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强势的天辰月!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天辰月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对方是给脸不要脸啊!只不过一瞬间,天辰月脸上的无奈之色尽皆消散,取代而来的是无边的冷漠,紫眸中还带有一丝杀意,身形不断地凌空而起,前脚一踏,威势瞬间无边的散发出来!

“既然不交出来,那就死吧!”

斗宗强者,斗宗之威!无人敢敌!

纳兰嫣然不禁轻掩红·唇,呆泄的看着凌空而立的天辰月,心里闪过一丝又一丝的震惊!虽然已经猜测过对方很有可能是都总抢着,不过在亲眼看到后,还是感觉到不可置信!毕竟,对方的年龄是和自己差不多一样啊!

要说纳兰嫣然的震惊的话,这些在场的人就是惊呆了!加玛帝国的最强者也不过是加玛皇室的老祖宗加刑天,就是他,也不过是一名斗皇巅·峰的强者,可没有像眼前这名少年一般,踏入了斗宗强者的行列!虽然听说过云岚宗似乎出了一名斗宗强者,不过眼不见不为实,没有亲眼看到过,自己等人毕竟不能够轻易相信!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云岚宗传出来的谣言呢?

墨承则是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名少年了!自己之前可是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身为斗宗,他不可能发现不了,这样就算了,自己居然还要和他相抗衡,真是不自量力啊!

虽然自己的实力算是比较可以的,不过在斗宗强者的眼前,就连屁也不是一个啊!恐怕一只小小的蚂蚁都和自己的价值差不多大!斗宗强者与斗灵强者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那么小!

“大,大人,你真的不是弄错了吧,我们这小,小的墨家,怎么可能会敢来强取大人的人呢,大人真是冤枉我们墨家了!”墨承嚎哭道,完全没有刚才那一副威风八面的样子,现在,他不过是在斗宗强者面前的一只蚂蚁而已!

“哼!”天辰月看到死不悔改的墨承,不禁一声怒喝“墨承,莫不是要我亲自把漠铁佣兵团的人给带来,然后亲自做一个验证不成!”

“这-”墨承略微犹豫,看着天辰月的眼神,除了带有恐惧,不可置信之外,还有一丝怨毒残留在眼角里,天辰月自然能够看的出来。

“墨承,不要说本宗没有给你机会,再给你最后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如果本宗还没有看到那被你挟持的少女青鳞,那今天,就是你,和墨家的祭日!”说完的瞬间,全身紫光一闪,一股蓬勃的气势从那躯体中奔涌而出,狠狠的散发在整个盐城之内!

斗宗强者的愤怒!

虽然天辰月的气势是集中在墨承的身上,不过那不断泄露而出的气势,也让周围的人感到极度的不舒服,那斗气的运行速度比平时慢了几乎是九成,差一点就直接停止斗气的运行了!很难想象,那身处在气势之中的墨承,会有何种痛苦的折磨!

看着用寒冷的目光瞪着自己的天辰月,墨承不禁咬牙苦笑道“大,大人,我这就把那小女孩带来!来人啊,来人啊!快把那小女孩带来!”墨承对着旁边一名艰苦的顶受着天辰月强烈威压的墨家人打了个眼色,随后那人缓缓的走向内院。

看到墨承似乎打算放过青鳞,天辰月浑然收起那能够让加刑天感到畏惧的威压。那周围的平静,仿佛刚才的气势完全是一场幻觉而已。不过,身处在墨承身上的疼痛,却让他不能不把这气势当成是玩笑!

过了不到一会,刚才那一个墨家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过来。这个小女孩正流着眼泪,不断地看着墨承,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怨恨?

天辰月皱了皱眉,他这小女孩的身上可完全感受不到一丝魔兽的气息。按道理来说,就算是半蛇人,身上也会带有蛇类种族的气息,以他龙的血脉来判断,能够很容易的得知对方的身份,不过-这个小女孩--

看着畏惧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孩,天辰月瞬间明白了。转过头来看了看似乎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墨承,天辰月不禁冷笑一声“墨承长老,真是好算计啊,难道你真的以为,本宗没有见过那一名少女不成!”

虽然的确是没有见过,不过这是用于刺激墨承心理的语言而已,看着似乎诡计暴露的墨承,心理不禁直打鼓,糟了!糟了!

而周围的人则是用看好戏和惊奇的眼神看着墨承,在斗宗强者的面前,这个墨承居然还敢玩弄他那小小的诡计!任何计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过是无用的努力!而现在,这墨承居然在斗宗强者十足的威势下,居然还不把那真正被拐走的女孩交出来?!

难道他以为,在斗宗强者的面前,他墨承,还是那个在西北边境叱咤风云的杀手不成!

不过,这倒是墨承的一个十分之好的主意,如果天辰月没有龙之血脉,恐怕这次就要被对方给骗了!有了她,有了她!有了她莫说是斗宗,就算是斗尊强者,他都极有可能会到达!

看着不善的看着自己的天辰月,墨承不禁流了一身的冷汗,带着颤·抖的声音道“大,大人,小的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她,就是我从漠铁佣兵团抢来的小女孩啊!”

天辰月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双眸的瞬间,一股巨大的杀意充斥在了整个墨家“第一,你不该对我不敬,以你的身份,不配!第二,你不该一而二,再而三的欺骗本宗!第三,凭你现在的态度,本宗就能够屠杀你千次!万次!”

随着话毕,天辰月身上再次涌起一股巨大的气势,这气势,远比刚才要强大了不知道多少!现在,就连周围的人也被强行压在地上,不得起身!因为这气势主要在应对在墨承的身上,墨承几乎是全身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到处都是血迹!只因为那一股气势,压迫了他那经脉与肉·体!

“大,大人,我交了,小的真的交了!大人不要杀了我,你杀了我的话,那小女孩也出不来了!”墨承察觉到正在迅速流失的血液,不禁恐惧的急忙道。

天辰月一愣,气势稍稍减缓,虽然不能够像刚才那样直接撕破别人的经脉,不过却仍然把墨承压得气喘呼呼,狰狞的脸庞因为强烈的威势的影响,此时的脸色正无比的苍白,近乎是那种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了!

看到略微减缓气势的天辰月,墨承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粗糙的手掌轻轻摇动,一个按钮出现在了右手的趺坐上。略微犹豫,虽然那个小女孩能够让自己以后有十足的前途,不过当前是性命更为重要啊!想到这里,墨承狠狠的按下按钮,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一丝不舍。

天辰月警惕的看着墨承按完按钮,地面忽然一声轻震,一个漆黑的洞穴出现在了大厅的中心,如果不是天辰月漂浮在半空中,此时他就要掉落下去了!

想到这里,天辰月不禁咽了一口吐沫。虽然这样子并不能够伤害到自己,不过要是任由自己掉下去的话,也够自己吃两壶了!看来下次去别人家寻仇的话,一定要用灵魂之力、探测一下,到底周围有没有什么致命的机关啊!

不过半会时间,一个铁牢笼便从里面缓缓地延伸而上,察觉到铁笼里的气息,天辰月不禁一颤,这里面的人,正是有着一半的人族血脉与一半的兽族血脉,与自己完全一样!

缓缓的从空中漂浮而下,天辰月看着晕倒在里面的少女,不禁一股哀伤与愤怒感涌上心头,这只是一个小女孩啊,这墨家,居然要这么对待他,他们,到底是人吗?难道,就连畜生也比他们好多了吗?

浑身斗气瞬间一动,这小小的铁笼瞬间爆炸开来,那铁屑不断地刮向那些在场的强者。虽然对天辰月此举有点不满,不过他们却不敢表现出来,不敢说出来!强者,就是有这样的特权!

而墨承就没有这样好运了,经历了天辰月的气势后,他早已经筋疲力尽了!在松懈的情况下,那些铁屑不断地扎入墨承的肉·体里,让他不断地发出惨叫声,让在场的女子不断害怕的惊呼起来。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刚才这么阳光的一名少年,在遇上这小女孩后,居然会有如此巨大的感情波动!

天辰月将青鳞抱起,看着那似乎带有泪痕的双眸,他不禁怜惜的轻抚了一下,那被毒打过的伤痕,也在天辰月轻抚输入斗气疗伤的瞬间,不断地恢复过来。

虽然天辰月并不是纯属木属性的辅助强者,不过不仅仅是那体内微弱的木属性能量,还有能够恢复的风属性能量。虽然不如木属性那般恢复力强,不过却有着一定的恢复能力!

察觉到青鳞身上没有伤痕了的天辰月,把冰冷的视线放在了墨承的身上“你,打算怎么死?”

“大,大人,求你放过我吧!”墨承不断哀求道,就连身上的伤势也不管了。

在一旁观看已久的纳兰嫣然强笑道“大人,请看在云岚宗的面子上,或者给我一个面子,放过墨承长老吧!”虽然墨承只是一名斗灵,对云岚宗来说可有可无,不过他的声望可是一般斗灵长老不能够相比较的,能够救一下就救吧!

“哼!”天辰月冷哼一声,对着墨承一指点出,那本就奄奄一息的墨承瞬间晕倒在了主座上,看到有些羞愤的纳兰嫣然,天辰月解释道“我只是把他的斗气给废去了而已,算是给云山一个面子,回去跟那老头说吧!”

纳兰嫣然轻掩着小嘴,云山还在世的事情,可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如果她几天前在云岚宗的话,她就不会这样想了。

看着惊讶的纳兰嫣然,天辰月眼中的冷色瞬间内敛,变为平常那种古井无波的紫色眼眸。摇了摇头,紧抱着怀里的青鳞,天辰月缓缓地踏空而出,在周围强者的注视下-

“这位小兄弟,请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