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回 残酷的训练和拍卖筑灵基液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清晨,薄薄的淡白雾气笼罩着后山山顶,久久不散,轻风吹过,忽然带来一阵痛苦之声。

后山顶上的一处隐蔽小树林中,萧炎双脚如树桩一般的***泥土,脚趾紧扣地面,牙关紧咬,额头之上,冷汗横流,只穿了一件短裤的身躯上,一道道青色淤痕,密布其上。

在萧炎身后,化为灵魂状态的药老,正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此时,他正满脸肃然的望着那咬牙坚持的萧炎,手掌轻轻一挥。

随着药老手掌的挥动,空气略微波动,一道淡红色的斗气匹练猛的自药老掌中暴射而出,最后宛如鞭子一般,重重的砸在了萧炎肩膀之上,顿时留下一道长长的青色淤痕。

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牙齿缝间吸了一口冷气,萧炎只觉得自己的肩膀似乎忽然间麻木了下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直钻入心,在这股剧烈的疼痛之下,萧炎就是连脚尖都有些发软,差点把持不住的栽下身子…

在剧烈的疼痛过后,是体内那急速趟过的微薄斗之气,斗之气在疼痛的刺激下,似乎比平日更加的具有活力,欢快的流过肩膀处的脉络与***位,一丝丝温凉,缓缓的渗透进骨骼肌肉之中,悄悄的进行着强化…

“再来!”待得肩膀上的疼痛逐渐褪去,萧炎那稚嫩的小脸上,却满是执着与倔强,咬着牙道。

可恶,我一定要忍住,等龙神之体觉醒后,就可以获得比以前更强大的力量了。萧炎心想。

望着那咬牙坚持下打击的萧炎,药老那干枯的老脸上,挤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微微点头,手掌中,淡红斗气再次飙射而出。

“砰,砰,砰…”小小的树林之中,一道道有些渗人的闷响以及略微夹杂着痛苦声音的低低哼声,接连不断的传了开来…

药老的下手极有分寸,每次的攻击,刚好是达到萧炎现在身体所能够承受的临界点,那样,既不会让重伤萧炎,又能给他带来真正的痛感。

斗气击打在身体之上的那种钻心疼痛,让得萧炎的小脸,痛苦得几乎有些扭曲了起来。

身体之上,随着药老手掌的挥动,淤痕越来越多…

“砰!”又是一道斗气匹练射出,那犹如木桩一般的萧炎,终于是到达了所能承受的极限,双腿一软,脱力的瘫了下去。

剧烈的喘息了半晌,萧炎抹去额头上的冷汗,抬起头来,艰难的裂嘴笑道:“老师,怎么样?”

“很不错,今天接下了八十四次斗气鞭挞,比一个半月前的九次,已经强上许多了…”药老脸庞含笑的点了点头,老眼之中,有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惊叹,这一个半月以来,萧炎所表现出来的韧性,出乎了他意料,就比如今天,本来他认为七十次斗气鞭挞便已经是萧炎的极限,可后者,却生生的坚持到了第八十四次,这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感叹这小家伙的忍耐程度。

听着药老的话,萧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脱力般的坐在泥地歇息了好片刻时间,待得身子回复知觉之后,这才慢慢的爬起身子,从一旁的石头上取下衣服,穿了上去。

穿衣时,清凉的布料碰触着淤痕,自然又是痛得萧炎龇牙咧嘴。

萧炎看了一眼自己的技能列表,oo 唉没有一个可以点亮的。悲剧啊。

透明的身体一扭,药老化为光线闪进了黑色戒指之中,留下一句已经说了很多遍的关切话语:“赶紧回去用筑基灵液侵泡身子,不然身体里面残留的淤血,会让你重伤!”

了然的点了点头,穿好衣裤的萧炎,慢吞吞的行下后山。

……

回到小屋,早已经忍受不住疼痛的萧炎迅速关好门窗,然后再次脱去衣衫,手脚并用的跳进了有着青色水液的木盆之中…

冰凉的青水沾染着满是淤痕的肌肤,萧炎顿时舒畅的深吸了几口凉气,那股飘飘欲仙的感觉,让得他享受般的将眼眸缓缓闭上,直挺挺的躺在木盆之中,动也不动。

萧炎软软的靠在木盆的边缘上,急促的呼吸,逐渐的平稳,到得最后,低低的鼾声,从其鼻间模糊的传了出来,经历了一场痛苦折磨之后,萧炎终于是忍受不住精神与身体的双重疲惫,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萧炎沉睡期间,青色水液微微晃荡,一丝丝淡淡的温和能量,顺着萧炎浑身上下微微张开的毛孔,悄悄的钻进体内,洗除着那一道道有些狰狞的淤痕,同时,也不断的为那已经达到极限的**,添加活力与不断强化…

沉睡在继续,强化也在不知不觉间的进行。

在强化与修补着萧炎身体的同时,木盆中那青色的水液,竟然是在逐渐的变淡,显然,水液中所蕴含的药力,已经即将被萧炎挥霍一空。

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萧炎只记得当他醒来的时候,炎热的日光,已经将房间照得亮堂之极。

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浑身骨头猛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抬起头颅,感受到浑身上下那股说不出的活力与充实,萧炎忍不住的失声:“好爽!”

从木盆中站起身子,萧炎忽然一愣,他发现,盆中原本是青色的水液,竟然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清澈见底的透明清水。

“药力被吸收光了么?”摸了摸鼻子,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欣喜的将眼眸缓缓闭上,细心感应着体内斗之气的状况。

片刻之后,萧炎睁开了双眸,双掌微握,轻轻的笑声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喜之意:“终于第五段斗之气了!”

半个月晋升第四段斗之气,一个半月之后晋升第五段,这种无以伦比的修炼速度,即使是以前的萧炎,恐怕也唯有望尘莫及。

虽说每升级一段斗之气,晋升的难度也会随之增加,不过以现在的速度来看,萧炎想在一年内修炼至第七段斗之气,应该并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

当然,在这前提之下,是必须有着充足的筑基灵液,否则,还不等萧炎修炼至第七段斗之气,就将会在药老的挨打培训中重伤而亡,毕竟,若是没有筑基灵液的修复功效,仅凭现在萧炎的这副脆弱身子骨,除了会因为体内淤血凝聚过多而造成死亡之外,可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所以,眼下萧炎最需要做的,便是再次购买材料,然后炼制筑基灵液,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不过萧炎却是遇到了一个不小的难题…他没多少钱了。

坐在床榻之上,萧炎小脸满是苦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钱逼成这副模样,伸出手指,一点点的盘算着…上次购买材料所余剩的钱,还有九百多枚金币,用这些钱再来购买上次那些等级的材料,明显已经不够。

撑着下巴思量了片刻,萧炎眼珠转了转,忽然出声问道:“老师,紫叶兰草或者洗骨花,能不能用年份低一点的。

“能吧,不过那样药力就弱了,我给你配置的筑基灵液,可是按照最合适的搭配尽心炼制的。”戒指中,传出药老的声音。

眨了眨眼睛,萧炎轻笑道:“没关系,这次就用最差的材料炼制吧。”

“最差的?那效力可就差了,那样的话,你有可能需要半年才能突破下一段斗之气了。”药老的声音中略带着些不满,想必此时他已经皱起了眉头。

“钱不够了?去找那小丫头嘛,以她的背景,给你几万金币花花只是小事而已,再不行,找你父亲要,何必降低药力来耽搁自己的修炼…”

听着药老的建议,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就当是我那无聊的自尊心在作祟吧,哪能三番两次的去找一女孩子借钱,我父亲也算了,我都躲他两个月了,而且万一找他要钱,他追根究底的询问,那岂不是会把老师您给泄露了出去。”

“药老,这筑基灵液,别人能配置吗?”似是想起了什么,萧炎忽然皱眉询问到。

“嘿嘿,小家伙,斗气大陆之上,药材数不胜数,想要配置出不同效果的丹药,就必须从这无数种材料之中,筛选出能够中和你需要炼制的魔晶之中狂暴能量的药材,这样,才能成功炼制出你所需要的丹药,若是胡乱拼凑,炉毁丹损倒是小事,万一来个反噬,嘿嘿…”说到此处,药老阴声笑了笑,这才接着道:“这筑基灵液,是我足足实验了好几年,才凝练出来的药方,当然,或许也能有其他人误打误撞的弄出这种药方,不过这几率,实在太小。”

“再有,在炼制的过程之中,三种材料的融合程度以及份量,火焰的浓度,这些都得需要无数次的实验以及超强的灵魂感知力才能把握,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每位炼药师都是需要老师手把手的教导?想要成为一名强大的炼药师,没有名师指点,基本上没可能,不然,光是那些实验药方,就能花费你一辈子的时间。”

“所以,整个斗气大陆我不敢说,不过这加玛帝国,我却能打包票,应该没人能够炼制出与我相同的筑基灵液!”说到此处,药老的话语中,隐隐的透着一股自傲。

有些震惊于这筑基灵液的复杂程度,萧炎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当初看药老炼制的时候,似乎察觉很简单,到得现在,才知道炼制丹药,远不止表面上所看见的这点皮毛。

炼药师的世界,果然浩瀚莫测,无怪会成为斗气大陆之上最高贵的职业。

在震惊过后,萧炎心头有些欣喜,抿了抿嘴,轻笑道:“老师,我并不是要用最差的筑基灵液来修炼,我是打算将之拿去拍卖会拍卖,现在手头不宽裕,等钱到手,我们再买更好的材料,反正炼制筑基灵液,对您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怎样?”

“这样么…随你吧,炼药师拍卖自己的丹药,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而且那筑基灵液也不过只是最低级的培养药物,卖了也无妨。”略微沉默之后,药老无所谓的道。

听着黑老点头答应,萧炎嘿嘿一笑,收拾好东西,便是心急火燎的窜出了房间。

由于此次并不需要太好的药材,所以萧炎只是随意的在药材店中挑选了年份最低的紫叶兰草和洗骨花,至于木属性魔晶,也是在经过几番排查后,买了一颗最便宜的青木鼠魔晶。

买好所需的材料,萧炎寻了个客栈,躲在其中让药老出手将筑基灵液炼制了出来。

此次的筑基灵液,不仅药力较上次要差上许多,而就连那成色,也是从晶莹剔透的翡翠色变成了斑驳的青绿之色…

将这团足有萧炎半个拳头的筑基灵液收进先前买好的白玉小瓶之中,萧炎这才安心的舒了一口气。

将玉瓶贴身放好,萧炎离开了客栈,健步如飞的对着乌坦城中最大的拍卖会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