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回 拜师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表情淡漠的离开大厅,有些神不守舍的萧炎按照平日的习惯,慢慢的攀上了家族的后山,坐在山壁之上,平静的望着对面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险峻山峦,那里,是加玛帝国闻名的魔兽山脉。

“呵呵,实力呐…这个世界,没有实力,连蝼蚁都不如”肩膀轻轻的耸动,少年那低沉的自嘲笑声,带着悲愤,在山顶上缓缓的徘徊。

十指***一头黑发之中,萧炎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任由那淡淡的血腥在嘴角散开,虽然在大厅中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的情绪,可纳兰嫣然的那一句句话,却是犹如刀割在心头一般,让得萧炎浑身颤粟…

“今日的侮辱,我不想再受第二次!”摊开那有着一道血痕的左手,萧炎的声音,嘶哑却坚定。

“嘿嘿,小娃娃,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就在萧炎心中刻下誓言之时,一道苍老的怪笑声,忽然的传进了耳朵。

小脸一变,萧炎豁然转身,鹰般锐利的目光在身后一阵扫视,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嘿嘿,别找了,在你手指上呢。”

就在萧炎以为只是错觉之时,那怪笑声,再次毫无边际的传出。

眼瞳一缩,萧炎的目光,陡然停在了右手之上…的黑色古朴戒指。

“是你在说话?”萧炎强忍住心头的惊恐,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下来。

“小娃娃定力还不错,竟然没被吓得跳下去。”戒指之中,响起戏谑的笑声。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戒指之中?你想干什么?”

略微沉默之后,萧炎口齿清晰的询问出了关键问题。

“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反正不会害你便是,唉,这么多年,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真是幸运,嘿嘿,不过还是得先谢谢小娃娃这三年的供奉啊,要不然,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

“供奉?”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后,萧炎那张小脸骤然阴沉了下来,森寒的字眼,从牙齿间,艰难的蹦了出来:“我体内莫名其妙消失的斗之气,是你搞的鬼?”

“嘿嘿,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小娃娃可别怪啊。”

一向自诩沉稳冷静的萧炎,此刻忽然宛如疯子般的暴跳起来,小脸布满狰狞,也不管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不假思索的利马扯下手指上的戒指,然后将之奋力对着陡峭之下,掷甩了出去…

戒指刚刚离手,萧炎心头猛的一清,急忙伸手欲抓,可离手的戒指,已经径直掉下了悬崖…

愣愣的望着那消失在雾气中的戒指,萧炎愕然了好片刻,小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懊恼的拍了拍额头:“蠢货,太莽撞了,太莽撞了!”

刚刚知晓自己三年来受辱的罪魁祸首竟然便是一直佩戴的戒指,这也难怪萧炎会失控成这模样。

在悬崖边坐了好片刻,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爬起身来,转过身,眼瞳猛的一瞪,手指惊颤的指着面前的东西…

在萧炎的面前,此时正悬浮着一颗漆黑的古朴戒指,最让萧炎震惊的,还是戒指的上空处,正飘荡着一道透明苍老人影…

“嘿嘿,小娃娃,用不着这么暴怒吧?不就是吸收了你三年的斗之气嘛。”透明的老者,笑眯眯的盯着目瞪口呆的萧炎,开口道。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气:“老家伙,既然你躲在戒指之中,那么也应该知道因为你吸收了我的斗之气,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吧?”

“可在这三年的嘲骂中,你成长了不是?你认为如果是在三年之前,你能拥有现在这般的隐忍力与心智吗?”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药老淡淡道。

眉头一皱,萧炎心情也是逐渐的平复了下来,在暴怒完毕之后,欣喜随之而来,既然知道了斗之气的消失之谜,那么现在,他的天赋,定然也是已经归来!

只要一想起终于有机会脱去废物的头衔,萧炎的身体,此刻几乎犹如重生般的舒畅了起来,面前那可恶的老头,看起来,也并不太过讨厌了。

有些东西,只有当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失而复得,会让人更加珍惜!

轻轻舒展了一下手腕,萧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头道:“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不过我想问句,你以后还想依附在戒指中吸取我的斗之气?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另外去找宿主吧,我养不起你。”

“嘿嘿,别人可没有你这般强横的灵魂感知力。”药老摸着一锊胡须笑了笑:“既然我自己选择了现身,那么以后在未得到你的许可之前,自然不会再吸收你的斗之气。”

萧炎翻了翻白眼,冷笑不语,他已打定主意,不管这药老如何花言巧语,也不会再让他跟在自己身边。

“小子,想变强吗?想受到别人的尊崇吗?”虽然心头已经将老者划为了不沾惹的一方,不过在这番话中,萧炎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的跳了跳。

“现在我已经知晓了斗之气消失的缘故,以我的天赋,变强还需要你么?”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萧炎淡淡的道,他心中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莫名其妙接受一位神秘人的恩惠,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小娃娃,你的天赋固然很好,但你得知道,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而你的斗之气,却才第三段,我似乎听过,你明年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吧?你认为,你能在短短一年之内,光靠勤奋修炼便飙升至七段斗之气?而且你先前还和那少女打了三年的赌,那女娃娃的天赋,可不会比你低多少噢,你想追上她并且将之超越,哪有这么容易。”药老那皱纹满布的老脸,此刻犹如一朵盛开的菊花。

“要不是你吸收我的斗之气,我能被她如此羞辱?你个混蛋!”被药老捅到痛处,萧炎小脸再次阴沉,气得咬牙切齿的大骂了起来。

一通大骂过后,萧炎又自己萎靡了下来,事于至此,再如何骂也是于事无补,斗气的修炼,基础尤为重要,当年自己四岁练气,炼了整整六年,才具备九段的斗之气,即使现在自己的天赋已经回复,可想要在一年时间修内炼至七段斗之气,基本上是没多大的可能…

沮丧的叹了一口气,萧炎眼睛瞟了瞟那故作高深莫测模样的药老,心头一动,撇嘴道:“你有办法吧?”

“或许吧。”老者含糊的怪笑道。

“你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你以前吸收我三年斗之气之事,便一笔勾销,怎么样?”萧炎试探的问道。

“嘿嘿,小子好算计呐。”

“如果你对我没什么帮助,那我何必带个拖油瓶在身边?我看,您老还是另外找个倒霉蛋曲身吧…”萧炎冷笑道,聊了片刻,他也看出了这药老似乎并不能随便吸收别人的斗之气。

“你可一点都不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看来这三年,你真成长了许多,这能算是我自食恶果吗?”望着油滑的萧炎,药老一愣,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萧炎摊了摊手,淡淡的道:“想让我继续供奉你,你总得拿出一些诚意吧?”

“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娃娃,好,好,谁让老头我还有求你这小家伙呢。”无奈的点了点头,药老身形降下地面,目光在萧炎身上打量了几番,一抹奸计得逞的怪笑在脸庞上飞速浮现,旋即消散,迟疑了一会,似乎方才极其不情愿的开口道:“你想成为炼药师吗?”

炼药师?”

闻言,萧炎一怔,旋即眉头大皱:“在斗气大陆,只要是个人,都想成为炼药师,可炼药师,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上的么?那些苛刻的条件…”话音忽然一顿,萧炎故作惊讶,张大着嘴:“我达到了?”

非常欣赏萧炎这幅震撼中夹杂着期盼与狂喜的神色,药老抚着胡子想了片刻,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才似乎有些为难的叹道:“虽然只是勉强够格,不过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啊,唉,罢了,就当是还人情债吧…”

斜瞥着一脸勉强的药老,萧炎的心中,总觉得这老家伙所说的勉强够格有点假,不过此时他也懒得深问,只是在欣喜之余,还有着几分怀疑:“就算我达到了条件,可炼药师一般都是由老师手把手的亲自教导,你,难道也是一位炼药师?”

望着萧炎那满是怀疑的小脸,老者嘿嘿一笑,胸膛微微挺了起来,声音中,也是隐隐透出一股自傲:“没错,我就是一名炼药师!”

眼睛一眨,萧炎望向老者的目光,顿时亮堂了起来,炼药师啊,那可是稀有生物呐…

“老先生,请问一下,您以前,是几品炼药师?”萧炎舔了舔嘴唇,稚嫩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客气。

斗气大陆,炼药师虽然稀少,不过由于尊贵的身份,所以也有着明确的等级制度,由低到高,分为一至九品,先前大厅中纳兰嫣然手中的聚气散的主人,丹王古河,便是一名六品的炼药师,在加玛帝国的炼药界中,堪称第一人。

“几品?嘿嘿,记不得咯…哎,小家伙,你究竟学不学啊?”摇晃着脑袋,老者忽然有点不耐的问道。

“学,学!”

萧炎不再犹豫,小脑袋急忙点动,炼药师,即使是云岚宗那种庞大势力,也都要奉为上宾的珍贵级别人物呐。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药老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药老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药老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象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垃圾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药老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垃圾…?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胡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菜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庞一抖,哭笑不得的骂道。

“老师,既然入了你的门下,你总不能还让我去族中找功法吧?我们家族中最顶尖的火属性功法,我记得也不过才黄阶高级,这也太寒碜人了吧?”萧炎一张小脸,很是郁闷。

被萧炎的称呼气得翻了翻眼皮,药老没想到这才刚刚拜完师,这小家伙就爬头上来了。

“哼,既然入我门下,自然不会寒碜到你,天阶功法,我没有!不过我倒是有种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的功法,你学不学?”轻哼了一声,药老浑浊的老眼中,忽然间阴谋盎然。

“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

心头一跳,萧炎咽了口唾沫,黑色的眸子,不经意间,悄悄炽热:“那是什么级别的功法?”

“黄阶低级。”药老的微笑声,让得萧炎小脸顿时僵硬了下来。

“我去,你耍我啊?”

片刻之后,山顶之上响起了少年愤怒的咆哮。

望着面前小脸气得扭曲的小家伙,药老得意的笑了起来,能够把这冷静得象小妖怪的萧炎气成这副模样,他还真是挺有成就感的。

“那功法有什么诡异的?”盯着药老戏谑的脸庞,萧炎忽然静了下来,皱眉询问道。

“它能进化!”略微沉默,药老微笑道。

瞳孔猛的一缩,萧炎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药老,半晌之后,方才摇了摇头:“不可能!我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功法,具有进化的能力!”

“嘁,你这小家伙知道什么,斗气大陆辽阔无比,奇人异事数不胜数,在你这从未出过加玛帝国的小家伙眼中,不可能的东西,多海里去了。”药老不屑的讽道。

萧炎一滞,旋即不服的道:“难道你听说过别的功法,能够进化?”

药老笑容微僵,片刻后干笑着摇了摇头,道:“就是因为没有,才能显出我这功法的独特啊!”

“真能进化?”瞧着药老认真的面孔,萧炎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问道。

“真能进化!”药老非常肯定的点头。

“你修炼过?”萧炎再次问道。

“呃…没有。”药老干笑着摇了摇头。

“那别人修炼过?”

“呃…没有。”

额头之上,青筋鼓动着,萧炎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强忍住想一拳轰过去的冲动,声音中压抑着怒气:“没人修炼过,那你怎么知道它能进化?”

“功法上,是这么介绍的。”药老讪讪的笑道。

“竟然真有这种功法?”眉头紧紧的皱起,萧炎踌躇了一下,然后转着漆黑的眼珠子,道:“能让我看看吗?”

“嘿嘿…”怪笑着扫了一眼满脸好奇的萧炎,药老嘴角一裂,却是忽然话音一转:“算了,现在你看了也没什么用,还是等你成为一名斗者之时,我再传于你吧。”

伸出的手掌有些僵硬,萧炎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半晌,方才漏风般的从牙齿缝中逼出两字:“你够狠!”

畅快的大笑了几声,药老无视萧炎那充斥着怒火的黑色眸子,笑道:“现在的任务,还是在一年内,先把你的斗之气修炼至第七段吧。”

“你有什么办法?”萧炎强行压下心中对那神秘功法的好奇,咬着牙问道。

“初段斗之气的修炼,主要是扩经锻体,强化脉络,为以后体内凝聚斗气打下根基,由于人体在这个年龄阶段,体内脉络最是脆弱与具有塑造性的时候,所以,这个修炼程序,必须循规渐进,不能采取半点外力措施,否则日后体内斗气逐渐强大时,脉络便将因为禁受不起越加强大的斗气冲击,而最终导致脉断人亡的下场!”药老脸色凝重的道。

对于这点,萧炎倒是明白,在他成为废物的三年中,他的父亲因为心急,几次都想强行向其体内灌注斗气,不过每次都在紧急关头刹了车,所以,萧炎很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药老瞟了一眼小脸平静的萧炎,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对其他人来说,的确如此,可你则不同,你体内的基础,早在三年前便已牢固可靠,而且这几年你性子也是坚定,从未落下过一天的修炼,所以,现在你的基础,为师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非常棒!”

“你难道是想用外力拔高我的实力?比如吃丹药?”萧炎眼珠转了转。

“差不多吧,不过,以你现在脉络的坚韧程度,可禁受不起任何一种丹药能量的冲击,即使是最低级的聚气散,那也不行!”药老淡淡的笑道。

“最低级的聚气散…”手指颤了颤,萧炎有些想翻白眼,那在加玛帝国被抄成天价的奇药,到了自己这神秘老师口中,竟然成了最低级的东西,这两者间的差别,实在是让萧炎有些错愕。

“那您的办法?”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回复平静,皱眉低声道。

“呵呵,丹药效力太猛,容易伤了脉络,所以我们必须采取更加温和的方式!”药老微微一笑,道:“明日,你准备三支完整的紫叶兰草,年份越久越好,还有,两株洗骨花,这东西年份随意,哦,对了,还有一颗木系的一级魔核,这些都是低级材料,想必你能搞到…有人上来了,我先回戒指了!另外,别让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包括你最亲近的人。”说完,药老也不顾嘴巴越来越大的萧炎,径直投进了黑色戒指之中,戒指微微一颤,准确的套在了萧炎手指上。

“三支完整的紫叶兰草?两株洗骨花?一枚木系一级魔核?老家伙,你有没搞错?你当我是哪个皇室的王子不成?这几样东西加起来,起码要上千金币啊!我这么多年省吃俭用,也不过才四百金币的存款,这才刚刚够买一颗一级魔核啊!”萧炎捧着戒指,瞪着眼大骂道。

“那是你的事,嘿嘿,我配置的温养灵液,别人有钱还买不到呢,只让你出点材料钱,便心疼成这模样…”药老那戏谑的笑声,在萧炎的心中响了起来。

“妈的,炼药师配置出来的东西,果然只有有钱人才用得起。”萧炎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他在萧家每月的零花钱,也并不少,足有二十枚金币,这些钱,放在外面,能够让一个平民家庭饱饱的过上一年,可拿这些钱去买药老先前所说的那些材料,却仅仅只是九牛一毛而已,这,就是差距!

“唉,只能找人去借了…”郁闷的叹息了一声,萧炎缓缓收敛了情绪,小脸回复以往的平静,转头望向山路上,那里,一道紫色的倩影,正宛如精灵一般,轻灵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