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试探?吓死你!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来得真快啊-”低喃道的同时,天辰月不由轻轻地低笑一声,如果不是现在直接从中阶斗宗的地步直接跳跃到斗尊的地步的话,或许他还真不太愿意去风雷阁呢。

想起那在黑角域时候追杀自己的严护法,天辰月嘴角不由缓缓地拉了起来,距离自己报仇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不过,虽然现在的实力算是不错,但是在这中州,仍然只是中等的水平吧-天辰月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满意,但是他却不是作死的人。魂殿,这个强横无比的势力,既然能够与丹塔排名,那么他的实力,最少也会是斗圣级别的吧!

连下属势力魂殿也是如此的强大,他背后的魂族,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天辰月不用想也能够知道。天帝虽然只是残魂,但是即便是残魂,他仍然是一个斗帝!

帝!

这一个字,为多少人所追求,却又多少人困在这个字的面前,知晓各族历史的天辰月,自然知道到底有多么的难。既然如此难入帝,那么,他的强横,自然是不用说的了。

即便是一个残魂,他仍然不是斗圣这类级别的人可以抵挡的!不过,有着天帝残魂的天族,仍然被魂族给灭了,由此可见,这魂族在暗地之下,到底是隐藏了多少的实力。能够消灭最顶端的天帝的残魂,没有半帝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办得到的!

而现在这个斗气大陆,早已经无法晋级到斗帝级别。而原因,他的确是十分的不明白。要么就是斗气量实在太过庞大,要么就是缺少了一些东西。不过,从这些事情中就能够说明了,这魂族的实力,究竟强横到什么地步!

所以,在没有到达能够与魂族对抗,或者是背后有着强横势力顶住的时候,天辰月是不会与魂殿乃至魂族有太过大的冲突的。

而且,自己的身份是绝密的,除了已经识破的灵仙雨以外,几乎是没有人知道,而现在,天辰月也几乎没有激活过血脉之力。所以,在自己身份暴露之前,天族的所有人,都是死了的!

一切都停留在自己十二岁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灭亡了--

而灵仙雨,是属于灵族的,这已经是毋庸解释的了,只是天辰月还不知道而已。毕竟,灵仙雨所干的事情,都是背着天辰月去做的,虽然对着天辰月有好感,不过他们始终是两个不同种族的人,为自己的族群为先,也是可以原谅的。

灵族,早已经派出了一位一星斗圣强者前来保护天辰月,而天辰月对此,也是毫不知情。不过,斗圣强者的速度是绝对的,恐怕一天之内,就已经能够到达天辰月的身边。而在天辰月与流云尊者的那一战之中,他就已经打算出手,不过在天辰月那强横的战斗力之下,还是选择了观望。在战斗结束之后,他就彻底从对一个后辈的蔑视态度变成了称赞。

在他中阶斗宗的时候,别说是斗尊强者,就是高阶斗宗强者,他也打不过啊!

其实,在天辰月突破斗尊阶段,并且成功晋级到灵境灵魂的那一瞬间,他是感觉到自己的身边,似乎有什么气息在隐匿着的。不过,这气息似乎没什么恶意,所以天辰月也懒得去理他了,不过,警备,是肯定会有的。

而此时,风雷阁的邀请,着实令得他有点措手不及,来的快,太快了-

不过,现在他的实力,足已经能够横扫四方阁。不过,要是论背后的势力的话,天辰月无论是储备上,还是战斗力上,都会远远高于四阁的任意一阁!

四名斗宗强者,一名半步斗宗强者,两名与常人完全不同的斗皇强者,加上自己这一名能够力敌中阶斗尊的低阶斗尊强者,绝对能够创立如同四阁一般的第五势力。不过,天辰月的目标远远不止如此,四阁?一边去吧,他的目标是,创立鼎盛天族那一般的存在!

看着那有点轻蔑地看着自己的风雷阁使者,天辰月不由轻轻一笑。这他倒是可以原谅的,因为自己这一种年纪,想要得到这些老一辈强者的承认,只有在他们面前经过战斗这一途径。

不过,现在想要给这些老一辈的强者示范一下,恐怕要等几天过后的四阁大会。

四阁大会,顾名思义就是四方阁共同举行的大会,从里面选举出四阁最为优秀的人,从而选为四阁最为优秀的人。说实在点,就是四阁之中的明争暗斗而已。

不过,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大会,能够让天辰月了解到四阁之中年轻一辈的实力,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是,这却并不能够代表中州年轻一辈的实力。毕竟,中州隐藏的势力实在是太多,就是那丹塔,甚至是魂殿,年轻一辈绝对超过四阁,更别说八族!

不过,这倒是天辰月展露锋芒的时机,使自己在这个中州之内漏出一点威名。不过--

对着来迎接的风雷阁长老,天辰月微微一笑,道:“长老,你是不是记错了。我叫月辰天,并非叫天辰月。不过你若是说是雷尊者要找我的话,那么应该就是我了!”

疑惑的看了天辰月一眼,风雷阁长老再次提问道:“那请问,阁下是不是在天北城外大战流云阁的流云尊者,并且将其击杀的人呢?”

虽然脸上带着疑惑,但是眼中分明带着不可置信。他是风云雷电之一的四大长老之一,实力高达三星斗宗,手头上更是有着能够让他越级战斗的地阶斗技。

而有着如此强大的战斗力的他,听到有一个斗宗强者,竟然能够越级与斗尊强者战斗,并且还成功的将他击杀了,这样,他自己是十分的不相信的。所以在雷尊者要邀请天辰月前往风雷阁的时候,他是亲自领命了,顺便-看看对方的实力也好。

不过,在他看到天辰月这样的年龄的时候,蔑视的情绪立刻从他的心里奔涌出来。这么小的年纪,他可完全不会相信,他会有斗宗的实力!

毕竟,这种年龄,似乎和他风雷阁最强的那个弟子还差不多呢,怎么会直接高达到能够与斗尊强者战斗的地步!这样信任平常旧理的他,完全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所以,他只当做是流云尊者那时候身受重伤而已。

他并不会把沈云的话当做是说谎,因为风雷阁四大长老的忠心,他们自己是知道的,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是维护风雷阁的要员。

而虽然流云尊者可能是重伤,不过,就算是一般的中阶斗宗强者,也不可能将他击杀吧!

所以,他一直对天辰月不太感冒。而在见到自己根本看不穿天辰月的斗气,他虽然感到奇异,不过却把之当作是身上带有这屏蔽斗气探测的物品。

点了点头,天辰月淡笑一声,回答道:“是,或者不是,手底下见真章,不就行了吗?看阁下的样子,似乎也有点不太相信啊--”

怪异的看了天辰月一眼,他不禁感到好奇与嘲弄,好奇在于这小子难道真的会有什么方法对付自己,嘲弄在于这小子竟然敢于挑战中阶斗宗,难道真的不怕死不成?

不过,这样也好啊,赢了的话那就万事大吉,输了的话,那就说明了天辰月的确是有这个与风雷阁结交的能力,也不妨自己走着一程路,来特地的迎接他回去风雷阁了。

轻轻地摇了摇头,天辰月流溢出了一丝斗宗顶峰的气息,一切尽在不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