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回 冲突和八极崩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望着缓缓行过来的少年,萧媚几人都是止下了脚步,嬉笑的声音,也是逐渐的弱了许多。

萧媚身旁的几位清秀少女,睁着大眼睛望着这位曾经被认为是家族荣耀的少年,小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惋惜还是其他。

萧媚顿在原地,心头有些纠结,在心底,其实她也想和这位曾经让得她倾慕不已的少年畅聊,不过,现实却是告诉她,两人间的差距,现在是越来越大,再将心思放在一位废人身上,明显是有些不智。

弯弯的叶眉轻皱了皱,旋即舒展开来,萧媚在心中有些无奈的暗道:“打个招呼吧,不管如何说,他也算是自己的表哥。”

并不知晓萧媚心中的念头,萧炎双臂枕着后脑,意态懒散的行了过来。

望着近在咫尺的萧炎,萧媚俏丽的小脸上刚欲露出笑容,可少年的举动,却让得那抹还未完全浮现的笑容僵在了小脸上,看上去显得有些滑稽。

双臂枕着后脑,萧炎旁若无人,目不斜视的径直从几位少女身边走过,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留恋。

微张着红润小嘴望着少年的背影,萧媚有些愕然,以她的容貌,何时受过这种待遇?心头略微涌出一股莫名的羞怒,忍不住的喊了一声:“萧炎表哥。”

脚步微微一顿,萧炎并未转身,淡淡的语气,犹如陌生人间的对话:“有事?”

平淡而生疏的语气,让得萧媚一滞,呐呐的摇了摇头:“没…”

萧炎眉尖轻挑了挑,再懒得理会,摇了摇头,继续迈步前行。

望着那消失在小路尽头的背影,萧媚有些忿忿的跺了跺小脚,旋即也是跟着同一条路走了上去。

转过一道弯,萧炎抬头望着眼前那宽敞的房间,房间的牌匾之上,绘有斗技堂三个龙飞凤舞的血红大字。

听着斗技堂中传出来的吆喝声,萧炎有些意外,这里平日一般都少有人来,今日怎么如此热闹?

耸了耸肩,萧炎只是随意的转了转念头,便将之丢到了一遍,迈步进入斗技堂。

一进斗技堂,阵阵少年少女的欢呼喝彩声,便是滚滚的传了过来。

斗技堂中,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部分是存放家族斗技之所,而西部分,却是一个规模不小的训练场,此时,不少人头,正簇拥在训练场之上,兴致勃勃的望着场中比试的二人。

“看萧宁表哥出手的斗之气浓度,恐怕已经有八段斗之气了吧?”

“嘿嘿,两个月前,萧宁表哥就已经晋入了八段斗之气。”

“虽然他有八段斗之气,可薰儿表妹却是九段斗之气了,看来,萧宁表哥想要赢,还真没什么可能。”

“薰儿表妹加油!”

听着人群中传出的惊异喝声,萧炎脚步这才顿住,目光在训练场中扫视了一圈,最后饶有兴致的停在了那身着淡紫衣裙的美丽少女身上。

薰儿今天怎么有闲情和人比试了?”心头嘀咕了一声,萧炎在大堂东面停下了脚步,随手抽过旁边架子上的一只黑色卷轴,然后缓缓摊开,摊开后的卷轴,背面上出现了几个黄色大字。

黄阶中级:碎石掌!

悠闲的靠在书架上,萧炎一边读着这碎石掌的修炼之法,目光也偶尔瞟向战况激烈的训练场上。

宽敞的大堂,犹如被分割成了两个世界,西边喧哗不断,东边却是安静平和。

薰儿的对手,也是一名少年,不过他的年龄,应该在十七八左右,模样颇为英俊,和那日所见的加列奥相差无几。

少年名为萧宁,是萧家大长老的孙子,修炼天赋也是不错,年仅十七,便已修至八段斗之气,在家族之中,也唯有薰儿能够压他一头。

萧炎对这位自己的表哥没多大的印象,偶尔间见面,也是生疏的打声招呼便各自离开,或许是因为其爷爷和自己父亲间那有些不和谐的气氛,萧炎总能感觉到,这位表哥,似乎对自己并不太满意,而又或许是因为前几年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颓废的因故,所以,这位表哥,在三年中,也没有专程来找过自己麻烦…

淡淡的笑了笑,萧炎甩开脑中的回忆,继续研习着手中的碎石掌。

训练场之上,薰儿犹如一只淡紫蝴蝶一般,优雅而敏捷的躲开了萧宁的迅猛攻击,精致清雅的小脸上,始终保持着古井不波的平淡。

小手有些无聊的卸开萧宁的一次近身攻击,薰儿目光随意的在大堂内转了一圈,片刻后,忽然猛的顿住。

望着大堂东边那靠着书架埋头的少年,薰儿淡然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清雅柔和的浅浅笑意。

在少女这犹如昙花一现的清雅笑容之中,附近围观的少年,都是不由得傻了过去。

“薰儿表妹,小心!”就在薰儿略微分神之时,人群中忽然传出少年的急声。

感受到身后凶猛袭来的劲气,薰儿秀眉轻挑,目光却是再度扫向书架下的少年。

与此同时,萧炎也是抬起了头,望着场中忽遭偷袭的薰儿,眉头一皱,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中透露着隐晦的担心。

瞧着萧炎眉宇间的那抹嗔怪与担心,薰儿俏皮的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然后身形突然向左小小的横踏一步,只此一步,却是有些诡异的将萧宁的攻击不偏不倚的避了开去…

脚上在移动之时,薰儿如玉般娇嫩的小手,涌出淡淡的金芒,犹如穿花夺叶一般,透过了萧宁双掌的封锁,最后轻飘飘的落在了萧宁胸膛之上。

脚尖在青石地板轻点,薰儿曼妙的转了一个圆,化去反推的劲力,淡淡的望着那急退了十多步,最后一脚跨出训练场的萧宁。

瞧着一掌击败萧宁的薰儿,训练场周围微微一静,旋即猛的响起了赞叹的喝彩声。

“呵呵,薰儿表妹不愧是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真是越来越强了。”被薰儿打落下台,萧宁却依旧满脸和煦的笑容,走上前来,微笑着柔声道。

定定的望着面前那美丽如青莲的少女,萧宁眼瞳中的爱慕,几乎难以掩饰。

虽然名位表兄妹,不过萧宁却是知道,家族之中,大多人都并未拥有近亲血统,而萧薰儿,与他更是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似是没有感受到萧宁那炽热的目光,薰儿礼貌却又生疏的微微摇头,轻声道:“萧宁表哥谦让了。”说完,不待萧宁继续套近乎,便是对着大堂东部那埋头于卷轴中的少年笑吟吟的行去。

作为大堂中的焦点,薰儿的举动自然是被所有人察觉,一双双目光,顺着薰儿的路线前行,最后停留在了书架下的少年身上。

对于满训练场那滚烫的目光,少年恍如未闻,依旧沉醉着自己的世界之中。

“萧炎哥哥。”

少女俏生生的立在萧炎面前,娇嫩白皙的小手负于身后,身子微微前倾,美丽的水灵大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其中笑意盈盈,俏美的小脸之上,浮现浅浅的小酒窝,霎是可爱。

目光从卷轴中移出,萧炎笑着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旋即目光在大堂中扫过,望着那一道道火热的目光,不由有些无奈的道:“薰儿,我知道你的魅力不小,可也用不着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吧?”

“嘻嘻。”抿着小嘴轻笑了一声,薰儿靠着萧炎身旁坐了下来,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玲珑的曲线,在紧身衣裙的包裹下,顿时诱人的凸显而出,随手从身后的书架中取出一张卷轴,薰儿目光在萧炎身上停留了一会,有些慵懒的微笑道:“萧炎哥哥进入第四段斗之气了?”

闻言,埋头于卷轴之中的萧炎眉尖一挑,十段斗之气,都是处于初阶阶段,那股隐晦而弱小的斗气波动,很难被人所察觉,所以若是不动用斗之气或者测验石探测,一般很难确切的分辩出其主人究竟到达了几段,而现在,只是随意看了几眼,薰儿便是一口道破了萧炎的底细,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感到惊异。

“薰儿她,究竟是什么身份?看她先前与萧宁战斗所使用的斗技,明显是高级斗技,这种金光斗技,可不是萧家所有…”心头闪过几道念头,萧炎偏头深望了一眼巧笑焉熙的少女,微微耸肩,轻点了点头:“第四段了。”

见到萧炎点头,薰儿小脸上的笑容顿时浓上了几分,轻笑道:“想来是和萧炎哥哥这半个月的闭门苦修有关吧?”

“嗯。”淡淡的点了点头,萧炎并未否认,目光转移回卷轴上,嘴上随意的问道:“今天怎么有闲情和他们比试起来了?”

“无聊呗。”学着萧炎耸了耸香肩,薰儿笑吟吟的道,目光转向少年,隐约的有抹幽怨:“自从上次之后,萧炎哥哥可有半个月都未找薰儿了呢,难道还怕薰儿找你麻烦不成?”

萧炎一怔,有些尴尬,苦笑道:“明年就得举行成人仪式了,我能不赶紧修炼么?”抬起头,望着少女微微皱起的俏鼻,只得伸出手掌亲昵的拍了拍薰儿的小脑袋,柔声安慰道:“以后一定抽出时间陪薰儿。”

听着萧炎的保证,薰儿小脸这才略微放松了下来,不断在萧炎耳边低声笑语,那副亲昵的模样,让得大堂内的所有少年,都是不由嫉妒得双眼通红。

远远望着书架下轻笑交谈的两人,萧宁嘴角微微抽搐,脸色颇为难看,一双拳头,紧了松,松了又紧…

作为家族中大长老的孙子,萧宁的优越感一向很强,对于薰儿这位与众不同的少女,萧宁在内心中,已经非常坚决的将她内定成了自己的媳妇,虽然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如今见到自己内定的媳妇和另外一个人有说有笑,亲昵无间,这很难不让萧宁心头不妒火中烧,而且,最重要的,与薰儿亲昵谈笑的,还是家族中最没用的废物。

眼瞳中怒气不断涌现,片刻后,萧宁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脸庞之上,再次挂上了和煦的笑容,整了整有点凌乱的衣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书架旁的两人快步行去。

大堂之中,众人望着那对着两人走去的萧宁,都是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当然,这笑声明显不是冲着萧宁,而是冲着那似乎还茫然不知情的萧炎。

目光扫过卷轴之上的人体脉络形状,萧炎暗暗的将那碎石掌的***位催动以及脉络走向的位置牢牢的记了下来。

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萧炎低垂的眉头,忽然一皱,灵敏的灵魂感知力,让得他清楚的知晓大堂中每一人的举动,包括那正走过来的萧宁。

“薰儿,也是个惹麻烦的人啊。”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萧炎缓缓的收好手中的卷轴。

“呵呵,萧炎表弟,来学习斗技么?需要表哥我帮你找几份高等级的吗?有些东西,或许表弟还够不着权限。”满脸笑容的站在萧炎面前,萧宁和声笑道。

萧炎卷好手中的卷轴,将之轻放在书架之上,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道:“多谢关心了,我暂时不需要。”

“哦,呵呵,我差点搞忘记了…萧炎表弟的斗之气还只有三段,太过高级的,也的确很难学会。”手掌揉了揉额头,萧宁似乎恍然的笑道,只不过其脸庞上的那抹讥讽之意,却并未掩藏得多深。

萧炎轻叹了一口气,这是自己凑上门来找骂的啊…

嘴角缓缓的扬起刻薄的弧度,萧炎有些无奈的道:“我知道你说这些无非是想引起薰儿的注意,不过,我还是不得不说,你很幼稚…”

被萧炎这番毫不留情面的一通暗讽,萧宁脸庞上的笑意逐渐收敛,他可没想到,那平日里沉默寡言的萧炎,竟然忽然间具备了和他对嘴的勇气,当下脸色阴沉,冷笑道:“看来萧炎表弟对我这表哥很有几分成见啊?要不,我们比划比划?也好让我看看这几年表弟长进了多少?”

“需要我和你比划吗?”薰儿放下了手中的卷轴,扬起小脸,美丽的水灵眼睛,泛起了点点冷意。

眼角一跳,望着替萧炎出头的薰儿,萧宁心头妒火更盛,狠狠的剐了他一眼,嘲讽道:“你就知道躲女人身后?”

“三年前为什么不敢和我这么说话?”

萧炎掂起脚尖再次取下一捆卷轴,吹去上面的灰尘,嘴中淡淡的道。

不得不说,萧炎这幅淡然从容的模样,落在对他有恶感的人眼中,真真切切的非常让人感到胸口发堵。

牙齿狠狠的咬在一起,发出嘎吱的声响,虽然心中已然暴怒,不过萧宁却是不敢真正的对萧炎出手,不管萧炎的修炼天赋再如何低下,他毕竟是族长的儿子。

深吸了一口气,萧宁阴冷的瞥了一眼萧炎,微微低头,在其耳边森冷低语:“萧炎,你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修炼天才,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薰儿,不是你能配上的,识相的,尽早离开她,否则,嘿嘿,虽然平日不能对你出手,不过一年后的成人仪式上,你却必须接受一位族人的挑战,如果不想变成残疾人士,奉劝你,早早滚蛋,然后躲到穷山僻壤的地方,安稳的过完下辈子!”

听着这番威胁的话语,萧炎嘴角微掀,略微偏了偏头,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打量了萧宁一遍,然后翻了翻白眼,抱起手中的卷轴,转身就走。

瞧着萧炎的举动,萧宁还以为他是妥协了,然而还等不到他欣喜,少年那轻描淡写的话语,却是让得他骤然间满脸铁青。

“嗯,好吧,一年后…我等着你把我打成残疾。”

无视于身后那阴森森的目光,萧炎抱着卷轴在斗技堂管理员处登记了一下,这才与薰儿轻声笑谈着,慢吞吞的行出了斗技堂。

“小混蛋,你给我等着吧,等你被分配出家族之后,我有的是时间收拾你!失去了族长的庇护,你狗屁都不是!”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萧宁恨得有些牙痒痒,咬牙切齿的反手一掌轰在身旁的书架上,顿时在其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手印。

行出斗技堂,萧炎先是陪着兴致勃勃的薰儿到后山逛了一下午,待到天色渐暗之后,这才回到自己的小窝。

回到房间,关上房门,萧炎双肩顿时跨了下来,将卷轴放在桌上,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有些后怕的苦笑道:“薰儿也真是,太能走了吧。”

“那小丫头,来历似乎有点不一般啊。”苍老的声音,忽然的在房间中响起。

有气无力的抬了抬眼,望着那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房间中的药老,萧炎撇了撇嘴,懒懒的问道:“老师知道她的来历?”

“嘿嘿,好象知道点吧…”药老眼睛微眯,嘿嘿一笑,瞧着萧炎投来的好奇目光,却是忽然住了口:“你也别问,现在你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所以,还是不要打听为好,我只能说,那小丫头的背景有些强。”

翻了翻白眼,萧炎只得恨恨的对着药老甩去一个中指。

“你去拿这些垃圾东西做什么?嫌精力过剩?”药老来到桌前,随意的翻了翻那捆卷轴,愕然的道。

“垃圾东西?”嘴角一抽,萧炎无力的**的道:“我现在除了那吸掌之外,什么斗技都不会,以前只知道埋头苦修斗之气,从未学过斗技,而家族中也只有这些黄阶斗技可以随便学习,不学这些,那我成人仪式拿什么和别人比试?”

“嘁,不就是想从我这里骗到斗技嘛…”老眼白了萧炎一眼,精明的药老,直接揭穿了他的目的。

被揭穿心中目的,萧炎也不尴尬,耸了耸肩,双眼巴巴的望着药老。

“斗技有什么了不起的?等你以后学会了炼药术,高级斗技,直接有人抢着给你送上门来。”药老淡淡的笑道,全然不顾萧炎那幽怨的小脸。

“可我现在就需要高级斗技啊,老师!”萧炎郁闷的道。

瞧着萧炎郁闷的模样,药老大笑了两声,摇了摇头,这才戏谑的笑道:“算了,谁让我摊上你这可怜徒弟呢?为了你不被人打成残疾,我便教教你吧。”

闻言,萧炎精神一振,他很好奇自己这药老究竟能摸出什么等级的斗技。

“你那吸掌虽然是玄阶斗技,不过却有些名不副实,现在你实力不强,便先教你一种以攻击力著称的玄阶斗技吧,这斗技要求不高,五段斗之气,应该就能发挥出一些威力。”药老微笑道。

“玄阶什么级别的?”听着是玄阶斗技,萧炎双眼一亮,舔了舔嘴唇,急忙问道。

“玄阶高级吧,我记得这斗技当年还是一个人哭着求我收下的,不过我对这东西不太感兴趣,要不是实在是被纠缠的烦躁了,我也不会答应帮他炼制丹药。”药老漫不经心的道,那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就如同是在说着地上的垃圾一般。

“玄阶高级?哭着求你收下?”脑袋之上垂下几条黑线,萧炎心头有些受打击,自己家族中被奉为家族绝学的最高斗技,也不过才玄阶中级,而药老随口一张,便是玄阶高级…这种强烈的反差,实在是让萧炎有些哭笑不得。

“闭目沉神,我传给你。”随意的吩咐了一声,药老手指点出,然后轻轻的触在了萧炎额头之上。

脑袋微微一痛,萧炎忽然察觉到有着大量的信息,涌进了脑海之中,突如其来的信息,顿时让得他的脑袋有些发涨。

“八极崩:玄阶高级斗技,近身攻击斗技,以攻击力强横著称,炼至大成,攻击暗含八重劲气,八重叠加,威力堪比地阶低级斗技!”

脑袋缓缓清醒,细细的品味了一下信息中的粗略资料,半晌后,萧炎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攻击力可堪比地阶低级的斗技?

在斗气大陆之上,不论功法以及斗技,玄阶与地阶,那之间的差距,都是犹如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而现在这仅仅玄阶高级的八极崩,竟然号称在攻击力之上,能够堪比上地阶斗技,这如何不让萧炎震撼。

咽了一口唾沫,萧炎双眼有些发直,如果真学会了这斗技,恐怕就仅凭自己这四段斗之气,就能把那嚣张的萧宁打得满地找牙吧…

“别震撼了,虽然八极崩对斗之气的要求不算太高,不过却对**的强度有很大的要求,这是一种近身肉搏的斗技,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若是强行使用出来,恐怕最先崩断的,是你的肌肉,而不是对手。”药老淡淡的话语,犹如一盆冷水一般,将萧炎的激动消得干干净净。

“怎么样才能提升身体强度?”在略微沉寂之后,萧炎急切的询问。

“斗之气就是锻炼身体的最佳能量,随着斗之气的越来越强,身体也会随之变强,当然,想要更快的话,那便需要一些外物的刺激。”药老眼睛微眯,老眼中似乎有些不怀好意。

额,不知道龙神一族的身体韧度怎么样,萧炎心里嘀咕道。

“什么外物刺激?”望着笑意盎然的药老,萧炎忽然的有些感到浑身发凉。

“挨打!挨得越重越好!”药老阴声发笑,萧炎小脸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