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底牌显现!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随着声音刚落,一抹宛若惊鸿的剑芒从天边直射而来,燃烧着的紫色火焰,在剑芒途径的地方留下点点的火影,就像是巨大火浪滔天而来一般,气势显得极为骇人。而那剑芒所过之处,竟是擦破了一条极为细小的空间裂缝,不断的撕碎着从外围往空间涌去的斗气。

看着燃烧着火焰的强横剑芒,流云尊者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有十成几率能够确定,如果任由这强横的一击砍在自己的身上的话,没有七阶魔兽的肉身强度,是绝对会被一剑砍成两段的!

而如果还用之前那并不是全力施展的心态的话,也会被那剑芒给砍成重伤!这倒不是流云尊者实在是对天辰月太过忌惮,而是这攻击还真是那么的强悍。从那剑芒中散发出来的点点威势,就已经蕴含着无穷的巨大能量,如果让流云尊者来估计的话,那么,这个攻击最少会达到斗宗顶峰强者的全力一击!

虽然并不是斗尊强者的全力一击,不过要是真的被那剑芒给击中了的话,那么胜利的天平就要向天辰月那一边倾斜而去了!

真不知道是什么怪物-

轻轻感叹一句,流云尊者翻手为掌,强横的斗气不断的在其手上涌动着,因为空间被封锁,而且天地之间的能量皆是被天辰月吸收而去,所以并不能够得知那斗技的确切等级。不过那散发出来的惊人斗气波动,还是令人感到恐惧。

如果不是一开始自己先叫长老动手的话,那就不会有现在这一种地步了吧-三大长老全部阵亡,离凌镜半残而自己更是受到了创伤。虽然不大,但是却也是稍微的影响了他自己的战斗力。如果这时候有斗尊仇家找上门来的话,那就糟糕了。

虽然想要缓解一下矛盾,不过不单只对方击杀了流云阁的三大斗宗强者,更是挑战了自己的威严。而且自己还已经打伤了对方的左手,使其就算在丹药的帮助下也要半年才能够恢复如初。这样种种的情况下,自己与对方早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不共戴天!

今日之战,必有一死!

不过瞬间,一抹惊人的威压从手掌上传出。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天边袭来的火焰剑芒,流云尊者狠狠一咬牙,席卷着体内浑厚的斗气,向着火焰剑芒一掌拍出。

“流云掌!”

轻喝一声,青色的掌印夹杂着斗尊强者的威势,带着呼啸的风声猛然轰在了巨大的剑芒之上,那两股斗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爆发而出,那庞大的火焰巨浪顿时弥漫在了整个被封锁的空间内,如果不是流云尊者将这片空间封锁了的话,恐怕此时的攻击余波,就连那远在数百里开外的天北城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吧!

那漫天火焰的威力,虽然身在界外的人们并没有亲身感应,不过从那被封锁的空间中泄露出来极为炽热的火焰温度便可以看得出来,里面的温度,现在究竟有多么的炽热!

轻轻的抹了一把汗,流云尊者心有余奎的看着面前那块已经破碎了的青色菱形镜子,不由拍了拍xiong口,真是好险啊-那强横的剑芒的威力是出乎了流云尊者想象的巨大,在与那他全力施展的‘流云掌-下,竟然还会压制一筹,并且将那余波给尽数席卷而来。

如果不是他及时的发现并且将青色的菱形镜子竖立在身体之前。恐怕遭受到那一股攻击的话,局势就稍微有一点不妙了,自己可是最少会轻伤啊!

轻踏在虚空之上,天辰月神色不善的看着毫发无损的流云尊者,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没有想到,如此强悍的攻击,竟然还不能够将对方重创。那可是集合了魔之剑意,空间之力与异火的强大毁灭性聚集在一起的强悍攻击啊!

竟然就被对方一掌就给化解了-虽然那余波让天辰月充满着希望,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也能够将对方轻轻创伤啊!不过流云尊者的反应力也是超乎了天辰月的想象,竟然的及时几处了那一块青色的菱形镜子,并且将那余波给尽数挡下!

原以为那余波会尽数反弹回来,而天辰月也是反射性的踏起疾焰掠影跑到了那攻击反弹的盲角处。不过这倒也是天辰月觉得攻击值了,感到略微欣慰的地方。攻击没有反弹回来,反倒是那一片镜子,似乎碎了--

捉紧时间再度将数十枚回气豆豆丢入了口中,经过异火的迅速炼化,斗气再度恢复到顶峰的状态。不过那左手上所带来的疼痛还是让天辰月感到钻心的痛苦。打拳不疼,打肉不疼,不过打骨头可是疼的噼里啪啦啊!

忍受着那一股非人承受的疼痛,天辰月将焚灭剑横放在xiong前,随时准备着作出任何防御并且作出反攻。天辰月现在的斗气是十分充足,并且纳戒之中还有两次能够提供百分之百斗气的数十枚回气豆豆,而流云尊者在经过几次施展大型的斗技之后,斗气也消耗了近乎七成。所以在这样消耗下去的话,赢得,可能会是天辰月也说不定。

而流云尊者自然也知道这一种状况,不过他可没有丹药可以恢复力量啊。流云阁内根本没有什么高阶级的炼药师,而恢复斗气的丹药更是稀少,所以他的纳戒之中是完全没有啊,只能干瞪眼的看着天辰月吃下大把的丹药,心里有说不出的晦气啊!这摆明是欺负别人没有丹药吃啊!

长久之下,自己的斗气会先受不住,流云尊者自然也有其应对的方法,那就是-打开空间封锁,然后全力运转斗气功法,迅速让自己的斗气恢复一些,随后迅速将对方斩杀!

虽然这样天辰月也会恢复斗气,不过对方可是已经伤了一臂,实力可谓是大大的降低了不少。就算是在于其近身搏斗,流云尊者也有一定的把握,能够稍微压制天辰月一番。毕竟见识了天辰月那强悍的近身格斗能力一番之后,流云尊者也是感叹莫及。如今在对方伤了一臂之下,流云尊者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完全压制对方,或许,对方还有底牌也不一定。

不过,自己是很明显不会再让对方使出底牌了的。必须在斗气耗尽之前,再将对方窗上一次。要是这样自己的话,那自己就有十成的把握,在打开空间封锁之后,能够保证对方逃脱不了,而且会丧命于此!

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指,流云尊者身上荡漾着强横的斗气波动,一股股斗气不断地被卷入指心之上,流溢出一股强横无比的威势。轻轻地向上一点,青色的指印在天辰月怪异的眼神下缓缓地升上了空中,随后竟是爆发开来,无数斗气散布在了天空之上。

难道这老头傻了不成,竟然胡乱的浪费斗气?这是天辰月的第一反应,毕竟之前没有留意到流云尊者的作战手段,所以自然不知道这一招的奥妙。不过出于多年的战斗经验,天辰月还是第一时间将一抹极为浓厚的异火将自身包裹在其内,形成极其JianYing的防御!

轰!

果不其然,天辰月的举动是正确的。伴随着青色的斗气爆发开来不久,一抹抹青色的斗气竟然在空中缓缓地凝集起来,宛若雨滴一般的降落下来。那极为快捷的速度加上那斗尊强者的强悍斗气。如果被击中的话,恐怕自己又要再负多一处伤了。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天辰月为自己的谨慎感到欣慰。紧紧地握了握拳头,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虽然天辰月能够将药老召唤出来并且附身在自己的身上。那时候,天辰月有四成的把握能够将对方击杀!不过现在可是围观的强者很多啊!如果贸然使用药老的力量的话,就会将药老给暴露出来了!

就单凭药老帮助了自己那么多次,天辰月也不会让药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来帮助自己。即便是动用底牌--

看着轻松的抵挡住自己那如同雨点般密集的箭雨攻击的天辰月,流云尊者眼中闪过一丝轻蔑感。这只是第一式而已,难道他真以为,这一招只是这样普通的攻击吗?如果但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流云阁就不会排在尊阁第五位之上了!

手掌缓缓地合在一起,天上如同雨滴般密集的箭雨缓缓地凝聚在一起,在这被封锁的空间内散发出惊人的威势。那耀眼的青色光芒穿透了层层被封锁的空间,照耀在了整个被摧毁森林上。就算是在太阳之下,那耀眼的青光也是完全可见。

随着青色的光芒渐渐散去,一柄极为修长的青色长刀赫然屹立在了流云尊者面前,正气势汹汹的瞄准着天辰月,似乎要将其一击灭杀一般!

“哼,老家伙,终于动用底牌了吗?-”轻笑一声,天辰月深深地看了流云尊者一眼。那左手上的一丝鲜血加上那笑容,完全相反的两种东西结合在一起,显得极为奇异。

“不过啊-老家伙,别以为只有你自己有底牌。单凭底牌的话,我可是要比你多出不知道多少种呢!”低喃道,天辰月脸上露出一丝邪笑,身形猛然转了一个圈,斗气猛然暴涨!

“天火三玄变,紫舞变!”

----------------分割线-------------------

每日五求:求鲜花,求月票,求收藏,求满分评价,求打赏!

求鲜花,求票票,有的都扔过来吧,把月砸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