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回 争抢和一切就序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玄阶高级功法几字一出,拍会场内,骤然寂静。

与先前的筑基灵液想比,斗气功法所引起的轰动,无疑要更加震撼人心。

丹药虽珍贵,不过却只可用于一时,而斗气功法,却是能够用于一生,甚至,还能传承给子孙后代,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高阶的斗气功法,比丹药,更要让人疯狂!

毕竟,只要拥有了高阶功法,就算没有灵药的支持,那也迟早能成为一方强者,而若是没有功法,只有灵药,那就是把丹药当豆子吃,也难以成为真正的强者。

在震撼了片刻之后,会场中陆续有人回过神来,一双双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台上的青色卷轴,就连那妩媚动人的雅妃,似乎也在此刻被遗忘了去。

坐于后方的萧炎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玄阶高级功法?难怪…这种等级的功法,比他们萧家最顶级的怒狮狂罡,还要高上一级,无怪今日乌坦城三大家族的族长都亲自来到此处,原来都是在打这东西的注意。

“玄阶高级啊…”目光悠悠的在青色卷轴之上扫过,萧炎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只要谁拥有这个卷轴,那么他便拥有了成为强者的通行证,几十年后,乌坦城,也将会出现一个和三大家族平起平坐的势力。

“一个玄阶高级功法而已,有什么好稀奇的。”就在萧炎有些感叹之时,药老的声音,却是不适合宜的在心中响了起来。

“而已…”翻了翻白眼,萧炎跟这眼界已经高到天上去的老头实在无法沟通,只得撇了撇嘴,保持着沉默。

“小家伙,安心修炼吧,等你成为斗者的那天,我让你见见什么才叫高阶功法!”药老在说完话之后,便是沉寂而下。

抿了抿嘴,萧炎嘀咕道:“希望吧。”

……

“各位,这卷玄阶功法是一位猎人侥幸在山中所得,应该是前人所留,来历正统,并不会带来什么麻烦,大家尽可安心拍买。”雅妃玉手轻轻捧起青色卷轴,笑盈盈的道。

“雅妃小姐,快点报价格吧!”场下已有人迫不及待的大喊道。

美丽的脸颊上保持着妩媚的笑容,雅妃微笑道:“风卷决,拍卖底价,二十万金币!”

这天价价格一出,会场内顿时安静了许多,显然,很多人根本没实力吃下这东西。

偏僻之所,萧炎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是杀人不见血,太狠了,二十万金币,那可足足是萧家两年多的利润啊。

前排的萧战三人,在这天价之下,面皮也是抖了抖,不过他们也是无可奈何,这东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不买,有的是人买。

在二十万的天价之下,场面有些发冷。

面对着有些尴尬的冷场局面,雅妃却并未有什么异样神色,笑容依旧迷人,她非常清楚这玄阶功法的吸引力,一些人,恐怕即使是倾家荡产,也想把这东西收入囊中。

如同她的意料,冷场并未持续多久,一名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首先颤巍巍的喊出了价格:“二十一万!”

萧炎目光顺着声音瞟了瞟,他认识这秃顶中年人,这是乌坦城的武器大亨,几乎垄断了乌坦城的武器销售,虽然势力比不上三大家族,不过在乌坦城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二十三万!”在中年人喊价不后,一名黄衣老者也是紧跟而来。

黄衣老者是乌坦城中的大药商,手下有好几家药材店,资财也算丰富。

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老者,秃顶中年人再次高喊:“二十四万!”

会场之中,零零落落的有着喊价声响起,毕竟,二十万的高价,足以让太多人望而却步。

“三十万!”在后面两人已经外强中干的时候,第一排的加列毕,终于冷冷的出声了。

加列毕的喊价一出口,两人便是软了下来,无奈的摇了摇头,闷头缩了回去。

“三十三万!”在乌坦城,能与加列家族相竞争的,便只有萧家与奥巴家族了,而现在出价的,便是奥巴家族的族长,奥巴帕。

阴冷的瞥了一眼奥巴帕,加列毕冷声道:“三十五万!”

眼角抽了抽,奥巴帕裂嘴道:“三十七万!”

“三十八万!”

“四十万!”

面对着奥巴帕的不断加价,加列毕毫不犹豫的利马跟了上去,俨然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在价格停留在四十三万的时候,奥巴帕不得不停下了这场竞争,四十三万,已经足以让此时的奥巴家族陷入经济危机了。

“四十五万!”见到奥巴帕退缩,加列毕还未来得及欣喜,萧战淡淡的声音,又是让得他脸色阴沉。

阴冷的目光狠狠的剐了萧战一眼,加列毕心头满是火气,三大家族之中,萧家与奥巴家族都拥有玄阶中级的斗气功法,而唯有他加列家族,只有玄阶低级的功法,所以,加列毕此次,真的打算下狠心了。

在奥巴帕那幸灾乐祸的眼光中,加列毕咬牙切齿的道:“四十六万!”

“五十万!”脸庞淡漠的萧战,报出了让得满场哗然的天价。

高台上,望着争得火热的两人,雅妃那美丽的笑容,又是诱人了几分。

“五十五万!”眼睛略微泛着红丝,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加列毕孤注一掷的冷喝道。

“你赢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萧战在听见加列毕的此次报价之后,却是微微一笑,冲着加列毕戏谑的道。

脸庞有些愕然,片刻后,加列毕脸色沉了下来,回过清醒的他,此时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萧战,你狠!给我记着!”怨恨的瞪了萧战一眼,加列毕抬头望着有些错愕的雅妃,怒气更是大盛,不过他毕竟不是街头上的混混,阴沉着脸,尽量的压抑着怒气:“雅妃小姐,该说结束了吧?”

并未因为加列毕的怒视而有什么变色的表情,雅妃平淡的笑了笑,低垂的眼眸中,有着一抹嘲弄与戏谑,玉手中的小锤,在加列毕紧紧的注视中,敲了下来。

“风卷决,由加列毕族长拍买成功!”

望着收场的一幕,萧炎忍不住的轻笑了笑,缓缓的站起身子,行出了拍卖场。

“唉,把钱拿到手后,就开始努力修炼吧,一年后,还要给父亲一个惊喜呢。”出门的时候,萧炎低笑着喃喃道。

出了一号拍卖场,萧炎再次回到了鉴宝室,在那中年人敬畏的目光中,安静的垂首等待。

半晌之后,一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自外传来,两道人影,推门而入。

“呵呵,这位便是筑基灵液的主人吗?先生应该第一次来乌坦城吧?”香风袭来,酥麻娇腻的轻笑声,忽然的在萧炎耳边响起,让得他心尖略微颤了颤。

心头骂了一声妖精,萧炎将脸深入斗篷之中,目光微移向站在身旁的那红裙女人。

近距离的接触,萧炎再一次领略了这女人的成熟妩媚,巧笑焉熙的俏脸之上,一双水吟吟的狭长美眸,似乎无时无刻的在对男人释放着**,目光不着痕迹的移过那修长优雅的玉颈,却是差点被那深陷的乳白沟壑给吸了进去,水蛇般的柳腰,摇曳之间,**天成,让人恨不得有种将之强行按在地上鞭挞的冲动。

脸皮略微有些火辣,不过还好,有着斗篷的遮掩,那雅妃也是看不清,当下强行压住心中的旖念,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而与此同时,药老的声音,也是干涩的传出:“拍卖成功了?把钱交给我吧,我还有事!”

似乎是有些诧异黑袍下主人的年龄,雅妃玉手掩着红唇轻声笑了笑,胸前的一对丰满划起惊心动魄的弧度,轻笑了会,雅妃这才笑吟吟的道:“烦请老先生再等等,一些手续,还在办理之中。”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不再开口,将目光从这女人身上移开,然后保持着沉默。

望着面前这全身包裹在斗篷黑袍中的人影,雅妃黛眉轻轻皱了皱,看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在这位神秘人面前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当下无奈的撇了撇红润小嘴,目光隐晦的从神秘人身上扫寻而过,想要从一些细小之所分辩出后者的身份。

扫视完毕,雅妃心头有些失望,目光与一旁的谷尼大师触碰了一下,贝齿轻咬着红唇,声音温柔的轻声询问:“老先生,雅妃很少见到没有佩戴徽章的炼药师,不知道老先生尊姓?”

“怎么?女娃娃,来这地方,还得自报身份不成?”黑袍下,药老淡淡的道。

“呵呵,雅妃只是好奇而已,老先生若是不想说,雅妃自然不敢强问。”雅妃咯咯笑道。

眼睛透过斗篷的边缘,望着身旁的那对掩在紧身红裙中的雪白小脚,萧炎有些无奈,这雅妃能够成为米特尔拍卖场的首席拍卖师,自然不会是省油的灯,都说红颜祸水,乌坦城内窥视她美貌之人不知何几,可到今天,却从没听说过谁真的达成过目的,虽说这其中不乏有特米尔拍卖场为后台的缘故,不过谁也不敢认为,这女人只是个拥有美貌的花瓶。

与这么一位精明的女人同在一起,萧炎几乎是有些如履薄冰,他可怕这精细如发的女人会发现些什么,不过还好,有着药老出声抵抗,这不知道来头的老狐狸,可不会受旁边这只妖精的半点**。

在药老有些冷淡的回话间,雅妃一直未能套出半点有用的话来,到得最后,这女人也只得放弃了念头,笑吟吟的取出一张贴身水晶卡,卡上绘有特米尔家族的族徽、

“老先生,这是特米尔拍卖会的贵宾卡,只要先生持有卡片到特米尔家族的任何一家拍卖场,都将会受到贵宾待遇,同时,拍卖所需要缴纳的税率,也将会从百分之五,降成百分之二。”

闻言,萧炎挑了挑眉头,相比与前面的一大通废话,他更喜欢这实质性的东西,当下略微沉吟,便是伸手接过了水晶卡片。

望着那伸出黑袍的修长白皙手掌,雅妃眸中掠过一抹诧异,明明声音苍老干涩,可却拥有一双宛如少年般的干净手掌,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此时,一名侍女从外跑进,将一张绿色卡片恭敬的递给了雅妃。

“老先生,筑基灵液拍卖出了四万金币的价格,扣去百分之二的税金,所余,全在此处。”雅妃微笑着将绿色卡片转递了过来。

接过绿色卡片,萧炎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以后修炼的资本,可都在这里啊,这些钱,足以让自己安心修炼到斗者级别吧…

既然钱已到手,萧炎也不想再停留,对着雅妃随意的摆了摆手,苍老的声音淡淡的道:“我可以走了吧?”

“呵呵,当然,老先生日后若是还需要拍卖什么丹药,可得关照特米尔拍卖场哦。”雅妃嫣然笑道。

“嗯。”随意的应了一声,萧炎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行出了这要人命的房间。

望着萧炎消失的背影,雅妃俏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黛眉轻蹙,走到桌旁,有些慵懒的靠在椅上,曲线毕露。

“谷尼叔叔,他真是炼药师?”略微沉默了一会,雅妃轻声问道。

“嗯,而且炼药术只会比我强,至少,那二品的筑基灵液,我是炼制不出来。”谷尼对着雅妃恭了恭声,叹息道。

“有药方都不行?”眼眸微眯,雅妃红润的小嘴微翘,似是随意的道。

听着雅妃这话,谷尼脸色一惊,急忙道:“药方是每个炼药师的命啊,小姐可千万不要去打他的主意,随意惹恼一位不知等级的炼药师,即使是特米尔家族,也难以承受怒火,几十年前,当时闻名加玛帝国的切克家族就是因为想动丹王古河药方的主意,最后愣是被人家请动四位斗王强者,将家族毁个干干净净,这事闹到最后,就是连加玛帝国皇室,也不敢多加干涉!”

“虽说现在我们家族的势力已经远超当时的切克家族,不过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一些神秘炼药师为好,要知道,炼药师根本就是个毒蜂窝,只要你一捅,他立马能找来数不尽的朋友,而且也有很多强者,非常乐意让一名炼药师欠他们一个人情。”

望着有些惊慌的谷尼,雅妃无奈的揉了揉光洁的额头,苦笑道:“谷尼叔叔,你说什么呢,我哪有打他的主意,你还真当雅妃这几年的历练白过了么。”

“我这不是提醒你么。”听着雅妃的话,谷尼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可真怕这妮子做出什么傻事来。

撇了撇小嘴,雅妃玉手托着香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炼药师,还真是一群恐怖的人呢,可为什么自己就没这项天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