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回 初见二品炼药师及拍卖风卷决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特米尔拍卖场,乌坦城最大的拍卖场所,同时也隶属于加玛帝国中最富有的家族:特米尔家族。

在加玛帝国之中,要论富有,恐怕特米尔家族是首屈一指。

特米尔家族历史恒久,已在加玛帝国发展了数百年时间,关系可谓是错综复杂,而据一些小道消息,这个富得流油的家族,似乎还和加玛帝国的皇室有着丝丝关系。

在帝国中,特米尔家族与纳兰家族,因特尔家族并称为加玛三巨头,三大家族,在帝国的商界,军界等等界面中皆有插足,势力不可谓不大。

所以,有着特米尔家族这种强力背景做后台,即使拍卖场的利润再如何引人垂涎,也无人敢打他们的主意。

……

望着街道尽头的庞大会场,萧炎拐进了一条偏僻的巷子,然后快速的将先前购买的黑色斗篷袍子披在身上。

硕大的袍子遮掩而下,不仅掩去了萧炎的容貌,就是连少年有些单薄的体型,也是塞得臃肿了起来,现在萧炎的模样,恐怕就算是薰儿站在面前,也很难一眼认出…

遮好身形,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不能怪他太小心谨慎,筑基灵液这种东西,对一些家族势力太有吸引力,毕竟,如果谁能够大规模制造这种灵液,那其年轻一辈的实力,便将会快速成长,这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催化药。

为了不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萧炎只得选择偷偷摸摸…

手掌摸了摸怀中那有些温凉的白玉瓶,萧炎慢慢的走出巷子,然后对着街道尽头的拍卖会场行去。

在门口几名全副武装的护卫警惕的目光中,萧炎脚步不停的径直走进。

一进会所,那股炎热的感觉,便是犹如被从身体之上剥离而去一般,凉爽的感觉,让人有种里外两重天的奇异感觉。

目光在金碧辉煌的宽敞大厅内扫过,萧炎对着一旁的屋子走去,屋子的门上,印有金光闪闪的“鉴宝室”三个大字。

推门而入,屋内有些空旷,只有一位中年人有些无聊的坐在桌边的椅子上,听得推门声,中年人抬起头,望着那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影,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旋即脸庞上迅速堆上了职业化的笑容:“先生,您是打算鉴宝么?”

“嗯。”黑袍之下,一声有些干涩的苍老声音,轻飘飘的传了出来,竟然是药老的声音。

萧炎上前两步,随手从怀中掏出白玉瓶,轻轻的放在桌面之上。

“这是?”眼睛疑惑的眨了眨,中年人小心的拿起白玉瓶,鼻子在瓶口轻嗅了嗅,片刻后,脸色微微一变,再次望向萧炎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丝敬畏:“大人是炼药师?”

“嗯。”苍老的声音,再次传出。

“请问,这瓶…是什么丹药?有何作用?”听见此话,中年人再次恭声询问。

“筑基灵液,可以提升斗之气的修炼速度,不过只能是斗者之下使用,才能有效。”

“哦?能够提升斗之气的修炼速度?”闻言,中年人有些动容,斗之气只能中规中矩的修炼,这几乎都成了所有人的常识,而且这个阶段的修炼者体内脉络极为脆弱,一旦药力过猛,那可就会是脉断人亡的凄惨下场…

“我这灵液,并没有负作用,药力也极为温和,并不会造成那种结果,你大可放心。”似乎是明白中年人的心中所想,苍老的声音缓缓的解释道。

脸色再次一变,中年人小心翼翼的将白玉瓶放回桌面,恭敬的道:“大人,能否请稍等片刻?我需要去请我们拍卖场的谷尼大师过来鉴别灵液!”

“嗯,快一点。”挥了挥手,萧炎也不客气,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闭目养神。

中年人连忙点了点头,然后急匆匆的出了房间。

坐在椅上,萧炎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开口与药老对话,这里是别人的地盘,还是谨言慎行的好,谁能保证这里没有偷窥或者偷听的设置。

在房间中待了半晌之后,中年人再次归来,只不过这次,他还带来了一位头发有些发白的青衣老者。

目光在老者身上扫了扫,最后停在老者的胸口处,那里,并没有绘上金星,反而绘着一个有些类似药炉的东西,在药炉的表面上,两道银色波纹,闪烁着高贵的豪芒。

“大人,这位是我们拍卖场的谷尼大师,他是一位三星大斗师!同时,他也是一名二品炼药师!”中年人恭声介绍道。

听着老者后面这个身份,萧炎斗篷之下的眉尖下意识的挑了挑,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除了药老之外的炼药师,当下不由得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

老者满脸红光,身上的青衣虽然看似普通,不过却隐隐有着光芒流动,显然,这衣衫,应该被加持过什么魔晶防护,平凡的老脸之上,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高傲,这是每一位炼药师必备的东西。

在萧炎打量着对方的同时,谷尼也是在不着痕迹的扫视着前者,炼药师可不是斗者,这东西随便出一个,都将会被任何势力争先恐后的拉拢,所以,谷尼在打量之时,也在心中暗自猜测着萧炎的身份。

中年人从桌上小心的拿起玉瓶,然后递给了谷尼…

接过白玉瓶,谷尼轻嗅了嗅那股清香的气味,老眼微眯,眼瞳略微闪烁,瓶口微斜,一小滴青色的液体,缓缓的从中滚了出来,然后悬浮在谷尼掌心之处。

双眼紧紧的盯着青色液体,谷尼双指一夹,一枚银质细针出现在了指间,细针之上,略微泛着斗气波动,悄悄的伸进青色液体之中,然后轻轻搅动…

随着细针的搅动,谷尼脸色逐渐的由平静转化成了凝重,片刻之后,将青色液体收进了玉瓶中,目光再次扫向萧炎之时,高傲的脸上,多了一分敬意,转头对中年人沉声道:“灵液已经到达二品丹药的级别,这位大人先前所说,无假!”

闻言,中年人大松了一口气,对着萧炎热切的笑道:“大人,您是打算拍卖这灵液吗?”

“嗯,能给我安排最快的拍卖时间吗?”

“呵呵,这自然没问题,大人您拿着这去一号拍卖室,那里正好还在举行拍卖,您的灵液,待会就拍出!”中年人笑着递过来一块漆黑的铁牌。

“嗯。”随手接过铁牌,萧炎也不停留,直接在两人的注视中,行出了房间。

“谷尼大师,他是一名炼药师吗?”瞧着萧炎消失之后,中年人这才低声询问道。

“嗯,的确是一名炼药师,那股敏锐的灵魂感知力,错不了…”谷尼点了点头,旋即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自语道:“可他又是哪方势力的炼药师?没听说过乌坦城何时出了一个能够炼制二品丹药的炼药师啊?”

“需要调查一下他的来历吗?”中年人轻声道。

谷尼老眼微眯,略微思量,微微摇了摇头:“暂时不要,炼药师的脾气都有些古怪,如果调查引起了他的注意,恐怕会让得他对拍卖场有不好的印象,随意得罪一位不知道等级的神秘炼药师,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转过头,瞥了一眼中年人,谷尼淡淡的道:“如何让他对我们产生好感,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呵呵,明白。”

“记住,就算不能交好,那也万不可得罪,否则…”淡淡的丢下一句有些冰冷的话语,谷尼飘然而去。

在一名女侍的带领下,萧炎走进了正在举行中的拍卖会。

一入其中,周围明亮的环境便是昏暗了下来,阵阵喧闹,铺天盖地的直灌入耳,让得喜静的萧炎眉头大皱。

拍卖场很大,容纳千百人并不是难事,此时,在拍卖场中央位置的灯光下,一位身着红色裙袍的美丽女人,正用那妩媚得让人骨头有些酥麻的娇滴滴声音为场内的所有人解读着手中物品的功能。

在女人清脆酥麻的娇声中,那件其实并不太算稀奇的物品的价格,正在以一个火热的速度节节攀升。

寻了一个偏僻的位置,萧炎安静的坐了下来,目光扫过场中的那位美丽女人,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场中的大多人,都是为了她而来。

米特尔拍卖场首席拍卖师:雅妃,乌坦城几乎无人不晓的美人,那股成熟妩媚的风情,让得很多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静坐的萧炎,眉头忽然大皱,微偏过头,望着距离自己座位不远处的一位隐在黑暗中的男子,此时,那名男子正双眼炽热的望着台上的雅妃,双手在那双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微起合间,不断在身下耸动着…

“我靠!”低低的骂了一声,斗篷下的萧炎猛翻着白眼,这家伙太强悍了吧。

心中骂骂咧咧,萧炎赶紧移开了些位置,有些苦笑的摇了摇头,目光再次扫向高台,望着那红裙女人丰满玲珑的迷人曲线,低声嘀咕道:“妖精。”

视线随意的在雅妃手中的物品上扫了扫,萧炎便是失去了兴致,他可没那么多钱买一个废东西回去,即使拍卖它的是一位美丽女人,目光从女人身上移开,然后在拍卖场内缓缓的移动着。

“呃…父亲?”移动的目光忽然的一顿,萧炎忽然瞟见了坐在最前排位置的一位中年人,当下不由得一脸愕然与古怪:“难道父亲也对这女人有兴趣?”

古怪的念头只存在了一刹便是被抛弃,因为萧炎发现,父亲的目光,并未停在雅妃身上,一脸平静,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父亲来这里做什么?”心头嘀咕了一声,萧炎目光再扫,却是有些惊愕的发现,与萧家齐名的另外两大家族,加列家族,奥巴家族的两位族长都在此处。

“这里有即将拍卖的东西在吸引着他们!”心头一头,眉尖轻挑了挑,萧炎有些好奇的摸了摸鼻子,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把三大家族的族长都给吸引来了?

……

不得不说,这名叫做雅妃的女人是个调动气氛的好手,她的一颦一笑,都将会让得场下的价格一阵疾飙,而每当此时,这女人还会对着提价之处送去妩媚的微笑,顿时,本来还在肉疼的提价之人,利马精神抖擞。

场内的气氛,在这妩媚女人的掩嘴轻笑间,始终保持着笑容。

“呵呵,各位,刚刚拍卖场接到一样新的拍卖物,我想,大家一定会感兴趣。”拍卖完手中的物品,雅妃忽然笑吟吟的道,玉手一挥,一名侍从赶忙端了一个玉盘,盘中有着一个白玉小瓶。

“这是二品丹药。”纤手小心的拿起白玉小瓶,雅妃的妩媚声音,让得拍卖会微微一静,片刻后,吵杂声顿时响了起来,在斗气大陆之上,最受人追捧的东西,便是炼药师所炼制的各种丹药。

“此物名筑基灵液,只对斗者之下的人有效,用此灵液侵泡身子修炼,能够让处于斗者之下的人,修炼速度加快!呵呵,各位如果想让自己的子孙成为一位少年天才,那可不要放过噢。”充满**的红唇微微开启,吐出的酥腻娇声,让得场内众人骨头有些发麻。

“筑基灵液?竟然能够提升斗之气的修炼速度?雅妃小姐,那个阶段的人,似乎经不起丹药的冲击吧?”虽然雅妃的确美丽妖娆,不过场中也不乏冷静之人,略微沉默之后,便是有人发问。

“呵呵,此灵液经过我们拍卖会的谷尼大师亲自鉴定,品阶属二品,绝不会出问题,各位可以放心。”雅妃笑道。

听着由谷尼大师亲自鉴定,场内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谁都知道,谷尼大师是二品炼药师,整个乌坦城,即使是三大家族的族长见到他,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萧炎悠闲的靠在被椅之上,望着场内热络的气氛,心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筑基灵液,应该能为自己带来不小的收获,目光不着痕迹的移向自己的父亲,却发现他的脸色似乎忽然间有些激动了起来。

略微一愣,似是想起了什么,萧炎心头有些感动。

“呵呵,灵液初步价格在八千金币,请各位起价吧!”雅妃含笑道,目光在场中移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坐于最前面的三大家族族长身上,她心中清楚,这三位,才是竞争的主要人物。

“八千五!”雅妃的话刚落,便是有人喊出了价格。

“九千!”加价的声音,紧跟其后。

……

场内的价格不断的翻腾,只是片刻时间,便已到了一万三的高度。

萧炎的父亲脸色虽然有些激动,不过他却并未立刻喊价,微闭着眼睛,等待着那些小虾米的哄闹结束。

争抢再次持续了片刻,声音终于是弱了下来,与此同时,与萧战并排而坐的一位老者,却是淡淡的出声:“两万!”

喊价一落,会场中的声音便是安静了下来,一些人望着面无表情的老者,只得沮丧的坐了回去,他们可没实力和加列家族相争。

“嘿嘿,加列毕,你儿子不是已经晋入斗者了么?怎么还打这筑基灵液的主意?”一名中年汉子,转头皮笑肉不笑的道。

“奥巴帕,我给我未来孙子买不行么?”加列毕明显与这中年汉子不对路,直接冷笑道。

“那也得等你有那个福气,说不定你儿子哪天就被人剪断了命根子…”心头诅咒了一声,奥巴帕也是开口喊道:“两万三千!”

“两万五!”

……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在场内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两人竟然如同恶狗抢食一般,将价格抬到了三万一的阶位。

“四万!”闭目中的萧战,忽然出声。

大厅噶然一静,所有目光都豁然转移到了萧战身上,就连那奥巴帕与加列毕,也是被他这一口突如其来的高价给震了震。

“嘿嘿,萧族长看来对这筑基灵液是势在必得啊。”加列毕笑道。

萧战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想要,出价抢就是,我绝对不会再跟。”

加列毕脸皮一抖,似乎是在思考着萧战此话的真假,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此次他的目的是那件东西,而不是这筑基灵液,现在胡乱花费资金,无疑是个不智的决定。

另外一旁的奥玛帕,见到加列毕退了回去,也是耸了耸肩,筑基灵液虽然吸引人,不过同样不是他的目的,所以,撤。

“萧战族长出价四万金币,可还有人加价?”望着平静的场中,雅妃微笑道。

“既然无人加价,那此筑基灵液,便由萧战族长购买而下!”见到没有人应声,雅妃也是见好就收,手中的小锤,在桌上轻轻一敲,便是定下了买主。

偏僻之所,萧炎有些哭笑不得,搞了半天,竟然敲诈到自己父亲头上去了。

“呵呵,下面,便是此次拍卖会的压箱底拍卖!”将玉瓶收下,雅妃玉手一挥,高台上的灯光便是黯淡了下来,微微弯身,从台中取出一块银盘,银盘之中,有着一卷青色的古朴卷轴。

卷轴略微泛着青光,在银盘的衬托下,颇为神秘。

“玄阶高级功法:风卷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