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没有悬念的战斗!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回气丹与续脉丹虽然品阶等级低,但是天辰月的炼药术较为精湛,这些只停留在四品的药材,自然能够将药材里面所有的精华尽数提炼出来。加上有着异火的辅助,那药力更是比一般的回气丹要高出很多。

即便王尘与唐鹰同为六星斗皇,要吸收这几乎可以评为伪·五品丹药的四品高级丹药,所需要的时间也是不短的。不过两人的功法皆是不弱,所以不过数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好了许多。

现在的王尘与唐鹰相比的话,很明显是王尘的脸色更为苍白许多。毕竟使用出了对自身会造成伤害的秘法,就算造成短时间的等级下降也是常有的事情。

相比之下的话,天辰月的族纹之力与天火三玄变则是十分之优秀的秘法了。

而在王尘与唐鹰吸纳药力的时候,天辰月可为是汗颜无比。随手扔出丹药给自己的对手服用,虽然赢来敬意,但同时也惹来了不少向慕青鸾那样的眼光。

富家公子?

还是败家子--

天辰月除了一开始展现的那一次恐怖的异火之外,几乎没有太多的人知道天辰月的战斗能力。而在刚才,他的对手也是迫于压力之下投降了,所以大多数人也都很好奇他的战斗能力。不过另外一小部分看过昨天战斗的人,则是已经知道这届四方阁大会的冠军会赢的人选了--

看着紧闭双目,坐在风尊者身边的天辰月,雷尊者身旁一名一直留意着天辰月的老者不由对着雷尊者出生询问道:“阁主,如果真的按你所说的那样,他几天前斩杀过斗尊强者的话,那他为什么还要来这四方阁大会呢?到达他这种境界的人,不会只是为了戏耍一下吧--”

张开微闭的眼垂,雷尊者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看了旁边的老者一眼,轻声道:“此等实力还来参加这一种等级的战斗,唯名而已。而且以我的经验来看,此人的心智并非完全地成熟,恐怕他的年龄真的如同外表那样,不过是接近二十岁的少年。不过二十岁,便有如此的成就,你说,他有让我们拉拢的价值吗?”

低头沉思了一会,老者继续说道:“的确,如果他在这一种年纪就到达斗尊阶段的话,恐怕能够和那一些隐藏在中州的强悍势力的子弟相比较了。拉拢的话,对我们以后的发展,绝对会起到促进的作用-”

看着认真分析的老者,雷尊者再次笑道:“费天啊,你记得我昨天交予你的那一枚尊极丹吧,那可是货真货实的八品初级丹药,那东西,就是老夫也垂涎不已啊-你再猜一下,它出自哪一位炼药宗师之手?”

“难道是出自他的手上?!他才二十岁左右,有斗尊的境界就已经很惊人了吧!如果再加上八品炼药师的话,那么别说是中州,就是整个斗气大陆,都是他的天赋最高了吧!”眼中闪烁着惊骇之色,风雷子不由骇声道,那声音,就是台下都有一些人听到。

投来疑惑的眼神,他们或许并不明白,平时稳重非常的风雷北阁阁主,被称为天雷子的八星斗宗强者费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其原因,便是正在休息之地之上闭目养神的一位未满二十岁的白衣少年。

“你的反应别这么激动,斗气大陆之大,并非你我可以想象的,而其中人才辈出,又岂非人人我们皆知。但是,他的确是八品炼药师无疑,你那枚枚丹药,便是在我的护卫之下,经历了两色丹雷后出生的尊极丹!”

“这不可能吧,这段时间阁主你是完全没有离开过风雷北阁,你怎么可能会去帮他抵挡丹雷呢!而且,就算是在风雷阁内部炼制丹药,怎么完全没有任何的斗气波动!”眼中充斥着惊意,天雷子已经不能够在淡定下去了。

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雷尊者沉声道:“天雷子,难道本阁主要去哪里还要向你报告不成?你是风雷阁最有可能进阶到斗尊的人,所以我才把那枚尊极丹交给你,其余的,不用多说了!”

讪讪的后退了几步,天雷子才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出格了--

一直闭眸的天辰月撇嘴一笑,无论何时,天辰月都是开启着自己那直达灵境的灵魂之力来观测着周围。一来是防止偷袭,二来是为了不错过那一些珍惜的药材,自然也听到了雷尊者对自己的评价,看来这雷尊者对自己的评价还挺大的嘛-

不过,将目光放在了坐在雷尊者下排的彩袍女子身上,天辰月不由汗颜,似乎从比赛开始,这丫头就一直将眼神分一丝在自己身上。自己不就是装上了斗圣级别的天妖凰之翼嘛,用得着这样死死的盯着自己吗?

好吧-这的确是作死的行为,但是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显露过那对庞大的天妖凰之翼啊!

看着凤清儿那毫不收敛的目光,天辰月不由抹了一把连上的冷汗-

盯-

嘴角微微抽搐,天辰月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只要赢了就好。虽然凤清儿在年轻一辈中极为突出,但绝非天辰月之敌手。就算天辰月真的只是所谓的九星斗皇顶峰,在三招之内击败凤清儿,也是极为有可能的事情。

毕竟异火可是所有魔兽的克星,更别说那功法,斗技,身法,武器,乃至那同为魔兽却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的身体强度,都给予了天辰月极大地优势!

天辰月,没有输的理由!

不过,最好不要让对方输的这么难堪,毕竟背后可是魔兽三巨头之一的天妖凰族,虽然自己与他们的敌对势力,身为太虚古龙的紫妍有较亲密的关系,但是天辰月也不愿得罪这样一个势力。

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令天辰月感到不解的是,太虚古龙与天妖凰,一个为远古天龙后辈,一个为远古天凰后辈,而其两者皆为五爪金龙的后裔,想必应该有所血脉联系才对吧-这所谓的源于血脉上的厌恶-是怎么回事?

应该只是因为从小听从父母所说的话,所以对另一个种族有一种由心的厌恶吧-

说到底,都是上一辈惹的祸。

下一战,

凤清儿对月辰天!

慕青鸾对王尘!

在思考的时候,王尘的修养也是结束了,不过,以他那看似六星斗皇的境界,其实只能够发挥出四星斗皇的量的斗气,天辰月就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的了-

缓缓的踏步向台上走去,天辰月不由低头想了想,然后对着站在正对面打量着自己的彩裙女子笑道:“凤清儿小姐,等级之上,我占了较大的优势,你要想赢我,恐怕会比较困难。要不这样吧-我不主动攻击,你要是在百招之内击败我,那就算你赢,如何?”

哗!

因为天辰月的这一番话,全场顿时翻腾起来。

狂妄!

没有见识过天辰月战斗力的人,对于他的评价,就是这个!

而清楚天辰月战斗力的人,则是满脸抽搐。特别是知道天辰月斩杀过斗尊强者和知道天辰月已经是斗尊强者的雷尊者与风尊者,那脸更是抽搐的可怕-

我去,这摆明欺负人啊有木有!

以后别说我认识他-

眼中闪过一丝愠怒,作为天妖凰一族,绝不允许有人这样践踏她的尊严!看着等待着她的回答的天辰月,凤清儿冰冷的声音缓缓传出:“十回合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