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巨大的存款!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轻轻的转过头来,天辰月并没有理会罗家老祖离开时所说出的那一句话,虽然天辰月自己是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也不单只是他自己听到来了--

达到斗宗的众人几乎都用怪异的眼神看了看天辰月,没有想到,那罗家老祖对天辰月的评价是如此的搞,简直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不过对于一些对天辰月并不是百分之百信任的人来说,可以说是吃了一颗小小的定心丹。毕竟,就连斗宗资历如此老的罗家老祖也这样评价天辰月,说不定他还真会在中州大放光彩也不一定!

顺着天辰月的眼光望过去,正好落在排在队伍最后方的落魔上,那个除天辰月外,这个队伍现在最强的人!虽然她们并没有亲自看到天辰月与落魔的大战,不过单凭那从谷外传来的阵阵声势浩大的斗气威压,便足以证明,他们的战斗,不是他们可以参加的!

除非到达高阶斗宗,不然进入其内,不是重伤的话,就是死!

虽然两人都是中阶斗宗,不过却拥战出寻常高阶斗宗都不敢轻易踏足的战斗,可见他们的战斗力究竟有多么的强悍。那恐怖的斗气余威,可是令他们现在都牢记在心中。恐怕自己等人到达了与他们同样的境界,都无法与他们进行战斗。他们可都是有那一种能够在关键时刻反转局势的强悍底牌,说不定一招之下,自己等人已经灰飞烟灭了!

而现在,这两个人在次聚集在这里,难道还要继续开打不成?要是这样子的话,这小小的天北城,可是禁不起这两个强悍可比高阶斗宗的强者来战斗啊-

察觉到众人心中的顾忌,天辰月投以放心的眼神。自己本来就没有打算要与落魔再打过一次。即便是在来一次,天辰月相信,赢得,依然会是自己!在四星斗宗的时候便已经依靠底牌将对方打败,而现在自己比落魔还要高出一个星级,难道还会落败不成?

虽然自己极度忌惮对方最后施展的那一招,不过却并非令他不敢去面对。从那一招来看,应该是会极度损耗自身的斗气的,从落寞身上那从四星斗宗顶峰降落到四星斗宗后期的境界就能够看的出来。而且那似乎只是第一式,如果让他施展出了第二式乃至第三式的话,自己还真有可能会落败,但却并不会战死。

而且,天辰月可不认为,落寞能够施展出第二式乃至第三式,毕竟,那消耗的斗气实在是太过巨大,就是第一式,恐怕也需要高阶斗宗的修为,才能够毫无顾忌的使出,依靠的他现在打的状态,恐怕施展出第一招的时候,便已经力竭了。而自己的五轮离火法发,却能够应付,更何况更加高级的四灵天火诀?

要是没有意外的话,洞悉了落魔大概战术的自己,能够在三招之内,便能够取胜!

面对着落魔那万年不变的寒冰脸庞,天辰月丝毫不惧,紫色的眸子带着能够渲染一切的气氛,直直的盯着落魔,而落魔也没有一丝退缩,现在两人的关系,连最基础的中立也不是,但也不是那种生死之敌,最多只能够算是竞争对手罢了。

虽然落魔的心理防线很厚,不过终究没有早已经击败过一次心魔的天辰月那一般。面对天辰月数十秒的凝视后,落魔也只能够尴尬的扭了扭头,毕竟,对于天辰月这个在不久前才击败过自己的对手,他还是挺有一点抵触的。毕竟,自己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而天辰月给予自己的,不单只是失败,还是一次打击!

看到已经显露出下风的落魔,天辰月淡淡的一笑,松开了小医仙的柳腰,缓缓地走到了落魔的面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落魔兄,现在考虑的怎么样?是打算跟着我在这中州卷起一片风浪,还是自己一个人继续那种修行--”

听了天辰月的话,落魔眼中分明闪过一丝挣扎之色。虽然闪过得激起隐晦,不过还是让灵魂感知能力强横的天辰月给捉捕到了。看着似乎有些动摇的落魔,天辰月再次淡笑道“落魔兄,你要知道,虽然你的战斗力极为强横,不过既然你的妻子都保护不了的话,说明你的敌人也极为强大,凭借你现在的实力,真的能够报仇吗?”

“而我,就有这样的能力。我是一名高阶级的炼药师,不但如此,我还拥有着炼药师的圣物异火加上天鼎,你认为,这样的炼药师,前途有多大!而且,我还拥有者寻常炼药师所无法拥有的强悍战斗力。如果这种条件都无法满足你的话,那我也只好离开了-”

叹息一口气,天辰月所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如果在这些条件之下,落魔也不肯答应自己的招揽,那么便让他走吧。虽然他使得老师陷入了沉睡,不过之前那一次战斗也应该已经报复光了,所以现在在天辰月的想法中,落魔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

听到天辰月炼药师的身份,落魔眼中分明闪过一丝精光,随后陷入了沉思。轻轻地摇了摇头,天辰月用一丝灵魂之力凝聚成了一个玉牌,将之丢给了落魔。这种事情并不能够强求,如果落魔不想加入却因为自己而加入了的话,总体的凝聚力会大大的减弱,所以,这种事情还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先想清楚吧。

“想好了的话,就跟随着这灵魂玉佩的踪迹来找我吧!”天辰月转过头来摆了摆手,向小医仙身旁回去,随后招呼着众人,走入了天北城内。而守卫天北城空间虫洞的人自然不敢再行收费。罗家老祖他们可是认识的,那可是一星斗宗的强者。能够让一星斗宗的如此敬畏的强者,最少也是中阶斗宗啊!他们这些小人物,怎么敢惹!

“我们先去找一个药铺买一些药材吧,药材已经没有了,得留一些库存在仓库里才行啊。”天辰月低喃道,随后让众人分路到天北城的各个药材收购药材。有着天辰月纳戒之中那自己的库存加上抢夺而来的众多钱财,少说也有个上亿的身家,分配给几个人,每个人也能够分到个两千万,大量购买药材是完全不成问题的。而且,不单只是天辰月啊,就是各位身上,少说也会带着个几百万,毕竟最低的好歹也是一届斗皇强者啊,就连小医仙,天辰月也给了她两百万备用,毕竟留一些钱财在纳戒之中无论何时都会有一点作用的!

总共分了五个队伍到天北城的东南西北各个市集采集,毕竟所需要的材料实在是太多了,不,是人实在是太多了。虽然这样子天辰月炼起药来很耗费灵魂之力与心力,不过却能够让天辰月的炼药经验再度大幅度的提升。而且,在如此极限炼药下,天辰月的斗气修为也能够有一些进展,这倒也是他所希望的。

而自己所到达的,自然是天北城的中心地带。一般最好的东西都在市中心,而天辰月身上的东西明显是最好的,自然能够交换到一些好东西。如果运气好的话,就连一些不显眼的宝贝也能够捞到。虽然几率不大,不过却并非是没有。

走在街市上,看着周围不断吆喝着的摊位,天辰月依然是若无其事的揽着小医仙的柳腰。想起天水跟着美杜莎女王往北市走去的时候,临行前投来的幽怨目光,天辰月就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寒颤。

恼羞的瞪了天辰月一眼,小医仙低喃道“辰月哥哥,将天水姐姐叫到北市去,真的好吗?”看着天辰月白净的脸庞,小医仙继续道“虽然我知道,你是怕我误会什么,不过天水姐姐应该十分不好受吧,和喜欢的人分开--”

小医仙的声音越说越低,看着脸色略微暗淡一些的小医仙,天辰月弹了弹她的额头,柔声道“仙儿,不用担心的,那些事情,你辰月哥哥会自己解决的,难道你还不相信你辰月哥哥的能力不成?”

轻笑的看着天辰月,小医仙并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报以回笑,天辰月拉起小医仙的玉手,往一间较为巨大的药铺走进去,迎面而来的是满堂的药香味,使得喜欢炼药的天辰月瞬间沉寂在里面,不断的轻吸着那一股股的药香。

“这药铺,可不简单呐!”轻笑一句,天辰月与小医仙缓缓走到了柜台前,看着那略显苍老的面孔,天辰月更是淡淡的一笑,这中州与黑角域和加玛帝国果然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啊,就连看药铺的老者,也是一名斗王,中州的实力,果然并非那些偏僻的地方可比的啊。

看着静静的站立在柜台里的老者,天辰月将一副纸条放在了柜台上,对着老者淡笑道“老人家,给我把里面的药材全部包起来吧,贵店铺有多少,我们就要多少!”

----------------分割线-------------------

每日五求:求鲜花,求月票,求收藏,求满分评价,求打赏!

求鲜花,求票票,有的都扔过来吧,把月砸死好了!

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