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风尊者!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点了点头之后,慕青鸾的眼色猛然一变,问道:“你不是叫月辰天的吗?为什么又叫天辰月-难道你是另外一个人吗?-怎么会有这么想同德名字啊-”

说完,慕青鸾低下了头,陷入了纠结。

无奈的摇了摇头,天辰月看着这个傻得要紧的丫头,不由叹了一口气道:“月辰天就是天辰月,这只不过是一个假名而已--”

听了天辰月的话,慕青鸾顿时醒悟过来,哦了一声后,又疑惑道:“为什么要用假名呢,被人发现了多不好啊?”

捂脸-天辰月就差当场PenXue了-为什么?用假名需要有理由的吗?低调可以,怕被仇人追杀也可以啊。这小丫头可不是一般的笨啊--.在慕青鸾纠结的时候,天辰月手轻轻地敲了敲慕青鸾的头。

虽然是轻轻地,不过在那不能够掌控的身体强度的加持上,还是会有不少的疼痛。

“哎哟,你干嘛!”眼上荡漾着一丝水波,慕青鸾以抱头蹲防之姿势原地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并且对着天辰月责问道。

“咳咳-情不自禁-”干咳一声,天辰月将手递给了慕青鸾。即便是减轻了力道,还会是攻击性那么大吗?

看了看天辰月递过来的手,慕青鸾脸不由一红,撇了撇头,随后不理会天辰月的手,直接抚摸着自己的头,缓缓的站了来,道:“切,我可是青鸾一族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乎这么一点攻击-”

“魔兽吗-”看着慕青鸾并不理会自己,天辰月也不必要自作丑态,便缓缓的神毁了自己的手。但是听了慕青鸾所说的话之后,不由暗想道:“才斗皇的实力便能够化形,看来是有着化形丹的帮助。拥有能够炼制七品丹药的炼药师,看来这丫头背后的族群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啊-”

“不够还真ting痛的-你也是魔兽吗?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刚才没用力嘛,而且你身上,似乎有一股令人亲近的气息--”盯着天辰月那与常人完全不用的紫色眸子,慕青鸾不由说道。

“或许是吧-”目光狠狠的瞪了回去,看着那俏脸微红的慕青鸾,天辰月不由轻笑道:“小丫头,快带我去见你的师傅吧。”

“切,人家才不是小丫头呢!我已经十八岁了!”嘀咕道,慕青鸾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瞪了天辰月一眼,道:“差点忘记了,师傅吩咐我,如果你来找他的话,直接上楼就好了。”

“--”沉默了半响,天辰月不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真是的-早说不行吗-

不过-令人亲近的气息?

看来这丫头的种族也是五爪金龙的后裔啊-不然是不可能感受到天辰月体内那一股五爪金龙血脉的感应的。

所谓的后裔,不过是相当于由五爪金龙所创造的的龙与凤种族而已。而远古天龙与远古天凰已经是不存在了的,所以唯一能感受到天辰月的血脉的,就只有他们的后裔了。

远古天凰与其他种族的交配后的种族吗?

看了慕青鸾一眼后,天辰月缓缓的走上了阁楼。

刚走到门外,正准备敲门的瞬间,里面就传来了一阵较为苍老的声音:“是故人之徒吧?如果是的话,就直接进来吧。如果不是,就走吧,省得本尊动手--”

看来的确是为了等自己啊-

推开门,天辰月慢慢的走了进去,看着那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天辰月随手关上了门。虽然有慕青鸾在门口守着,但有些事情,还是暗地里来才好-..

刚关上门的瞬间,一股浩瀚无比的威压从风尊者身上爆发出来,直接针对着天辰月,宛若暴风一般的席卷着。如果天辰月还是在斗宗的话,恐怕真的得花力气承受。但是现在不同,他是!

二星斗尊后期!

面对一星斗尊的威压,怎么可能会害怕呢?

轻笑着抹去那能够把门外那小丫头瞬间压垮的威压,天辰月笑着走近了风尊者。

“果然-你的实力不止那么一点-能够无视我的气势,并且一手便抹除,你至少是中阶斗尊的实力-说下吧,你的真实身份,还有,药尘那个老家伙究竟怎么样了!”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天辰月,手上已经有着斗气在围绕着,可见他对天辰月不是一般的忌惮-

“风尊者,请不要激动-我能够保证-我们是友不是敌-我不会对你出手的!”轻笑着说道,天辰月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能够一手抹除风尊者的气势,如果不是因为功法的原因,恐怕还真不可以-

“哦?是吗?把证据拿出来给我看下吧-那骨灵冷火对你并没有太多的抗拒,应该是药尘那老家伙送给你的,不过还是给我看下证据更好-”听了天辰月的话,风尊者放松了一些。不过天辰月还是能够感受到,风尊者体内的斗气正在缓缓地运转着--

轻笑一声,不愧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狐狸啊-就算对方表达出了不攻击的意思,也不会太过放松-

“风尊者,不用太过紧张了,我所释放的异火,丝毫没有对我有太大抗拒的骨灵冷火,就是第一个证据。这个证据,应该已经足以解去你三分之一的疑惑了吧?”轻笑着,天辰月坐到了风尊者旁边的座位,丝毫不惧风尊者身上流动着的斗气,优先的拿起一杯茶喝了起来。

的确的,如果是强行夺来的异火,异火在ting长的一段时间内绝对不会被人收复。而且药尘生前为斗尊顶峰,就算在这段时间之前打不赢这小子,也绝对跑得掉的吧-

而且,天辰月所使用的骨灵冷火在风尊者的看来,是完全没有一丝抗性的。没有两三年的时间,是绝对不能够这样做的。而且,以天辰月现在的实力来收,直接取得别人的异火,无视那些抗性,直接去驱使他,也是不能够做到的。

事实上,天辰月也没有试过这样子去做,不过迟早也会的--

天辰月也的确是查看过那一些灵魂刻印,那灵魂之力,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虽然自己长时间的灵魂之力磨洗,能够去除着一些灵魂之力,但是不得不说,时间还真的要ting长的--

“这一点,我的确是很疑惑,如果不是药尘那老家伙亲自把这个异火传授给你,拥有骨灵冷火多时的他的灵魂刻印有多强,不用说也知道。所以这骨灵冷火绝对不会是你强行夺来的。但是-这也有可能是你偷来,甚至是骗来的啊!”盯着天辰月,风尊者发出了疑问。

和雷尊者差不多的老奸巨猾--

摇了摇头,天辰月笑了一声,继续道:“然后,这是第二件物件-药尊者的实力有多强,你也是知道的。就算他变成的灵魂体,就算我能够打赢他,难道你认为他会跑不了嘛?”

说完,天辰月伸出了佩戴着白色纳戒的无名指。

看着风尊者那死死盯着自己手中纳戒的眼睛,天辰月知道,对方已经相信至少一半了..那么--

“风尊者-这就是我的-证人!”说完之后,一抹白色的烟雾,从天辰月白色的纳戒之中,缓缓地飘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