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回 缓慢的回复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瞧着薰儿竟然点头应下来的萧炎的话,加列奥嘴角一阵抽搐,拳头捏得嘎吱作响,目光阴鹫的狠狠盯着面前一脸平淡的少年。

加列奥身后的一群属下,看见自家主子那难看的脸色,非常机灵识相的前踏了一步,隐隐的将两人包围其中,扫视的目光中,掺杂着不怀好意。

坊市深处,人流同样不少,瞧得这边的事故,都不由得好奇的望了过来,萧炎与加列奥在乌坦城也是小有名声,萧炎是因为他的废柴之名,而加列奥,则是那始乱终弃的**之名,虽然这名声都不太好听,不过也能勉强算做是两位名人了。

望着对方一干人的举动,萧炎眉尖挑了挑,稚嫩的小脸上,浮现一抹戏谑,微偏过头,对着坊市的一处,轻吹了一声口哨。

见到萧炎的举动,众人好奇转头相望,却是见到坊市的护卫队,正在队长佩恩的率领下,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佩恩带着大群护卫,快速的奔跑了过来,手掌一挥,手下护卫,顿时凶悍的将加列奥那群人反围了起来,一时之间,双方有些剑拔弩张。

“三少爷,可是出了什么事?”来到萧炎身后,佩恩先是扫了一眼对面的加列奥等人,旋即恭声笑问道。

萧炎微微一笑,偏头望着脸色难看的加列奥,漫不经心的道:“加列奥少爷,这所坊市,可是我萧家的地盘,你想在此处动手?”

加列奥目光有些忌惮的看了佩恩一眼,然后转头对着萧炎冷笑道:“你难道就只会依靠家族势力?如果你是个男…”

“你想和我说,如果我是个男人,就和你来一场公平的比试是不是?”萧炎忽然摆了摆手,笑着打断了加列奥的话。

加列奥冷笑一声,挑衅的道:“没错,你可敢?”

望着一脸挑衅的加列奥,萧炎似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手掌摸了摸额头,片刻后,方才抬头,微微耸了耸肩,一脸的纯真与无辜:“加列奥少爷,我想问问,您今年多少岁了?”

加列奥嘴角一扯,阴着脸不说话。

“你今年二十一了,我多少岁?十五岁!你竟然让我这个连成年仪式都未举行的小孩和你决斗?你难道都不觉得自己的要求,很是让人有些脸红么?”萧炎叹道,小脸上的那副无奈模样,让得身旁的薰儿有些忍俊不禁,抿嘴轻笑。

“哈哈。”

听着少年这通无辜的话,坊市深处的一些摆摊的佣兵以及商人,顿时失笑了出声,的确,以萧炎此刻的年龄,顶多只能算成一位稚嫩少年,而加列奥,却早已经成年,这种挑战,实在是让众人不得不在心中有些鄙视。

周围讥讽的目光,犹如一盆凉水,让得加列奥回复了些清醒,萧炎所表现出来的成熟与淡然,总是会让人不自主的将他的年龄省略而去,所以,经得提醒,加列奥这才记起,面前的少年,才年仅十五…

恶狠狠的咬了咬牙,加列奥望了望那群正虎视眈眈的站在萧炎身后的萧家护卫,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没有出手教训的机会,只得悻悻的摇了摇头,阴恻恻的道:“再有一年,你就该举行成年仪式了吧?嘿嘿,我看你这废物,恐怕成人仪式一过,就得被安排到那些穷乡僻壤去吧,以后,连进入乌坦城的资格都没有,真是可怜。”

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加列奥冷哼了一声,手掌一挥,带着手下挤开人群。

“哦,对了…”脚步忽然一顿,加列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讥笑道:“萧炎小少爷,听说你们萧家,被纳兰家族的纳兰嫣然强行解除婚约了?嘿嘿,其实也没什么,以你的修炼天赋,也的确配不上纳兰小姐,哈哈…”

萧炎脸色阴沉的说:我会让你为今日的言行付出代价,

“大叔,麻烦你们了。”萧炎转头,对着佩恩等人和善的笑道,先前那有些阴森的气息,瞬间化为了少年的朝气与坦率。

心头有些感叹萧炎对情绪的把握程度,佩恩的笑容中,多出了一分发自内心的敬畏,且不论萧炎的修炼天赋,仅仅是这份心智,日后的成就,恐怕也不会太低。

“呵呵,三少爷说笑了,这里本来就是我们萧家的地盘,哪能容加列家族的人放肆。”佩恩笑了笑,望着萧炎东张西望的模样,在告辞了一声后,极为自觉的带人退去。

望着离去的佩恩等人, 萧炎转身说:以后不要再理加列奥这种人了,而且那家伙是什么货色,你还不清楚么?算了,我在找找看吧。”

微撅着小嘴理了理被揉乱的长发,薰儿无奈的摊了摊手:“送上门来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嘛。”

萧炎翻了翻白眼,有些哭笑不得:“那东西又不是什么珍贵东西,你犯得着这般么,你可是萧家的天才少女啊…”

薰儿轻皱了皱可爱的俏鼻,扬起皓腕上的手链,戏谑的道:“原来萧炎哥哥一直在注意着薰儿呢。”

白了薰儿一眼,萧炎拉着少女的手掌,再次对着坊市深处的一些摊位行去…

走过了好几家摊铺,萧炎脚步这才顿下,弯下身子望着摊上那一枚还沾有一些血丝的绿色晶体,轻松了一口气,笑道:“终于找到了。”

伸出手掌在摊上移过,刚想抓起魔晶的萧炎,手掌猛的一僵,心中忽然涌上一股奇异的感觉…

舌头舔了舔嘴唇,萧炎手掌依旧是一把抓起了魔晶,然后目光似是毫不在意的在摊上扫了扫…

片刻之后,萧炎的目光,停留在了那枚魔晶旁边的一块黑色铁片之上。

黑色铁片很是古旧,上面布满了锈斑,而且还附有一些未曾洗净的黄泥,看上去很象是从才从土中掘出来不久的物品一般。

“嘿,小炎子,把那黑铁片买上,好东西喔…”

就在萧炎有些为自己的感应感到奇怪的时候,药老的声音,忽然的在心中响了起来。

但是萧炎并没有立刻拿起那块黑色铁片,萧炎轻抛了抛手中沾有血丝的绿色魔晶,冲着摊贩后的那一位看上去有些贼眉鼠眼的佣兵男子笑道:“这是哪种魔兽的魔晶?”

“嘿嘿,萧少爷好眼力,这是一阶魔兽吞木狐的魔晶,在一阶魔晶中,这可算是极品了,为了获得这枚魔晶,我们尖牙佣兵团,可足足守了三天,杀了五只吞木狐,才得到这么一枚…”那名佣兵男子赶忙殷切的介绍道。

“如果少爷看上了的话,只需要五百金币就好,嘿嘿,为了猎杀吞木狐,我们还有几个兄弟受了不轻的伤…”

萧炎手指搽了搽魔晶上的血丝,果然发现血丝还未完全凝固,微微点了点头,瞟了一眼对方胸口上的两枚金星,随意的道:“贵了,一般一级魔晶的价格,只在四百到四百五左右,而且吞木狐虽然也是魔兽,不过攻击力却不太高,你的那些队员,不会连斗者级别都没达到吧?”

嘴角抽了抽,佣兵男子干笑了两声,显然没想到面前这少年竟然对市价和魔兽如此了解,当下只得讪笑道:“四百七吧,不能再少了,毕竟我们兄弟也得生活不是…”

“唉…”在佣兵男子忐忑的目光中叹了一口气,萧炎弯下身子,在摊铺上一阵乱抓,刚好那古怪的铁片也在其中,扬了扬手中的一把东西:“四百七,一起吧…”

眼睛在萧炎手中的物品上刁钻的移过,佣兵男子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好都是便宜东西…

“成!”

爽快的丢出一小袋金币,萧炎二话不说,拿起东西转身就走…

“嘿,小炎子,不错嘛,买个东西还这么小心翼翼。”转身的霎那,药老在心中戏谑的笑着。

“这些家伙都是奸商,只要一看见你对什么东西表现了喜欢的举动,那就拍了马的加价,我可不想当冤大头…”在心中平淡的回了一句,萧炎也不再管戒指中古怪的药老,陪着薰儿,悠闲的逛出坊市,然后慢慢的回到了家族之中…

与薰儿在家族中分开了手,萧炎心急火燎的窜回了自己的屋子,然后谨慎的关好门窗…

回过头,望着那不知何时出来的药老,萧炎从怀中掏出所购买的药物与魔晶,有些急切的道:“东西都弄到了,该给我炼制筑灵基液了吧?”

药老惊愕的问:你怎么知道我要给你炼的是筑灵基液?

萧炎赶紧搪塞道:我瞎猜的,你怎么还不开始炼啊?

药老嘿嘿一笑,目光随意的扫了扫桌上的材料,忽然道:“你不看看那黑铁片么?”

“呃?”萧炎一愣,旋即又赶忙掏出那枚黑铁片,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一遍,皱眉道:“这东西,干什么的?”

药老顺手接过铁片,笑道:“这里面,似乎存了一种斗技,不过制造铁片的人或许也是一位炼药师,所以,这铁片,只有灵魂感知力过人的人才能感应到。”

“斗技?”闻言,萧炎眼睛一亮,急忙问道:“什么级别的?”

斗技在斗气大陆之上,其重视程度,丝毫不比斗气功法小,一门高深的斗技,能够让人在战斗之时,发挥出远超自身的强横力量。

斗技和功法一般,也分天地玄黄四阶,流传在大陆公众阶层的斗技,顶多只是黄阶高级左右,一些高等级的斗技,只能去一些学院或者宗派,才有可能获得。

当然,斗气大陆辽阔之极,总有一些前人的斗技,因为种种缘故,失传遗落,最后被某幸运人所得,而现在萧炎所得到的黑铁片,或许便是一位前人所遗留而下的吧…

药老翻了翻铁片,片刻后方才笑道:“吸掌:玄阶低级!”

“玄阶低级?”小脸抽搐,萧炎没想到这随意买来的破烂货,竟然还隐藏了一个玄阶的斗技,要知道,自己家族中,最高深的斗技,也不过才是玄阶中级,而且那还只有族长以及几位长老有资格学习。

“吸掌:炼至大成,可吸千斤巨石,若是遇敌,狂猛吸力,能将人体血液,强行扯出!”

“将血液扯出体内?”脸庞一惊,萧炎咽了口唾沫,有些惊异的道:“这…太强了吧?血液若是离了体,谁还能活下来?”

“这东西当然只能对付等级比你低或者相同的对手,若是遇到比你还强的,人家直接借力近身,倒霉的,还是你…”药老将铁片随意的丢了过来,淡淡的道,看来他对这斗技的评价并不高。

药老是大人物,自然眼界高,可在萧炎眼中,这可是高级斗技啊,当下乐不可支的拿起黑铁片,笑道:“不管怎么样,这吸掌总比家族中那些普通斗技要好许多,以后,就学它了…”

“嗤,就你那三段斗之气,能吸起一根树枝就很了不起了,还想吸人血…”摇了摇头,药老撇嘴道。

翻了翻白眼,萧炎也懒得理会这古怪的药老,自己抱着铁片左看看右看看。

“瞧你那模样,一个玄阶低级的斗技就把你迷成这样,真是丢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药老抓起桌上的魔晶,对着萧炎吩咐道:“去弄一大盆水来。”

瞧着药老似乎是要开工了,萧炎赶紧收好黑铁片,跑去准备了…

……

安静的房间之中,药老左手拿起紫叶兰草,眼睛微微眯起,片刻之后,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左掌之上,有些显白的火焰,忽然猛的腾了出来…

火焰刚刚出现,房间之中,温度便是上升了许多。

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团白色火焰,萧炎心头有些震撼,虽然他并清楚炼药师的炼药流程,可这斗气外放,化成实质,就算是自己现在的父亲,那也不可能办到啊…

脸色淡然,药老手中的白色火焰略微扑腾,将那株紫叶兰草吞噬其中…火焰在翻腾,紫叶兰草几乎是在瞬间,便是被烧成了一小团绿色的液体…

右手再次抓起一株紫叶兰草,直接丢进白色火焰之中…

将三株紫叶兰草全部丢进之后,那团绿色液体,明显变得大了许多。

绿色液体,在火焰之中不断蠕动,炽热的温度,一刻不停的煅烧着其中的杂质…

随着火焰的煅烧,绿色液体越来越来小,片刻后,竟然便只剩下了拇指大小左右…

接下来,药老又将两株洗骨花,投进了火焰之中,将它们在煅烧之后,融进了绿色液体之中…

再接下来,便是炼化魔晶…

三个步骤,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而药老的脸色,却依旧精神都属,没有半点疲累之感。

一个小时之后,坚硬的魔晶,已经被煅烧成了一团淡绿液体,魔晶中所蕴含的狂暴能量,也被药老以神奇的药性配合,洗刷而去…

手掌中,白色火焰逐渐消退,最后完全的消失。

望着药老手心处悬浮的一滴宛如翡翠般颜色的液体,萧炎搓了搓手,过人的灵魂感知力,让得他清楚的感应到这液体拥有多么充沛的能量…

“老师,就这么服下它么?”萧炎眨了眨眼,有些迫不及待。

“想死就直接服下吧,凭你那副脉络,马上就得变成真正的废物。”白了萧炎一眼,药老屈指轻弹,翡翠液体落进了房中的那盆清水之中,顿时,一盆清澈的水,便是化成了青色。

“以后,就在这里面修炼,以你的修炼天赋,一年之内,达到七段,不是什么难事。”药老拍了拍手,微笑道。

萧炎满心欢喜,急忙点头。

“哦,差点忘记了,这种药水,只能持续两个月,也就是说,你每隔两个月,就还要去购买一次今天的这些东西。”药老笑吟吟的道。

脸色一僵,萧炎有点哭丧的点了点头。

“我去,难不成我要消耗灵力变金币…”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透射而进,细细碎碎的光斑,点缀着整洁的房间。

房间之中,少年盘坐着身躯,盘腿坐在木盆之中,双手交接,在身前摆出一个奇异的印结,双目紧闭,呼吸平稳有力。

木盆之中,盛满了青色的水液,略微摇晃间,竟然还反射出点点异芒,颇为神奇。

少年的胸膛微微轻微着,呼吸间,极具节奏之感,随着修炼时间的延迟,木盆中的青色水液逐渐的散发出淡淡的气流,气流略带青色,缓缓攀升,最后顺着少年的呼吸,钻进了体内。

气流入体,少年那张稚嫩的小脸,似乎也是在忽然之间,散发出了犹如温玉般的光泽。

似是察觉到了体内越来越充盈的斗之气,少年小脸上,扬上了浅浅的欣慰笑意。

尝到甜头,少年并未就此罢手,双目依旧紧闭,指尖的手印,纹丝不动,沉神凝气,保持着最佳的修炼状态,继续贪婪的吸取着青色液体中的温和能量。在丹田之中,一个龙形的气体正在缓缓的凝聚着。

青色水液,沾染着少年的肌肤,一丝丝的顺着皮肤毛孔,溜进少年体内,温养着骨骼,洗刷着脉络…

在少年永无休止的索取之下,越来越多的气流从水盆中飘散了出来,到得最后,竟然隐隐的遮掩了少年的身躯。

修炼,在忘寝废食的苦修中缓缓度过,窗户外射进的阳光,逐渐的转弱,炎热的温度,也是缓缓降低。

……

木盆之中,双目紧闭的少年将最后一缕气流吸进了体内,睫毛微微眨动,片刻之后,漆黑的双眸,乍然睁开。

黑瞳之中,白芒照旧的闪过,不过此次却是略带上了点淡青之色。然后又闪烁了金色的光芒。

缓缓的将胸口的一口浊气吐出,少年神采奕奕的眨巴了下眼睛,然后猛的站起身子,任由冰凉的水花从身上淌落,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感受到体内那时隔三年的充盈斗之气,有些迷醉般的喃喃自语:“按这进度,恐怕再有两月时间,就能冲击第五段斗之气了吧…”而且灵力恢复得不错,龙神之眼也开始觉醒了。

自从上次将所有东西准备完全之后,萧炎已经缩在自己房间中足足半个多月,半个月中,除了吃喝拉撒等事之外,几乎是过上了深居简出的清修日子。

然而虽然修炼的日子有些枯燥,不过这对经历了三年白眼嘲讽打击的萧炎来说,却不过是件小事而已。

三年所受的嘲讽,让他清楚的知道,实力在这片大陆上,究竟有多重要…

不过日子虽清苦,可修炼所取得的成效,却是让人满心发喜。

药老所炼制而出的灵液,其药力之强,远超过了萧炎甚至药老本人的意料,本来以为即使借助灵液的药力,萧炎也至少需要一月时间才能达到四段斗之气,可没想到,他却硬生生的将时间缩短了一半…

对此,就连药老,也是有些忍不住的对萧炎所表现出来的修炼效率感到惊异,虽说这和萧炎曾经走过这条路有些关系,可这速度,也实在太快了吧?

要知道,斗气的修炼,基础尤为难修,初阶十段斗之气,花费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人,并不乏少数…当然,一旦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那么其修炼速度,便将会大大加快,在未成为斗者之前,一年时间或许只能够使得斗之气增加一段,然而进入斗者之后,说不定能在一年之中,猛飙几星…

在这前后修炼极为不协调的比较之下,萧炎这半月的表现,也的确是有些骇人了。

……

毫无顾忌的从木盆中爬出来,萧炎回头望了望颜色变浅了一些的青色水液,这是由于其中所蕴含的能量被自己吸收的缘故,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嘀咕道:“这还能支持一个半月的修炼么?”

将身体上的水渍搽净,萧炎随意的套上一件整洁的衣裳,然后爬上柔软的床榻,从枕头下,摸出那块漆黑的铁片。

铁片上的锈斑已经被萧炎细心的洗净,整体有些通亮,散发着幽幽光泽,颇有几分神秘的味道。

半个月下来,萧炎除了闷头修炼之外,便是把其余的心神,全部放在了这铁片中的玄阶低级斗技之上了。

而半月里,在药老的指点下,萧炎也是逐渐的掌握了几分这吸掌的诀窍,不过由于体内斗之气的稀薄,却还从未见到有什么实质效果,这倒是让萧炎有些遗憾。

双掌将铁片夹在手中,萧炎眼眸缓缓闭上,灵魂感知,顺着手臂,轻车熟路的探进了黑铁片之中。

随着萧炎呼吸的平稳,房间中,再次平静了下来。

又是一段长时间的寂静,某一刻,床榻上的萧炎,双眼猛的张开,右掌略微曲卷,成爪形之状,体内那淡薄的斗之气,顺着意识的控制,迅速的穿过掌心处的几条特定脉络与***位,最后吸力喷薄而出。

“砰…”

手掌所指处,桌上的一只青花瓶,突然摇晃了几下,最后砰然掉地,在一声清脆的声响中,化成满地碎片。

“唉,斗技虽然是玄阶,可斗之气,却太弱了,根本发挥不出多大的威力。”望着自己所造成的破坏,萧炎撇了撇嘴,无奈的轻声自语道:“照这效果看,想要造出能够扯动一个人的吸力,恐怕至少需要七段斗之气才能办到。”

“算了,去家族斗技堂看看有没顺手的低级斗技吧,这吸掌,短时间内,是没什么大用了,现在既然能够修炼斗之气了,总不能还象以前那样傻傻的修炼吧…”叹了一口气,萧炎爬下床,目光瞥了一下手中没有反应的黑色戒指,然后行自门前,推门而出。

微眯了下眼睛,在略微适应下有点炽热的日光之后,萧炎这才小心的将门反关上,悠闲的顺着碎石小路,慢悠悠的对着后院行去。

碎石小路两旁栽种着翠绿柳树,葱郁的绿色,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转过一条路,一阵少女嬉笑声,却是从另外一条小路中传了出来。

被打扰了安静的气氛,萧炎眉头微皱,目光顺着声音移过,望着那群娇笑走来的少女。

在几位秀丽少女的簇拥中,一位容貌有些妩媚的少女,正在抿嘴浅笑,小脸上露出的那股妩媚风情,让得其身旁的几位青涩少女有些感到自卑。

这少女便是当日在测验广场大出风头的萧媚。

目光淡然的瞟过这位曾经跟在自己身边表哥表哥叫个不停的妩媚少女,萧炎稚嫩的小脸上,闪过一抹讥讽,轻轻的摇了摇头,毫不留恋的收回目光。

走到路途尽头,萧媚那颇具**的笑声忽然的弱了下来,她看见了左边不远处的那位少年…

夕阳从天际洒落,照在那手臂枕着后脑,小脸淡然的少年身上,分外迷人。

一双有些勾魂夺魄的眸子,盯着那越来越近的少年,瞧着其小脸上那抹说不出是嘲讽还是微笑的浅浅弧度,萧媚的精神,忽然间有些莫名的恍惚…

三年之前,那位少年,嘴角,便是常常挂着这抹让人有些迷醉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