,萧炎目光转向三人袖口,果然是发现了一道云彩形状的银剑。

“他们是云岚宗的人?”萧炎惊讶的低声道。

虽然并没有外出历练,不过萧炎在一些书籍中却看过有关这剑派的资料,萧家所在的城市名为乌坦城,乌坦城隶属于加玛帝国,虽然此城因为背靠魔兽山脉的地利,而跻身进入帝国的大城市之列,不过也仅仅只是居于末座。

萧炎的家族,在乌坦城颇有份量,不过却也并不是唯一,城市中,还有另外两大家族实力与萧家相差无几,三方彼此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也未曾分出胜负…

如果说萧家是乌坦城的一霸,那么萧炎口中所说的云岚宗,或许便应该说是整个加玛帝国的一霸!这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也难怪连平日严肃的父亲,在言语上很是敬畏。

“他们来我们家族做什么?”萧炎有些疑惑的低声询问道。

移动的纤细指尖微微一顿,熏儿沉默了一会,方才道:“或许和萧炎哥哥有关…”

“我?我可没和他们有过什么交集啊?”闻言,萧炎一怔,摇头否认。

“知道那少女叫什么名字吗?”熏儿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娇贵少女。

“什么?”眉头一皱,萧炎追问道。

“纳兰嫣然!”熏儿小脸浮现点点古怪之意,斜瞥着身子有些僵硬的萧炎。

“纳兰嫣然?加玛帝国狮心元帅纳兰桀的孙女纳兰嫣然?那位…那位与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萧炎脸色僵硬的道。

“嘻嘻,爷爷当年与纳兰桀是生死好友,而当时恰逢你与纳兰嫣然同时出生,所以,两位老爷子便定了这门亲事,不过,可惜,在你出生后的第三年,爷爷便因与仇人交战重伤而亡,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萧家与纳兰家的关系也是逐渐的浅了下来…”熏儿微微顿了顿,望着萧炎那瞪大的眼睛,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接着道:“纳兰桀这老头不仅性子桀骜,而且为人又极其在乎承喏,当年的婚事,是他亲口应下来的,所以就算萧炎哥哥最近几年名声极差,他也未曾派人过来悔婚…”

萧炎心想:那么她这次来是悔婚的吗,如果是真的,可恶,如果我的力量恢复了,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咳。”白袍老者轻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对着萧战拱了拱手,微笑道:“萧族长,此次前来贵家族,主要是有事相求!”

“呵呵,葛叶先生,有事请说便是,如果力所能及,萧家应该不会推辞。”对于这位老者,萧战可不敢怠慢,连忙站起来客气的道,不过由于不知道对方到底所求何事,所以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呵呵,萧族长,你可认识她么?”葛叶微微一笑,指着身旁的少女含笑问道。

“呃…恕萧战眼拙,这位小姐…”闻言,萧战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略微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

当年纳兰嫣然被云韵收为弟子之时,年仅十岁,在云岚宗中修炼了五年时间,所谓女大十八变,好多年未见,萧战自然不知道面前的少女,便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媳妇。

“咳…她的名字叫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纳兰老爷子的孙女纳兰嫣然?”萧战先是一怔,紧接着满脸大喜,想必是记起了当年的那事,当下,急忙对着少女露出温和的笑容:“原来是纳兰侄女,萧叔叔可有好多年未曾与你见面了,可别怪罪叔叔眼拙。”

忽然出现的一幕,让得众人也是略微一愣,三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萧叔叔,侄女一直未曾前来拜见,该赔罪的,可是我呢,哪敢怪罪萧叔叔。”纳兰嫣然甜甜的笑道。

“呵呵,纳兰侄女,以前便听说了你被云韵大人收入门下,当时还以为是流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侄女真是好天赋啊…”萧战笑着赞叹道。

“嫣然只是好运罢了…”浅浅一笑,纳兰嫣然有些吃不消萧战的热情,桌下的手掌,轻轻扯了扯身旁的葛叶。

“呵呵,萧族长,在下今日所请求之事,便与嫣然有关,而且此事,还是宗主大人亲自开口…”葛叶轻笑了一声,在提到宗主二字时,脸庞上的表情,略微郑重。

脸色微微一变,萧战也是收敛了笑容,云岚宗宗主云韵可是加玛帝国的大人物,他这小小的一族之长,可是半点都遭惹不起,可以她的实力与势力,又有何事需要萧家帮忙?葛叶说是与纳兰侄女有关,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萧战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硕大的手掌微微颤抖,不过好在有着袖子的遮掩,所以也未曾被发现,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声音有些发颤的凝声道:“葛叶先生,请说!”

“咳…”葛叶脸色忽然出现了一抹尴尬,不过想起宗主对纳兰嫣然的疼爱,又只得咬了咬牙,笑道:“萧族长,您也知道,云岚宗门风严厉,而且宗主大人对嫣然的期望也是很高,现在基本上已经是把她当做云岚宗下一任的宗主在培养…而因为一些特殊的规矩,宗主传人在未成为正式宗主之前,都不可与男子有纠葛…”

“宗主大人在询问过嫣然之后,知道她与萧家还有一门亲事,所以…所以宗主大人想请萧族长,能够…解除了这婚约。”

“咔!”萧战手中的玉石杯,轰然间化为了一蓬粉末。

大厅之中,气氛有些寂静,上方的三位长老也是被葛叶的话震了了震,不过片刻之后,他们望向萧战的目光中,已经多出了一抹讥讽与嘲笑。

“嘿嘿,被人上门强行解除婚约,看你这族长,以后还有什么威望管理家族!”

一些年轻一辈的少年少女并不知晓萧炎与纳兰嫣然的婚约,不过在向身旁的父母打听了一下之后,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讥诮的嘲讽目光,投向了角落处的萧炎…

望着萧战那阴沉至极的脸色,纳兰嫣然也是不敢抬头,将头埋下,手指紧张的绞在了一起。

萧族长,我知道这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还请看在宗主大人的面上,解除了婚约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葛叶淡淡的道。

萧战拳头紧握,淡淡的青色斗气,逐渐的覆盖了身躯,最后竟然隐隐约约的在脸庞处汇聚成了一个虚幻的狮头。

萧家顶级功法:狂狮怒罡!等级:玄阶中级!

望着萧战的反映,葛叶脸庞也顿时凝重了起来,身体挡在纳兰嫣然身前,鹰爪般的双手猛的曲拢,青色斗气在鹰爪中汇聚而起,散发着细小而凌厉的剑气。

云岚宗高深功法,青木剑诀!等级:玄阶低级!

随着两人气息的喷发,大厅之中,实力较弱的少年们,脸色猛的一白,旋即胸口有些发闷。

就在萧战的呼吸越加急促之声,三位长老的厉喝声,却是宛如惊雷般的在大厅中响起:“萧战,还不住手!你可不要忘记,你是萧家的族长!”

身子猛的一僵,萧战身体上的斗气缓缓的收敛,最后完全消失。

一***坐回椅子上,萧战脸色淡漠的望着低头不言的纳兰嫣然,声音有些嘶哑的道:“纳兰侄女呐,好魄力啊,纳兰肃有你这女儿,真是很让人羡慕啊!”

娇躯微微一颤,纳兰嫣然呐呐的道:“萧叔叔…”

“呵呵,叫我萧族长就好,叔叔这称谓,我担不起,你是未来云岚宗的宗主,日后也是斗气大陆的风云人物,我家炎儿不过是资质平庸之辈,也的确是配不上你…”淡淡的挥了挥手,萧战语气冷漠的道。

“多谢萧族长体谅了。”闻言,一旁的葛叶大喜,对着萧战赔笑道:“萧族长,宗主大人知道今天这要求很是有些不礼貌,所以特地让在下带来一物,就当做是赔礼!”

说着,葛叶伸手抹了抹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一只通体泛绿的古玉盒子在手中凭空出现…

小心的打开盒子,一股异香顿时弥漫了大厅,闻者皆都是精神为之一畅。

三位长老好奇的伸过头,望着玉匣子内,身体猛的一震,惊声道:“聚气散?”

古匣子之内,一枚通体碧绿,龙眼大小的药丸,正静静的躺卧,而那股诱人的异香,便是从中所发。

在斗气大陆,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前提便是必须在体内凝聚斗之气旋,而凝聚斗之气旋,却是有着不小的失败率,失败之后,九段斗之气,便将会降回八段,有些运气不好之人,说不定需要凝聚十多次,方才有可能成功,而如此重复的凝聚,却让得人失去了最好的修炼时间段,导致前途大损。

聚气散,它的作用,便是能够让一位九段斗之气,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斗之气旋!

这种特效,让得无数想要尽早成为斗者的人,都对其垂涎不已,日思夜想而不可得。

说起聚气散,便不得不说制造它的主人:炼药师!

斗气大陆,有一种凌驾于斗者之上的职业,人们称他们为,炼药师!

炼药师,顾名思义,他们能够炼制出种种提升实力的神奇丹药,任何一名炼药师,都将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代价,竭力拉拢,身份地位显赫之极!

炼药师能够拥有这般待遇,自然与它的稀少,实用有关,想要成为一名炼药师,条件苛刻异常。

首先,必须自身属性属火,其次,火体之中,还必须夹杂一丝木气,以作炼药催化之效!

要知道,斗气大陆人体的属性,取决于他们的灵魂,一条灵魂,永远都只具备一种属性,不可能有其他的属性掺杂,所以,一个躯体,拥有两种不同强弱的属性,基本上是不可能。

当然,事无绝对,亿万人中,总会有一些变异的灵魂,而这些拥有变异灵魂之人,便有潜力成为一名炼药师!

不过单单拥有火木属性的灵魂,却依然不能称为一名真正的炼药师,因为炼药师的另外一种必要条件,同样是不可缺少,那便是:灵魂的感知力!也称为灵魂塑造力!

炼制丹药,最重要的三种条件:材料,火种,灵魂感知力!

材料,自然是各种天材地宝,炼药师毕竟不是神,没有极品的材料,他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种,也就是炼药时所需要的火焰,炼制丹药,不可能用普通火,而必须使用由火属性斗气催化而出的斗气火焰,当然,世间充斥着天地异火,一些实力强横的炼药师,也会取而用之,用这些异火来炼药,不仅成功率会高上许多!而且炼出的丹药,也比普通斗气火焰炼出的丹药,药效更浓更强!

由于炼药是长时间的事,长时间的炼制,极其消耗斗气,因此,每一位杰出的炼药师,其实也都是实力强横的火焰斗者!

最后一种条件,便是灵魂感知力!

在炼药之时,火候的轻重是重中之中,有时候只要火候稍稍重点,整炉丹药,都将会化为灰烬,导致前功尽弃,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炼药师必须学会的,然而想要将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须需要强悍的灵魂感知力,失去了这点,就算你前面两点做得再好,那也不过是无用之功罢了!

在这种种苛刻的条件之下,有资格成为炼药师的人,当然是凤毛麟角,而炼药师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药,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也因此,才造就了炼药师那尊贵得甚至有些畸形的身份。

大厅之中,听着三位长老的惊声,厅内的少年少女们,眼睛猛的瞪大了起来,一双双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葛叶手中的玉匣子。

坐在父亲身旁的萧媚,粉嫩娇舌轻轻的添了添红唇,盯着玉匣子的眸子眨也不眨…

“呵呵,这是本宗名誉长老古河大人亲自所炼,想必各位也听过他老人家的名讳吧?”望着三位长老失态的模样,葛叶心头忍不住的有些得意,微笑道。

“此药竟然还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闻言,三位长老耸然动容。

丹王古河,在加玛帝国中影响力极其庞大,一手炼药之术,神奇莫测,无数强者想对其巴结逢迎,都是无路可寻。

古河不仅炼药术神奇,而且本身实力,早已晋入斗王之阶,名列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

如此一位人物,从他手中传出来的聚气散,恐怕其价值,将会翻上好几倍。

三位长老喜笑颜开的望着玉匣子中的聚气散,如果家族有了这枚聚气散,恐怕就又能创造一名少年斗者了。

就在三位长老在心中寻思着如何给自己孙子把丹药弄到手之时,少年那压抑着怒气的淡淡声音,却是在大厅中突兀响了起来。

“葛叶老先生,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今日之事,我们或许不会答应!”

“萧炎,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闭嘴!”脸色一沉,一位长老怒喝道。

“萧炎,退下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这里我们自会做主!”另外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也是淡淡的道。

“三位长老,如果今天他们悔婚的对象是你们的儿子或者孙子,你们还会这么说么?”萧炎缓缓站起身子,嘴角噙着嘲讽,笑问道,三位长老对他的不屑是显而易见,所以他也不必在他们面前装怂。

“你”闻言,三位长老一滞,脾气暴躁的三长老,更是眼睛一瞪,斗气缓缓附体。

“三位长老,萧炎哥哥说得并没有错,这事,他是当事人,你们还是不要跟着参合吧。”少女轻灵的嗓音,在厅中淡然的响起。

听着少女的轻声,三位长老的气焰顿时消了下来,无奈的对视了一眼,旋即点了点头。

望着萎靡的三位长老,萧炎回转过头,深深的凝视了一眼笑吟吟的萧薰儿,你这妮子,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让得三位长老如此忌惮…

压下心中的疑问,萧炎大步行上,先是对着萧战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面对着纳兰嫣然,深吐了一口气,平静的出言问道:“纳兰小姐,我想请问一下,今日悔婚之事,纳兰老爷子,可曾答应?”

先前瞧得萧炎忽然出身阻拦,纳兰嫣然心头便是略微有些不快,现在听得他的询问,秀眉更是微微一皱,这人,初时看来倒也不错,怎么却也是个死缠烂打的讨厌人,难道他不知道两人间的差距吗?

心中责备萧炎的她,却是未曾想过,她这当众的悔婚之举,让得萧炎以及他的父亲,陷入了何种尴尬与愤怒的处境。

站起身来,凝视着身前这本该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纳兰嫣然语气平淡娇柔:“爷爷不曾答应,不过这是我的事,与他也没关系。”

“既然老爷子未曾开口,那么还望包涵,我父亲也不会答应你这要求,当初的婚事,是两家老爷子亲自开口,现在他们没有开口解除,那么这婚事,便没人敢解,否则,那便是亵渎死去的长辈!我想,我们族中,应该没人会干出这种忤逆的事吧?”萧炎微微偏过头,冷笑着盯着三位长老。

被萧炎这么大顶帽子压过来,三位长老顿时不吭气了,在森严的家族真,这种罪名,可是足以让得他们失去长老的位置。

“你…”被萧炎一阵抢白,纳兰嫣然一怔,却是寻不出反驳之语,当下气得小脸有些铁青,重重的跺了跺脚,吸了一口气,常年被惯出来的大小姐脾气也是激了出来,有些厌恶的盯着面前的少年,心中烦躁的她,更是直接把话挑明:“你究竟想怎样才肯解除婚约?嫌赔偿少?好,我可以让老师再给你三枚聚气散,另外,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让你进入云岚宗修习高深斗气功法,这样,够了吗?”

听着少女嘴中一句句蹦出来的诱人条件,三位长老顿时感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大厅中的少年们,更是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进入云岚宗修习?天呐,那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啊…

在说完这些条件之后,纳兰嫣然微扬着雪白的下巴,宛如公主般骄傲的等待着萧炎的回答,在她的认知中,这种条件,足以让任何少年疯狂…

与纳兰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在她话出之后,面前的少年,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缓缓的抬起头来,那张清秀的稚嫩小脸,现在却是狰狞得有些恐怖…

虽然三年中一直遭受着嘲讽,不过在萧炎的心中,却是有着属于他的底线,纳兰嫣然这番高高在上,犹如施舍般的举动,正好狠狠的踏在萧炎隐藏在心中那仅剩的尊严之上。

“啊…”被少年狰狞模样吓了一跳,少女急忙后退一步,一旁的那位英俊青年,豁然的拔出长剑,目光阴冷的直指萧炎。

我…真的很想把你宰了!”牙齿在颤抖间,泄露出杀意凛然的字句,萧炎拳头紧握,漆黑的眼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

突然纳兰嫣然手提着宝剑向萧炎刺去,但到了萧炎胸口时停了下来,在房中的所有人捏了一把汗,

纳兰嫣然:你连我一剑都躲不开,还拿什么和我抗衡,

萧炎:我此时不如你,并不代表我将来也不如你,我们来赌一把吧,

萧炎:没刺中心脏,看来老天还不想让我死,你这样的女人别想进我萧家的门,今日之事我日后定当10倍奉还。

望着小脸铁青的少女,萧炎笑着嘲讽出了声:“不用三年之后,我对你,实在是提不起半点兴趣!”说完,也不理会那俏脸冰寒的纳兰嫣然,豁然转身,快步行到桌前,奋笔疾书!

墨落,笔停!

萧炎右手骤然抽出桌上的短剑,锋利的剑刃,在左手掌之上,猛然划出一道血口…

沾染鲜血的手掌,在白纸之上,留下刺眼的血印!

轻轻拈起这份契约,萧炎发出一声冷笑,在路过纳兰嫣然面前之时,手掌将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不要以为我萧炎多在乎你这什么天才老婆,这张契约,不是解除婚约的契约,而是本少爷把你逐出萧家的休证!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点瓜葛!”

“你…你敢休我?”望着桌上的血手契约,纳兰嫣然美丽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以她的美貌,天赋以及背景,竟然会被一个小家族中的废物,给直接休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况,让得她觉得太不真实了。

冷冷的望着纳兰嫣然错愕的模样,萧炎忽然的转过身,对着萧战曲腿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头,紧咬着嘴唇,却是倔强的不言不语…

“父亲,三年之后,炎儿会去云岚剑派,为您亲自洗刷今日之辱!”眼角有些湿润,萧炎重重的磕了一头,然后径直起身,毫不犹豫的对着大厅之外行去。

在路过纳兰嫣然之时,萧炎脚步一顿,清淡的稚嫩话语,冰冷吐出。

“三年之后,我会找你!”

少年的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被拉扯得极长,看上去,孤独而落寞。

纳兰嫣然小嘴微张,有些茫然的盯着那道逐渐消失的背影,手中的那纸契约,忽然的变得重如千斤…

“三位,既然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便请回吧。”望着离开的少年,萧战脸庞淡漠,掩藏在衣袖中的拳头,却是捏得手指泛白。

“萧叔叔,今日之事,嫣然向您道歉了,日后若是有空,请到纳兰家做客!”恭身对着脸色漠然的萧战行了一礼,纳兰嫣然也不想多留,起身对着大厅之外行去,

“聚气散也带走!”手掌一挥,桌上的玉匣子,便是被萧战冷冷的甩飞了出去。

葛叶手掌向后一探,稳稳的抓住匣子,苦笑了一声,将之收进了戒指内。

“纳兰家的小姐,希望你日后不会为今日的大小姐举动而感到后悔,再有,不要以为有云岚剑派撑腰便可横行无忌,斗气大陆很大很大,比云韵强横的人,也并不少…”在纳兰嫣然三人即将出门的霎那,少女轻灵的嗓音,带着淡淡的冷漠,忽然的响了起来。

三人脚步猛的一顿,微变的目光,投向了角落中,那轻轻翻动着书籍的紫裙少女身上。

阳光从门窗缝隙中投射而进,刚好将少女包裹其中,远远看去,宛如在俗世中盛开的紫色莲花,清净优美,不惹尘埃…

似是察觉到三人的目光射来,少女从古朴的书页中抬起了精美的小脸,那双宛如秋水的美眸,忽然的涌出一袅细小的金色火焰…

望着少女眸中的细小金色火焰,葛叶身体猛的一颤,惊恐的神色顷刻间覆盖了那苍老的面孔,干枯的手掌仓皇的抓着正疑惑的纳兰嫣然以及那名青年,然后逃命般的窜出了大厅之中。

瞧着葛叶的举动,大厅内的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其他的都不由得满脸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