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回 苦修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有些鬼鬼祟祟的溜进自己的房间,萧炎快速的关上房门,然后飞快的窜进房间的角落,最后从怀中掏出一大堆的药草以及几颗魔晶,小心翼翼的摆放进柜子之中,深嗅了嗅满手的药材气味,嘿嘿笑着松了一口气。

为了能够潜心修炼,此次萧炎足足购买了八个月的药材量,看这模样,他今年剩下的日子,是打算在苦修中度过了。

亲昵的拍了拍柜子,萧炎嘴角一裂,慵懒的行到床榻边,一头软了下去,大半天的奔波,可着实让他有些疲惫了。

“炎儿,在吗?”有些迷糊间,敲门声忽然传了进来。

睁了睁迷糊的眼睛,萧炎赶忙跳下床,然后打开房门,望着站在门外的萧战,捎了捎头,讪笑着问道:“父亲,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你这小家伙,可躲了我两个月了。”硕大的手掌亲昵的揉了揉萧炎的脑袋,萧战笑斥道。

望着萧战那温醇的笑容,萧炎心头有些感动,抽了下有点发酸的鼻子,却是不知说些什么。

“还在为那事自责呢?呵呵,她看不上我儿子,是她的损失,有什么好伤心的,大男人的,何必做这幅小女儿姿态,我知道,我萧战的儿子,绝不是废物!”萧战豪迈的道。

“呵呵,父亲,三年后,炎儿会亲自去云岚宗。”笑了笑,萧炎轻声道。

萧战笑容略微收敛,眼睛紧盯着萧炎,有些迟疑的道:“父亲倒没什么,你…真打算去?父亲不是说你比不上纳兰嫣然,可云岚宗的实力…”

萧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有些倔强的线条:“父亲,有些事,躲不了,是男人,就得承担。”

“呵呵,这性子,倒是和我很像,两位哥哥知道你能这么想,恐怕也很高兴。”对于萧炎的执着,萧战欣慰的笑了笑,轻叹了一声,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好,父亲就等着我儿子给我赚脸的时候!我要纳兰肃那老混蛋哪天带着聘礼求我收回当初的那纸休证!”

萧炎点头,失笑。

“喏,给你,就当是父亲给你的赞助!”从怀中掏出一支萧炎极为熟悉的白玉瓶,萧战将之递了过来。

望着这转了几圈,又回到自己手上的筑基灵液,萧炎心头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的面上,却是保持着疑惑的表情:“父亲,这是?”

“筑基灵液,能够加快斗之气的修炼速度,今天拍买到的。”萧战裂嘴笑道。

“费了不少钱吧?”接过白玉瓶,萧炎心头有着暖流淌过。

“四万金币,不过只要对你有用,也算物超所值了。”萧战不在意的笑道。

“您花四万金币给我买了这筑基灵液,大长老他们,恐怕又得以此为借口生事了。”萧炎苦笑道。

“嘁,我才是这一族之长,他们也顶多动动嘴皮子罢了。”萧战冷哼道。

“父亲,谢谢您了,一年后的成人仪式上,我会让他们恬噪的嘴全部闭上的。”萧炎抿了抿嘴,轻笑道。

“好,我等着我儿子再次蜕变的那一刻!”虽然不知道萧炎哪里来的信心,不过萧战对自己儿子这幅信心十足的模样倒是极为欢喜,当下大笑道。

“好了,也不妨碍你休息了,有事就来找父亲,自家人,有什么好丢脸的。”摆了摆手,萧战转身便是大踏步的对着前院行去。

“妈的,还得去应付那几个老不死的,不就是花了四万金币嘛,一个个急得跟吃了你们棺材本一样。”隐隐约约的,萧战的嘀咕骂声,在黑暗中飘飘传出。

望着消失在黑暗中的萧战,萧炎摸了摸鼻子,微笑着低声道:“放心吧,父亲,我会用现实,让那些家伙住嘴的,三年前,我能让他们仰望,三年后,我依然能!”

伫在门口半晌后,萧炎收好手中的白玉瓶,斜瞥着墙角处,戏谑道:“妮子,偷听人说话,很好玩吧?”

“萧炎哥哥,感觉很敏锐嘛…”墙角处,紫裙少女翩翩闪出,微偏着小脑袋,美丽的小脸之上,笑意吟吟。

望着一脸俏皮的少女,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

“萧炎哥哥下午去哪了?”莲步轻移,薰儿走上前来,笑问道。

“随便出去逛了逛。”

“是么?”秋水眸子上下打量,薰儿忽然上前一步,微微弯着身子,俏鼻轻皱了皱:“有女人的香味耶。”

“咳,别闹,哪有什么女人味道。”稚嫩的脸庞微微一红,好在天黑,少女也是看不太清。

“嘻嘻。”似乎挺喜欢萧炎的窘境,薰儿一阵银铃般的娇笑,片刻后,止住了笑声,略微沉默,柔声道:“刚才萧叔叔的话,我也听见了,我相信萧炎哥哥,嗯…如果日后真要上云岚宗,薰儿可以帮忙喔…”

闻言,萧炎眨了眨眼睛,双眼紧紧的盯着少女俏美的小脸。

在萧炎这毫不收敛的目光下,薰儿清雅的小脸缓缓的浮上一抹娇羞的酡红,低声嗔怪道:“萧炎哥哥,你看什么呢…”

“嘿嘿,薰儿也会脸红,真是少见。”片刻后,萧炎忽然笑道。

薰儿白了萧炎一眼,心头嘀咕道:“也就你会这么盯着人家看。”

“好了,好了,对萧炎哥哥有点信心嘛,云岚宗虽然强大,可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那云韵能娇惯出纳兰嫣然那种女人,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萧炎笑着揉了揉少女的青丝,笑道。

“好了,天晚了,回去休息吧。”

望着挥手的萧炎,薰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点头,然后在他的目送中,缓缓行进了黑暗。

转过一处走廊,房间中忽然传来萧战和几位长老的争吵声,而争吵的目的,正好是那四万金币的去处。

脚步一顿,薰儿浅浅的柳眉微皱,轻叹了一口气,修长的玉指一夹,一张紫金卡出现在指间。

指尖在紫金卡之上轻轻一弹,金卡化为一抹金光射进了争吵不休的房间之中。

随意的瞥了一眼忽然安静下来的房间,薰儿淡淡的道:“那筑基灵液的钱,当是我出的吧,卡中有十万金币,几位长老不必为难萧叔叔。”

房间之中,一片寂静,片刻后,方才传出三位长老苦笑的应是声。

“八极崩!”

山巅小树林之间,清冷的喝声,猛然响起。

一道敏捷的影子在林间灵活跳跃,树林间密布的荆刺,并未给他带来丝毫的阻碍。

下一霎,影子突兀的在一株足有半公分粗壮的大树面前停下了身子,双脚一错,身子半斜,手肘猛的反轰在了大树之上。

“砰!”一声闷响,木屑四溅,蜘蛛般的裂缝,沿着肘击之处,扩散蔓延。

“嘎吱…”被一肘轰出了大半个空洞的大树,发出嘎吱的摇晃之声,片刻之后,终于是无力的轰然倒地。

在大树倒下的时候,那道宛如灵猴般矫健的影子抢先一步退开了身形,然后轻飘飘的落在一块青色巨石之上。

望着自己所取得的成果,萧炎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三个月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成功用出八极崩这种玄阶高级的斗技,而这所谓能与地阶斗技相媲美的八极崩也的确没有辜负萧炎的期待,仅仅是第六段斗之气,所发挥出来的破坏力,便足以比上八段斗之气!

……

初阶斗之气越到后面,升级速度越是缓慢,自从上次购买齐全药物之后,萧炎已经闭门苦修三个月,在第三个月的最后几天,萧炎这才在偶然间,从五段斗之气,跳到了第六段…

三个月提升了一段斗之气,虽然这速度比起前面两个月似乎慢了许多,不过,萧炎却是十分满足,想当年,他可是足足修炼了大半年,才从五段斗之气,到达第六段,如今这速度,已经很是恐怖了。

……

发出了一记八极崩,萧炎浑身也是犹如被忽然挤干了水的海绵一般,酸麻的痛感,不断的侵蚀着神经,手臂上的青筋,抽筋般的轻微跳动着,那是用力过度的征兆。

舔了舔嘴,萧炎艰难的微偏过头,望着自己的右手手肘处,那里,已经一片通红…

“嘶…”嘴角一裂,萧炎吸了一口凉气,苦笑着嘀咕道:“难怪要经历那么严酷的挨打训练,不然,这一击用出来,断的不是树,而是我的手臂吧,这八极崩,简直是在比谁的**更硬。”

全身乏力的躺在冰凉的巨石上,萧炎略微急促的呼吸,也是缓缓的平稳了下来,不过身体中的酸麻感觉,让得他再不想动一根指头。

以萧炎此时的第六段斗之气,顶多只能够使用出一记八极崩,而使用过后,他便会完全脱力,直到体力回复为止。

萧炎仰着头,微眯着眼睛,懒懒的望着蔚蓝天空上飘荡的云朵,轻风拂过,吹起一缕黑色头发拍打在额头之上。

身体深处,吸收了好几个月的筑基灵液,也是在此刻从体内各处角落,悄悄的渗透而出,不着痕迹的修复着疲惫的肌肉与细胞,使得它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给主人带去力量。

“老师,我还需要多久才能晋入第七段?”微闭着眼眸,萧炎忽然出口低声道。

只要晋入了第七段,那么他便具备了进入斗气阁找寻功法的资格,虽然现在的他已经看不上萧家的那些斗气功法,不过自己却必须具备这资格,因为这关系到自己父亲的颜面。

一阵清风刮过,药老透明的身形,出现在了巨石之旁。

目光中带着笑意的盯着少年,药老先是打量了一下地上断裂的大树,微微点头,略微沉吟,笑道:“你的修炼速度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我以为即使有着灵液的帮助,你也需要一年才能进入第七段…或许是因为以前压抑得太过剧烈了吧,现在反弹起来,你也更加的疯狂,照这进度,两月之内,一定能进入第七段斗之气。”

闻言,萧炎唇边扬起了淡淡的弧度,他很想知道,那些在过去三年中对自己万般嘲讽的族人,当看见自己展现实力的时候,会是何种表情?自己当日在大厅中对纳兰嫣然所说的话,又何尝不是在对他们所说?

“我萧炎三年前能创造奇迹,三年后,我依然能!”目光微微闪烁,萧炎想起半年之前,那在大厅各种不屑嘲讽的目光中,少年那有些孤单的背影,倔强而执着!

“纳兰嫣然,我正在一步步的朝你爬过去,你静心等待吧,三年之后,我们,云岚宗见!”

嘴角忽然的挑起一抹桀骜,少年猛的跳起身子,仰头对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大吼咆哮。

望着那大吼的少年,药老微微一笑,并未阻拦,人,需要压力才会成熟,现在的萧炎,天赋够了,需要的,是一种鞭策的压力!纳兰嫣然的出现,为他竖立了最好的压力。

“拿她当做你的试炼石吧,强者的路,你还有很长的距离!”

“走,回家修炼!”

吼了几嗓子,萧炎小脸上的笑意更是开心了几分,跳下巨石,对着药老一招手,朗笑着对着山脚冲去。

《番外:逝去的悲凉》

龙羽一个人在花园里走,心中苦涩说不出来,当看到别人的母亲牵着自己孩子的手,心里就一阵的刺痛,记得母亲临死前给我唱一段歌,当听的这段歌,就好像母亲就在我的身边一样。。。。。。。。。

《心灵的咏唱》

无论时光,如何荏苒。

今昔如一,皆在此地。

我们的星辰 挂如夜空。

此时此刻 熠熠闪耀。

期待却止步不前

日子又反复屡屡

散落而下 悔恨交加

眼前 淡暗朦胧

憧憬的梦想,改变的瞬间

我们站在星星降落的丘陵上

伸出了双手

无论时光,如何荏苒。

今昔如一,皆在此地。

勇往直前 直到梦想实现为止

那一天的光芒

此时此刻,深印于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