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四阁大会(二)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随着一声凤鸣声响起,几乎是所有人都的眼球都被吸引了过去。

乘驾着七彩云鹤而来,一身穿着彩色裙袍的女子脸带高傲之色,降落在了赛场正中央。

八星斗皇--

看来对方就是凤清儿了吧。不过为什么总感觉-这凤清儿身上会传来一丝丝熟悉的感觉--与雷尊者同席而坐的天辰月不由皱起了眉头,似乎除了从紫妍身上会传来这一阵感觉之后,便没有其他人了吧,难道她也是太虚古龙一族不成?

不对-气息不一样--

这风雷阁的水也是够深的啊-

眼睛微微眯起,天辰月心想道。不过,在天辰月对凤清儿感到一丝熟悉感的同时,凤清儿又何尝不是有所感觉呢?

在刚到达场内的时候,她就隐隐的感觉到一丝血脉亲切感。不过她没有天辰月那样的血脉等级与境界高度,所以她也只能够隐隐的感觉到这股气息在场内,却并不够知道这人的方向。

虽然想寻找,不过奈何却根本不知道气息的发源地,只能将心中的那一份疑惑搁置在一边,使自己的脸色回归于平常,冷酷的脸庞扫视着周围,配合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与衣袍,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看了凤清儿一眼,天辰月就将目光放回在场内。虽然是一个倾城的妹子,但他却不是种马,找一大堆老婆之类的,还是算了,家里还有一大堆呢--摇了摇头,天辰月不由暗想道。

身在远处的小医仙不由打了一个颤抖,随后看了看天辰月原先所在的天北城位置。

“应该是辰月哥哥那个坏蛋想起我来了吧--”眼珠子转了一转,小医仙随后满脸黑线道:“哼,如果辰月哥哥再找女孩子的话,那么就让他脚抽筋!”

风雷阁的天辰月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不由左右看了一眼,随后低声道:“啧啧,没想到仙儿的怨念这么大啊-连斗尊强者都受到影响了--”

“月阁下,怎么了?”似乎听到天辰月的喃喃自语,雷尊者转头过来疑惑的说道。

看了看远在千里之外的小医仙的方向,天辰月笑着摇了摇头。

古怪的看了天辰月一眼,雷尊者继续道:“月阁下,四阁大会已经正式开始了,阁下只要战斗到场内只剩下八个人,就能够进入半决赛了。”

看着欲言又止的雷尊者,天辰月轻轻地摇了摇头,看来因为自己八品炼药师的身份,现在这雷尊者可是对自己也是有所顾忌,随即无奈的笑道:“雷尊者,有事但说无妨。我们是朋友吧,不用这么拘束。”

看了天辰月一眼吗,雷尊者轻轻地传音道:“月阁下,我知道你的实力十分的雄厚,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稍微减轻一下你出手的力度,毕竟这些孩子都是无辜的。”

点了点头,天辰月表示自己也懂。他是来展示自己的实力的,而不是来拉仇恨的。而且,对付这些人,他完全不用动手,恐怕只需要运用自己强横的斗气将对方的斗气攻击牵扯并且反射回去就行了。

而且,凭借自己的斗气强度与现在如今的等级,只要没有到达斗尊级别的攻击,他都能够强行的拉扯回去。更别说这些等级没有到达斗尊,甚至没有超过斗宗的斗皇们。

既然得到天辰月的肯定,雷尊者也就放心了。他最怕的就是天辰月凭借自己的实力直接将全部人揍爬下了。别的人他不怕,只要把所有罪名推到天辰月的身上就好了,但是有一个人却不敢啊--

如果让她受到伤的话,她背后的那个族群可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

缓步走到场中央,天辰月有点远离四阁之人反而靠近普通人群的意思。这倒不是因为怕的原因,也完全没有怕的理由。主要是不想和这些四阁之内的天赋超群的人产生矛盾。

天辰月这种想法的确是好的,不过他的做法,却得到了四阁之人的鄙视。

原本奇怪他为什么能够坐在雷尊者旁边的想法也统统散去,只把他当做是某一个能够和风雷阁相提并论的家族的子弟。而且看天辰月的装扮,也的确像是一个执拗子弟。

一身白衣,原本一头散乱的碎发也因为多年未曾修建而披到了肩上,嘴上也总是挂着轻微的笑容。恐怕只差一把扇子,就真的是一副执拗子弟的样子了。

而这些四阁之中的人,大多数都是只看实力而不看样貌的人,但是,若是样貌的确是有点说不过去,也可能会产生一些歧视。而现在天辰月这个似乎像是示弱的样子,直接让赛场之上的人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不过却唯独有意几个人是眼漏迷茫之色。

四阁的阁主都一向注意着天辰月,只因为他从开始就坐在雷尊者的身边,所以一直留意的他。但是令他们奇怪的是,他们从天辰月的身上,并没有发现出任何的斗气流动,所以就更加的留意着。

不过当发现天辰月竟然走到非四阁人员区域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是各不相同。黄泉尊者直接面露厌恶之色,风尊者与剑尊者就是一脸疑惑,而雷尊者,还是保持着原来的脸色不变。

但随后,风尊者便是脸释开疑惑的脸色,反而露出了极为激动的眼神-

这人--

只见天辰月双手浮现出森白色的火焰,而在这股火焰出现的瞬间,整个赛场之上,都飞速的抹上一层寒冷。

那老东西的异火,他不可能不知道!

看着风尊者激动的脸色,天辰月在心里暗笑一声,随后对着纳戒之中的药老传音道:“药老,你这朋友选的不错啊--”

“是啊-我虽然选徒弟不行,但风闲这老头与简炫那老头,是我选的最对的挚友啊!”听着天辰月的传音,躲在纳戒之中的药老欣慰的笑道。

“风尊者,药老的事情等四阁大会之后,我再向你说明,现在的话,先请你稍微等待一下吧。”看着有直接把自己抓起来问的风尊者,天辰月灵魂传音道。

惊愕的看了天辰月一眼,风尊者虽然脸色稍微平复了一些,不过眼中的那份惊讶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灵魂传音-难道他还是一名炼药师不成!不过也对啊-跟着药尘那个老头,怎么也要学会炼药啊--

瞄了一眼恢复正常的风尊者,天辰月将目光放回在战场之上。在自己释放出火焰的那一瞬间,四阁大会就已经彻底的拉开了帷幕。因为自己的周边都布满着森冷的骨灵冷火,所以一直没有人敢接近自己,所以就一直的站在这里而没有人来攻打。

这还是已经极力压低的效果,如果是运用斗尊之力全力施展的话,恐怕以这个场地为中心的百里以内,就已经变成冰的世界了!

药老的骨灵冷火虽然不像简老的生灵之焱那一般,用于炼药是十全十美,但用于战斗的话,却是比排名第五的生灵之焱还要更胜一筹!

而就在天辰月笑着看着赛场上互相进攻的斗皇强者们的时候,一抹宛若惊鸿的剑气从从天辰月的侧面直射而来。

轰!

伸手,运用从药老之处借来的骨灵冷火组织成有效的防御之后,天辰月的防御是直接将那抹剑气震碎。

对方的攻击只是大概相当于斗皇九星左右而已,而且并没有全力的攻击,看来对方也是知道手下留情。

而正当天辰月瞄一下这个人的时候,眼瞬间瞪大了起来。

“落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