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有意交好的两人。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怎么可能!”

随着一声惊喝声响起,天辰月将目光转移到了正在外面一直看着自己的战斗的老者身上,而此时的老者,正目瞪口呆的盯着那地上已经一动不动的流云尊者,双眸中闪烁着惊骇之意,口舌微张,简直没有了之前那一翻风范,完全陷入了惊讶的状态。

也是啊,是人都无法接受,一名斗宗强者与一名斗尊强者战斗,而且虽然落入下风,却不回落败。这本来就是十分不错的成绩了,毕竟斗宗与斗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有着强悍的底牌在手,也是刚好能够扳平局势而已。不过要是时间久了的话,败的始终会是等级较低的那一方。

不过,要是有着那一种他们仰望不及的底牌的话,那在一瞬间爆发出强悍的攻势,并且将对方一击灭杀的话,那倒是可以的-但是,那一种底牌,他们可是连看都没有看过啊!

天阶!

区区两个字,就让他们遥不可及,那种斗技,就是四方阁的任何一个势力都无法拿出来,就连排名第一的风雷阁,也只能够拿出伪天阶的斗技。伪天阶啊,距离天阶还是有着十分巨大的差距。毕竟,天阶斗技的攻击与破坏力,实在是太过于强横!

而且,那价值可谓是十分的高,就连普通的八品丹药也别想换一本天阶的斗技功法。因为丹药只要有炼药师,就能够炼制出来。而功法斗技的话,除了那些惊艳才绝的人以外,谁能够创造出强横可比天阶的功法斗技呢?

而天辰月刚才所施展出的强横攻击,可是直接将流云尊者仅余的全部斗气聚集在一起的防御击破,并且那余下的攻击还直接将流云尊者给击杀了!这是什么概念!绝对是天阶斗技!

不单只在外表上显示出惊讶的表情,就连心里,也是翻起了一番惊涛骇浪!那个势力提升实力的秘法!强悍无比的近身格斗能力!那一手超凡入圣的剑术!加上那绝对是天阶的斗技,他,一定是从某个大家族甚至是那些远古种族中走出来的人!

看着那惊惧的老者,天辰月邪魅一笑,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枚封脉丹与一大把的回气豆豆,直接给吞服了下去。自己的左手因为流云尊者的全力一砸,恐怕在数个月之内都不能够在使用了。那一拳之下,可是直接将自己的经脉给砸得支离破碎。如果不是天焚诀的吸收斗气的功能实在是太过于恐怖,恐怕自己的斗气早就从左手上全部流失出去了。

而封脉丹的效果,就是讲体内的斗气封印,而天辰月就是要将这个封印运用在左手之上,将左手之上破碎的经脉暂时性的封印起来,防止斗气继续的流失,而那回气豆豆自然就是要补全自己的斗气,刚才那一下攻击所需要的斗气,就算是千里之内的斗气源源不断的输入体内,也不够他去挥霍,而此时他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就算是服下了一大把的回气豆豆,也只是稍微好了一点。

毕竟,刚才他所受的伤害,是他在着斗气大陆生存十七年以来遭受过的最大的一次重创。如果不好好调养一下的话,恐怕对自己后面的修炼影响会十分的巨大。而且,在这次战斗之中,他服用的丹药实在是太过得多,如果不尽快的进行一番炼化与战斗凝练,那斗气也是会虚浮不知道多少。

而这些事情,天辰月自然也会明白,不过他哪里需要去进行炼化与战斗锤炼啊,只需呀一枚练气丹就ok了!不过虽然天辰月有着异火的炼化,那些丹药的药力几乎是半点不留的让他给吸收而去。

不过在如此大量的丹药下,就算是异火这一种天地奇物,也不可能完全的全方位顾及,难免会有一些残余的药力存留在体内,所以这一些药力也是一个问题。不过对于炼药师来说的话,这个问题也是较为简单的。

在丹药吞入腹中的一瞬间,一抹封印猛然在体内形成,并且散发出较为浩瀚的斗气波动,通过天辰月的指印,稳稳的在天辰月的左手上形成了稳固的壁垒,将那些想要逃出去的斗气尽数阻挡在体内。

轻轻呼出一口淡紫色的浊气,天辰月一个瞬身便已经转移到了老者的面前。通过这一次战斗,恐怕他的战斗意识会再一次的提升。这种极限战斗虽然很危险,不过要是走过来的话,那益处可谓是无穷无尽啊!

等级能够通过多种途径获得,而战斗经验却只能够依靠自己去战斗来获得。当然,这个大路上还有着人会直接将自己的战斗经验输送给别的方法,不过除了关系真的很好的人,谁会在伤害自己一丝灵魂本源的情况下将战斗经验送给别人呢?

灵魂之力损耗,能够通过修炼与丹药来进行恢复,不过要是伤了灵魂本源的话,那才是对自身损耗大啊!而且灵魂本源除了那些稀有的远古丹药之外,是无法进行修复的!

“说一下吧,你的目的与势力,如果有什么不良的动机的话,我不在意再次再将一个人斩杀在这里!”眼中闪烁着一丝冷意与戏谑。

就凭老者身旁围绕着的一丝又一丝雷属性斗气,他已经隐隐的猜出了对方的势力。风雷阁,四方阁之首,除了那个势力外,他实在是想不出有哪个势力会拥有着能够引动着天地雷属性能量的雷属性功法。而这天北城的范围,就是风雷阁所管辖,所以天辰月就更加的确定了。

从震惊的醒悟过来,就已经看到了凌空踏立在面前的天辰月,顿时猛然一惊。如果对方在刚才自己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出手的话,那自己就会直接死亡了。虽然就算是在自己全力防御的时候也能够将自己一击灭杀,不过也足以说明对方不愿意随便拉仇恨了。

微微拱了拱手,老者脸上挂上一丝勉强的微笑,道“这位大人,我是来自风雷北阁的长老沈云。刚才只是在观摩着大人的战斗而已,并无其他的恶意,如有得罪,还请大人海涵!”脸上流出一丝冷汗,沈云低下头来。这种压迫感,可是只有从阁主的身上才感受的出来,此子,不可得罪!

“沈云!”振动着斗气双翼,双眸中包含着震惊与喜意的韩池惊讶的低喃着。“那家伙可是风雷北阁风云雷电四大长老之一啊,会对这样一个小辈恭敬,还真是稀奇啊!”

“沈云长老?还是不要去管他的事情了,韩家,我会在风雷阁的帮助下将你们全部吞并的。”一名黑衣中年男子疑惑的看了沈云一眼,随后将目光放在了韩池的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芒。

“风雷北阁吗?这天北城的范围似乎就是风雷阁所管辖的地方吧,在这里造成了如此大的战斗余波,还是我的失误呢!”假装惊讶了一番,天辰月轻笑道,左手上虽然还有一些疼痛,不过却已经没有那撕心裂肺的感觉了。而现在,他自然能够自由的掌控着自己的情感。

“哪里哪里,大人的战斗令我受益匪浅,怎会有怪罪之理。要怪就只能够怪那流云尊者,那老家伙的脾气可是十分的臭的,想必是他先行动的手吧!”沈云也懂得顺水推舟,从天辰月说出的话中,就知道了对方无意与风雷阁为敌,反而有交好之意,那么,就交好吧。这么一个强大的朋友,总比成为敌人的好!

轻轻的点了点头,天辰月就当是默认了。

“大人,那流云尊者所造成的巨大损失,皆由我风雷阁进行修补,而流云阁的残余势力,也由我风雷阁进行铲除,请问大人如何?”沈云轻笑道。

“呵呵-”天辰月轻轻地笑了一声,他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沈云言语中所表达的话,那就是想要与自己交好啊,与自己的目标是不谋而合呢,既然这样的话-“流云阁的所有事情,我都不管了,流云阁的事情全部移交给风雷阁处理,包括里面的东西-”看着轻笑着的沈云,天辰月邪笑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如果有空的话,大人就往风雷阁去一趟吧,我们一定会尽心招待的!”沈云再次拱了拱手,令得正在看着的韩池与黑衣中年男子心里一惊,一连拱拜两次,这是何等大的人物,竟然会让身为五星斗宗的沈云如此恭敬!

而韩池的惊讶显然没有这么大,他可不会认为,天辰月不会认识风雷阁的人。以他七品炼药师的身份,就算是雷尊者,也会对他礼让三分吧。

“咳咳-沈云长老,有件事情想要商量一下,那交换的代价,自然会十分的符合!”天辰月轻咳一声,对着沈云说道。

“但说无妨!”沈云疑惑的看了天辰月一眼,随后笑道。

天辰月看了远在百里外的韩池一眼,随后对着沈云沉声道“是这样的,韩家与我有着一些情分,而洪家所向是想要吞并韩家,所以我想要让风雷阁不再帮助洪家,也不要掺入天北城的事情!”

----------------分割线-------------------

每日五求:求鲜花,求月票,求收藏,求满分评价,求打赏!

求鲜花,求票票,有的都扔过来吧,把月砸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