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回 辱人者,人恒辱之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时间如水,总在不经意间,悄悄的从指缝溜过。

炎热的夏季已经被凉爽的秋天所取代,绿意葱郁的枝头,也是开始掺杂上了点点枯黄。

大半年的苦修,让得少年清秀的稚嫩脸庞上多出了一抹坚毅,紧紧抿在一起的嘴唇,透着几分倔强,那身如同女子般白皙的皮肤,在几个月中的挨打培训中,已经略微偏黄,看似并不如何强健的小身板,却是蕴含着如同猎豹一般的凶猛爆发力。

不管从何种角度上来看,少年,似乎正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进行着蜕变,当这种蜕变完成之后,会让任何人感到震撼!

在少年那极为流畅的呼吸间,一丝丝掺杂着点点青色的气流,缓缓的从木盆之中渗发而出,最后顺着少年的呼吸,灌进了其体内。

……

“今天一定能突破到第七段斗之气!”

正在修炼间,萧炎心头忽然冒出一个信心十足的念头来,念头来得有些毫无缘由,可却是犹如水到渠成一般,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他心中。

在前一个月中,萧炎曾好几次冲击第七段斗之气,不过无一例外,最后都是以失败而收场。

或许是因为今日的修炼为那即将满溢的水盆添加了最后一滴水的缘故吧,那股让得萧炎期盼已久的灵光念头,便如此突兀的出现了。

突如其来的念头让得萧炎的手印颤了颤,差点一个把握不住的从修炼状态中退出去,不过好在萧炎定力不错,强行压抑住了心头的那抹激动,屏气凝神,努力的将自己的心境,安抚而下。

呼吸缓缓平稳,萧炎开始贪婪的吸取着外界能量,以备冲击第七段之需。

木盆之中,青色水液微微波荡,异彩闪烁,一丝丝温和的能量气流,从水液之中散发而出,争先恐后的钻进萧炎的体内。

淡青色的气流越涌越多,只是片刻时间,不仅将萧炎的身体完全的遮掩了其中,就连那硕大的木盆,也只是若隐若现,远远看去,颇为奇异。

在萧炎这般无止境的索取之下,盆中青色水液的颜色,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着。

因为能量大量涌入的缘故,萧炎的小脸略微有些潮红,而且隐隐的有着淡青光芒透发而出。

冲击第七段斗之气的萧炎,无疑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磁铁,不仅周围空间中的斗之气在被其迅速吸扯,就连木盆中的淡青液体,也是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细小的水漩。

初阶九段斗之气,一至三段为低级,四至六段为中级,七至九段为高级。

第七段斗之气,可以说是初阶斗之气的分水岭,只要踏足了第七段,那么便是进入了初阶的高级地步,到得此时,其体内所储存的斗之气,将会是第六段斗之气的几倍之多,所以,第七段斗之气,一般也被认为是成为斗者的第一把钥匙,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伴随着青色气流的急速涌出,木盆之中,青色液体的颜色越来越淡,终于,在某一刻,青色液体,再次变成了一盆清澈见底的透明清水。

没有了筑基灵液的能量支持,萧炎脸庞上的淡青色也是缓缓黯淡了下来,现在的他,只能从周身空气中,吸取微薄的斗之气来维持冲击之用。

吸收空气中的斗之气虽然也能支撑萧炎完成冲击,不过,这需要的时间,不仅更长,而且到时候就算突破了,其体内的斗之气,也需要温养一月之久,才能回复到充盈的地步。

在灵液药力消失的霎那,萧炎手指上的黑色戒指光芒微闪,一滴翡翠颜色的极品筑基灵液,再次投射进了木盆之中,顿时,透明的清水,又是化为深青之色。

有了一滴新鲜灵液的支持,萧炎精神为之一振,在心中对着药老感谢了一声之后,双手保持着印结的同时,心神控制着呼吸,疯狂的吸收着那扑面而来的浓郁能量。

毫无止境的索取在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后,终于开始逐渐缓了下来,而此时,深青色的水液,已经又变淡了几分。

当最后一缕温和能量顺着呼吸钻进了体内,萧炎的身子,略微沉寂,旋即猛的一阵剧烈颤抖,小腹微微收缩,萧炎眼眸骤然睁开,漆黑的眼瞳中,青白两色光芒急速掠过,嘴巴微微张大,一口有些浑浊的气体,被吐了出来…

浑浊气体一离体,萧炎的小脸,顿时精神了几分。

睁开眼睛愣了半晌,萧炎这才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清脆的骨头声响,手掌微微握了握,一股充实的力量之感,让得萧炎嘴角挑起了一抹喜悦。

“终于第七段了啊…灵力也开始实体化了啊”

微闭上眼睛,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那充盈的斗之气,萧炎低笑着喃喃道。

选择背景颜色:选择字体颜色:字体滚屏F11全屏第二十八章 强化“吸掌” 作者:admin1 点击: 6231次 躺在木盆内,身子侵在冰凉的灵液之中,萧炎有些沉醉于体内的那股充实的力量之感,按照寻常的突破模式,一般在到达第七段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温养期,而有着筑基灵液相助的萧炎,却是直接跳过了这时期,到达了充盈阶段。

在木盆中静坐了一会,待得欣喜的心情逐渐平复之后,萧炎这才慢吞吞的站起身来,**的身子沾着淡青的水珠,在阳光的反射下,炫耀着异彩。

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体内的骨骼,犹如重生一般,响起一阵清脆的霹雳啪啦之声。

随意的扭了扭头,萧炎右手对着床榻之上一招,吸力喷射而出,顿时将衣物卷入了掌心之中。

“不错,斗之气果然充沛了不少,凭现在所造出的吸力,应该能镊动一个人的体重了吧?”穿好衣物,萧炎眉头微皱,喃喃道:“可惜,这“吸掌”,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攻击力,那种所谓的强行抽取对手体内血液,也只能对付远比自己等级低的人,对上同等级或者高级的对手,却是有些鞭长莫及了…”

想到此处,萧炎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这可算是他的第一项斗技啊。

抿了抿嘴,萧炎刚欲踏出木盆,心头忽然一动。

眼瞳略微散发着莫名的亮光,萧炎右掌缓缓的曲卷,双眼紧紧的盯着自己的手掌,片刻后,手掌隔着半尺距离,对准了一只花瓶。

舔了舔嘴唇,萧炎体内的斗之气没有经历任何特定的脉络,就这般直挺挺的从掌心中喷发而出…

斗气外放,至少需要大斗师级别,才能勉强做到,所以,萧炎的此次举动,除了造出一阵不大不小的轻风之外,并未有其他的半点效果。

轻风从掌心中喷出,将那只花瓶吹得剧烈的摇晃了几下,差点便是摔落下桌子…

斗气未外放,萧炎不仅未失望,反而一脸欣喜,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快速的后退了几米,右掌再次对准花瓶。

“吸掌!”一声轻喝,强大的吸力顿时将花瓶扯得急速飞向萧炎。

就在花瓶即将到达萧炎面前三尺之时,萧炎手心中的吸力骤然一收,体内斗之气全部从掌心处喷出,顿时,一股强烈的风压,狠狠的吹在了那急速飞来的花瓶之上。

“砰!”

两股方向截然相反的力量,在半空中相遇,而作为相遇中心的花瓶,却是轰然一声,化成细小碎片,暴射而出。

望着自己这掌所取得的效果,萧炎小脸上,满是惊喜,吸力与反推力的对碰,所造成的破坏力,远超他的意料。

虽然体内充盈的斗之气在先前制造的反推力中已经被消耗殆尽,不过萧炎却是极为兴奋,那股反推力,他只是运用最低级的运功方式将之发挥而出,这种方式不仅耗力最大,而且所取得的效果也是小得可怜,而如果他能有一种类似吸掌这种专门发挥吸力的反推力斗技,那么再两相配合,他敢肯定,所取得的效果,将会极为凶悍!

“小家伙,不错…竟然能想到用这招来强化“吸掌”。”手指上的戒指光芒微闪,药老飘荡而出,望着房间内的碎片,微微点头,赞声道。

萧炎嘿嘿一笑,眼珠子在药老身上咕噜的转着,一脸的讨好之意。

“如果有一种专门发挥反推力量的斗技,再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那么你这玄阶低级的吸掌,在攻击力之上,恐怕就能堪比玄阶中级或者高级的斗技了…”似是没有看见萧炎的脸色,药老自顾自的说道。

“老师,你也知道这种类似辅助斗技的罕见,我能得到这吸掌,还是靠得运气,现在你又让我去哪找一种能与吸掌相配合的辅助斗技啊?”萧炎捎着头,似是有些无奈的道。

“别做出你那副无辜的模样了,你不就是想从我这里打主意嘛。”白了萧炎一眼,药老撇嘴道。

“你这想法以前也不是没人想到过,可这两种斗技都是类似鸡肋的辅助斗技,很难寻见,所以,倒很少有人真的凑齐过。”

“老师也没有?”闻言,萧炎小脸顿时拉了下来,郁闷不已,没有专门发挥反推力的斗技,光靠自己用斗气催发,无疑是种得不偿失的举动。

瞧着萧炎颓丧的模样,药老好笑的摇了摇头,手指揉着额头,沉吟道:“以前有人求我炼药,我似乎收过这种斗技,当时要不是手中正好有一颗闲置的丹药,我也不会和那人交易,这事太久了,要不是今天被你提醒了一下,我恐怕真要搞忘记了。”

“好了…找到了。”手指移开额头,然后在萧炎欣喜若狂的目光中,轻点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被点中额头,萧炎脑袋略微一涨,大量的信息灌入其中,好半晌之后,方才逐渐清晰过来。

“吹火掌:玄阶低级,可造出强大风压!”

简简单单的说明以及老土的名字,让得这玄阶低级四个字显得极为寒碜。

“这东西的创始人是个铁匠,打了一辈子铁,因为炉火的需要,结果莫名其妙的创造出了这吹火的斗技…”望着小脸有些僵硬的萧炎,药老戏谑的笑道。

翻了翻白眼,萧炎有些佩服那铁匠的能耐,创造斗技可不是打铁胚那么容易。

吹火掌并不难学,在药老的指点下,萧炎用了两个小时,便是初步的掌握了其诀窍所在。

站在房间之中,萧炎跃跃欲试的望着房中唯一的花瓶,深吸了一口气,手掌一卷,吸力狂放:“吸掌!”

顺着强猛的吸力,花瓶直接对着萧炎疾飞而去。

双眼紧紧的盯着飞来的花瓶,萧炎右手急忙撤去吸掌,然后体内的斗之气,顺着吹火掌的脉络运行。

“吹火掌!”

就在花瓶即将砸到脑袋上之时,强横的风压,猛的自萧炎掌心中狂掠而出,顿时,房间中,灰土弥漫。

又是一声清脆的闷响声,此次的花瓶,竟然直接被两股相反的力量,轰成了漫天碎末。

“好…”

满身白色粉末的窜出灰尘区,望着所取得的效果,萧炎眼睛发光,只要自己能够将两种斗技转换得炉火纯青,那绝对足以让任何准备不足的人吃大亏。

拍去身上的白屑,萧炎心头知道,在最后的这三个月中,自己又多出了一项训练任务。

三月之后,便是自己的成人仪式了…

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说完身上发出了比极冰还冷的气息

“嘿嘿,或许很多人,都在期盼着我继续出丑吧?”狼藉的房屋之中,少年轻声冷笑。

三月时间,眨眼便是匆匆过去大半,而距离萧炎的成人仪式,也仅有一月距离。

整洁的小屋中,萧炎双眼愣愣的望着木盆中的青色水液,这已经是最后的筑基灵液了,斗之气越到后面几段,越是难以修炼,自从上次突破到第七段之后,萧炎体内的斗之气已经沉寂接近两个月了,两月中,不管他如何修炼,那种突破的感觉,却始终未能出现。

傻子一般的盯着木盆好半晌,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嘀咕道:“不知道依靠这最后一滴筑基灵液,能否突破到第八段斗之气?”

缓缓的站直有些酸麻的身子,萧炎出乎意外的没有继续修炼斗之气,反而从衣柜中取出一套得体的黑色衣衫…

在举行成人仪式的前一月,所有人,都需要参加一项预测,预测的作用,自然是剔除那些斗之气不及格的人,斗之气在第七段之上的族人,在成人仪式完毕之后,就能获得进入斗气阁寻找功法的资格,而在第七段之下的族人,却将会丧失这种权利,等成人仪式一过,就将会被分配到家族的各处产业中去,日后若非表现杰出或者在修炼速度赶上其他优秀族人,否则很难再次成为内部家族…

刚刚换好衣物,门口处,却是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萧炎哥哥,在吗?”

听着少女清脆的声音,萧炎眉尖挑了挑,扣好衣服,双手抓起木盆,将之藏到隐蔽角落之后,这才慢悠悠的行至房门旁,将之一把拉了开来。

房门被打开,温暖的阳光顿时扑洒而进,照在那一身黑衫的少年身上,看上去分外精神。

房门外,少女亭亭玉立,清爽的淡绿衣饰将那初具规模的娇躯完美衬托,衣衫遮掩的小胸脯,虽然有些青涩,不过却依然骄傲的释放着青春的**,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之上,随意的束着一条紫色衣带,微风拂过,紫带飘扬……

望着门外这娇美的少女,萧炎愣了好片刻,方才缓缓回过神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薰儿,啧啧的称奇:“大清早的,我还以为是哪里的女神降临了呢,细看看,原来是我家薰儿啊。”

听着萧炎这略带几分戏谑的赞美笑语,薰儿水灵的大眼睛眨了眨,只是矜持的抿着小嘴微微一笑,不过,那双悄悄弯成美丽月牙的柳眉,却是道出了少女心头的喜悦。

秋水眸子带着几分欣喜,薰儿也是轻扬着精致的下巴,打量着开门而出的少年。

接近一年的苦修,让得萧炎脱了几分稚气,清秀的小脸,多出了几分莫名的韵味,长时间的**训练,也使得萧炎的身板结实而健壮,一件黑衫套在身上,整个人看上去,倒也算得上是个俊秀的少年。

走出房间,反手关上房门,望着眼睛盯着自己眨也不眨的薰儿,萧炎有些愕然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疑惑的问道:“没什么不对的吧?”

俏美的小脸微微一红,薰儿赶忙移开了目光,抿嘴微笑道:“走吧,萧炎哥哥,今天可是预测的日子哦,你准备好了没?”

眼眸微眯,萧炎耸了耸肩,嘴角挑起一抹若隐若现的桀骜,平探的手掌缓缓握拢,淡笑道:“废物的名头,从今天开始,就还给那些赋予给我的人吧!”

望着信心十足的萧炎,薰儿偏着小脑袋,轻笑道:“我相信萧炎哥哥!”

“你当然相信,你恐怕又已经看透我的实力了吧?”萧炎白了她一眼,撇嘴无奈的道。

望着似乎有些郁闷的萧炎,薰儿莞尔,微微点了点头,可爱的摊了摊手,笑道:“第三段到第七段斗之气,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萧炎哥哥的修炼天赋,即使是薰儿,也是望尘莫及啊…”

“走吧,妮子!”

萧炎摸了摸鼻子,手掌亲昵的拍了拍薰儿的脑袋,然后一挥手,对着家族后面的训练场大步行去。

望着少年那与以前的落寞黯然截然不同的背影,薰儿欣慰一笑,低声呢喃道:“萧炎哥哥,薰儿早就说过呢,你会寻回属于自己的尊严与荣耀…”

……

巨大的青石训练场,足足百多米少年少女伫立其中,阵阵喧哗声,冲天而起。

在训练场中,立着巨大的测验黑石碑,这种测验碑,也只有一些有实力的家族才有资格配备,价值不菲,黑石碑之旁,依旧是一年前的那位冷漠的测试员。

训练场左边的高台上,坐立着家族中的一些内部人士,在中央地带,是族长萧战和三位长老。

场内,那些即将等待着被审判的少年少女们,正忐忑站立,一些平时表现优秀的,脸上倒并未有多少紧张,而一些天赋一般或者低下的,则是一脸彷徨与忐忑。

萧战沉着脸望着满场脸色各异的族人,心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炎儿,你能过得了这一关么?

“族长,时间已经快到了,萧炎怎还未到?”萧战身旁,二长老皱眉问道。

萧战斜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时间还未到,急什么?二长老怎连这点定力都没?”

被萧战噎了一口,二长老脸色略微有些难看,阴测测的冷哼道:“就算你给他拍买了筑基灵液,那也不可能让他在一年内到达第七段斗之气!你别期待什么奇迹发生了。”

闻言,萧战脸庞一怒,他现在也正烦躁着呢,这家伙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当他打算回斥之时,场中却是略微骚乱了起来。

目光一转,远处广场尽头的小路之上,两道影子,正缓缓而来,从容的步伐,似乎并未因为今天的重要日子而有所急促。

微眯着眼睛望着远处黑衫少年脸庞上的淡淡笑容,萧战不知为何,轻舒了一口气……

望着那和薰儿并排行来的萧炎,场中的少年们,脸庞上无一不是流露出许些嫉妒,在这萧家中,能和薰儿走这么近的唯一一人,恐怕便只有这出名的废柴了吧…

广场边缘处,周围簇拥着大群同龄人的萧宁,盯着萧炎的眼瞳中,怒意盎然。

“小混蛋,看你过了今天后,还有什么脸和薰儿在一起。”低骂了一声,萧宁幸灾乐祸的冷笑道。

无视于那一道道充斥着嫉妒与怒火的目光,萧炎领着薰儿,直接行到队伍的最后方,然后互相低声笑谈。

瞧着萧炎这幅轻松惬意的模样,高台上的家族高层人士不由得有些惊异,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今天的测试,将会改变他日后的道路吗?

“嘿嘿,恐怕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吧。”二长老冷笑着低讽道。

本来以为说出这话之后,身旁的萧战又要大发雷霆,可二长老等了半晌,却并未察觉到半点动静,当下不由得有些愕然的望着身旁的萧战。

“二长老,凡事还是等到最后再下结论吧,否则,到头来,只会自己扇自己的脸…”萧战深深的看了一眼场中那垂首闭目的少年,淡淡的道。

嘴角一抽,二长老冷哼道:“希望吧,我也期盼他能给我带来点惊讶。”

“好了,时间到了,都别磨蹭了。”大长老沉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轰。

萧战微微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环顾了一圈安静下来的训练场,凝声喝道:“你们都是家族的新鲜血液,应该知道今天的测验对你们来说有多重要,测验规矩,第七段斗之气以及其上判为合格,反之,则为不合格,不过,按照以往的额外规定,在测验完毕之后,斗之气七段以下的,有权利向七段以上的同伴发出一次挑战,如果挑战胜利,那也能进入合格区域!

“既然大家都已经清楚,那么,测验开始!”

随着萧战的沉喝落下,训练场之上的少年少女们,顿时紧张了起来。

黑石碑之旁,冷漠的测验员踏前一步,从怀中取出名单册,冰冷的声音,让得被叫上名的人浑身发粟。

盘腿坐在干净的青石地板之上,萧炎平静的望着那些因为斗之气不及格而黯然哭丧的同龄人,淡漠的撇了撇嘴,心头并未因此而有什么怜悯,这些喜欢嘲笑比自己更低级的人,并不值得同情。

他们在比自己更低级的族人身上寻找快感之时,或许并未想到,自己迟早也会有这一天。

辱人者,人恒辱之。

坐在萧炎的身旁,薰儿小脸清雅,云卷云舒的淡然模样,犹如纤尘不染的一叶青莲,芊手把玩着一缕青丝,只是眼光偶尔扫向旁边低垂眼目的少年,与萧炎相同,她也并没有对那些黯然的少年少女表示过多的关注。

“萧媚!”

测验员的冰冷声音,让得萧炎眉尖轻挑了挑,微垂的眼皮的也是慵懒的抬了起来。

一旁一直关注着萧炎的薰儿,瞧着他这模样,不由得轻皱了皱俏鼻。

“呵呵,当初她可是对我这萧炎哥哥黏得很紧啊…”微眯着眼望着那从容上前的红衣少女,萧炎淡淡的轻笑道。

薰儿眨了眨水灵大眼睛,偏头望着萧炎嘴角那隐隐的嘲讽,微笑道:“我很好奇今天过后,她会用何种态度对萧炎哥哥?”

萧炎微微耸了耸肩,轻声道:“一些东西,被毁了,就是被毁了,不管如何弥补,那也有着刺眼的裂缝,这家族,能让我认同的人,不多,几人而已…”

“薰儿算吗?”红润的小嘴掀起俏皮的弧度,薰儿娇笑着问道。

萧炎笑意温醇,伸出手掌,双指夹着薰儿一缕青丝,缓缓滑下,微笑道:“当然!”

水灵的大眼睛弯成美丽的月牙,薰儿目光微微迷离,那副几乎深入灵魂的画面,又是带着几分暖意,缓缓出现…

小时候半夜摸进自己房间的小男孩,用着那笨拙得让人忍不住有些想发笑的手法温养着自己看似弱小的身体,虽然明知道并未有多大效果,可小男孩却足足坚持了两年时间……

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可爱动人的小酒窝,薰儿略微偏着头,心中轻声笑道:“这家族,能让薰儿真心认同的人,也不多,唯你一人而已…”

远处,望着萧炎对薰儿的亲昵举动,萧宁脸皮一抽,心头的嫉妒火焰,让得他恨不得冲过去对着那张可怜的脸狠狠的踩上几脚。

“斗之力:八段!”

黑石碑之上,强光迸发,端正的硕大字体,悬浮在石碑表面。

“萧媚:斗之力,八段,高级!”望了一眼黑石碑,冷漠的测验员微微点头,沉声公布。

听着测验员的声音,萧媚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小脸上扬上了骄傲,一年时间,从第七段提升至第八段,这种进度,在家族中足以排上前五,如此斐然的成绩,也难怪少女会大感满意。

测验员声音传出之后,便是在训练场中引起一阵骚动,一道道羡慕的目光,直射向萧媚。

“一年提升了一段斗之气,勉强吧…”摸了摸鼻子,萧炎淡淡的评价道。

“嗯。”薰儿把玩着青丝,目光只是随意的扫了扫那被众人犹如公主一般被围绕在中间的萧媚。

经过萧媚这一个之后,后面的十几位,也仅有一人到达了七段斗之气,其他的,都是被淘汰而出。

“萧熏儿!”

测验员冷漠的声音,在这个名字之下,竟然略微带上了点点情感。

全场目光,随音而动,豁然转移到那纤尘不染的俏美少女身上。

“萧炎哥哥,待会可不要吃惊喔…”站直身子,薰儿俯身对着萧炎俏皮的笑道。

挑了挑眉,萧炎望着少女美丽诱人的背影,喃喃道:“晋入斗者了”

望着那缓缓行上的绿衣少女,训练场上有些寂静,一双双炽热的目光,牢牢的盯着少女,眨也不眨。

高台之上,所有家族高层都是停止了低声交谈,目光汇聚在这颗萧家最璀璨的明珠之上。

萧战以及三位长老,脸庞在凝重之余,也有着一抹好奇,他们同样很想知道,一年的修炼,这位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此时,又走到了何种地步?

……

在场中所有目光的注视之下,少女步伐不急不缓的行至黑石碑前,小手伸出,袖口滑下,露出一截雪白修长的皓腕。

玉手轻轻触着冰凉的黑石碑,薰儿眼眸缓缓闭上,体内斗之力,急速涌动。

随着斗之力的输入,黑石碑在沉寂瞬间之后,强芒猛的乍放…

斗者:一星!

望着黑石碑之上那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训练场中,略微沉寂,旋即大片大片的倒吸凉气的声音犹如抽风版的响了起来,

“萧薰儿,一星斗者!”

有些震撼于那金光灿灿的四个大字,测验员忍不住惊叹的摇了摇头,大声喝道。

“啧啧…十五岁的斗者…真不愧是…”

听着测验员的公布声,高台上的萧战轻吸了一口气,话到最后的时候,却是忽然的模糊了起来。

三位长老微微点头,同样是满脸震撼,虽然这距离当年萧炎十二岁的成就还有一些差距,不过,这种修炼速度,是天才啊。

训练场中,那被众人簇拥的萧媚,也是被黑石碑上那金光灿灿的四个大字刺得有些眼花,目光下移,望着那站立在石碑处的清雅少女,心头不由升起许些颓败,十五岁成为一名一星斗者,这样的耀眼光环,她根本没可能将之超越。

人群最后,萧炎惊叹的咂了咂嘴,没想到这妮子不仅真的在一年之内晋入了斗者,而且还在斗者的级别之上,提升了一星之级,这种修炼速度,简直都可以和使用了筑基灵液的他相提并论了。

石碑下的少女,似乎并不喜被这般关注,无奈的皱了皱秀眉,然后转身回到人群最后,对着那一脸惊叹的萧炎俏皮的翘了翘小嘴。

“别得意了,以你的天赋,有这成绩并没什么让人意外的,如果你在一年内没有进入斗者级别,那我才会感到非常惊奇。”耸了耸肩,萧炎戏谑的道。

闻言,薰儿小脸顿时跨了下来,有些幽怨的白了他一眼。

拉着薰儿再次席地而坐,萧炎下巴托着腮帮子,无聊的望着那继续上前测试的族人。

想在十五岁左右将斗之气修炼至第七段,一般都需要不错的天赋,方才有可能成功,不过好天赋的人不可能到处存在,即使是以萧家的势力,此次达到要求的人,也不过只占十之二三。

随着越来越多人的不合格,训练场上的气氛缓缓有些沉闷起来,那些未通过的族人,都是哭丧着脸,不过,每当有别的新人不合格之时,这些人脸庞之上,却是会隐晦的掠过一抹幸灾乐祸…

盘坐在地板上,萧炎已经懒得再去观看那些测验,上百多人的测试中,也只有一两位和萧媚一样达到了八段斗之气,而至于九段,却是还未有一人出现。

场中未被叫上的人越来越少,到得最后,竟然只剩下了包括萧炎在内的寥寥几人。

身前不远处的最后一名少年也是起身测验,不过半晌之后,却同样是以不合格而黯然退回。

对于最后的十几个名额,其实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这十多名是家族中最垫底的存在,如果不是为了公平起见,恐怕会直接将这十多个名额刷掉也是不一定。

“萧炎!”

黑石碑之下,测验员眼神有些复杂的喊出了这最后一个名额。

“萧炎哥哥,该你了…”娇嫩的小手轻轻的覆上萧炎的手掌,少女轻声道。

微微抬头,萧炎睁开微闭的眼眸,目光在训练场上环视了一圈,那一道道幸灾乐祸的目光,让得他忍不住的轻声冷笑。

缓缓的站起身子,萧炎扭了扭头颅,将视线投向高台上的萧战,微微一笑。

望着自己儿子射来的微笑目光,萧战欣慰的点了点头,一手端起茶杯,轻轻的靠在椅背之上。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大踏步的对着黑石碑行去,眉宇间忽然腾起的那股飞扬神采,让得一些想要出声嘲笑的族人尴尬的住了嘴。

在众人的惊讶目光中萧炎的头发变成了璀璨的金色。

在满场那复杂惊讶的目光注视下,萧炎来到了黑石碑之下。

望着面前的黑衫少年,测验员心中轻叹了一口气,当年,萧炎创造奇迹之时,是他第一个见证,而三年中,天才一步步的陨落,也是他亲眼见证,今日过后,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这应该便是少年最后一次在家族中进行测验了…

所有目光,此刻,全部眨也不眨的死盯在石碑之上,他们也很清楚,这次的测试,或许将会是这位曾经让得整个乌坦城为之惊艳的天才少年最后一次测试。

石碑略微平静,片刻之后,强光乍放!

石碑之上,硕大的金色字体,让得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是在霎那间停止了跳动。

“斗师九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