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半圣兽火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半圣强者的威势,在目睹了天辰月的全力一击与老者的随意一击打成平手的众人,都已经显得一清二楚了。换句话来说的话,就已经相当于将半圣与无敌,天辰月和妖孽划上了等号。

那令魔兽震撼到臣服的血脉威压,虽然作为烦人的他们,并不是了解的十分清楚,但是从那些已经露出臣服姿态的在场大部分魔兽之躯的人类与老者那脸色苍白的面孔,便能够知道,天辰月究竟在使用如何逆天的手段。

而在场的魔兽,皆是被天辰月那一股上位者的气息给压制的不能够动弹。毕竟是魔兽始祖的血脉,绝对不会是这一些不知道被稀释了多少倍的血脉可以相比较的!

不过,终究还是半圣之力更为强大,竟是毫无花哨的一掌,就把天辰月那威势浩荡无比的阵术给简简单单并且干脆利落的尽数破开!着实令在场所有人大开眼界。

而这在他们眼前近乎绝对无法战胜的老者,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以更为简单的一击,轰出了数百步之遥!

看着天辰月面前那漆黑且流露出极为恐怖的空间能量的黑洞,那泄露出来的一阵阵恐怖无比的漆黑色空间之力。这些在场的未到斗尊的强者敢肯定,只要稍微擦上一点点,恐怕就足以使得自身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乃至死亡!

能够将如此恐怖的踏空而出,空间之力运用到这种地步,并且普普通通的一击就击退天辰月完全无法对抗半圣强者,恐怕非真正的斗圣强者不可了!

只只见,两道人影缓缓地自那令人恐惧的破裂的空间里,随后纷纷站立在天辰月的面前。很明显,有着两个人的到来,那名半圣强者,要想再动天辰月一根寒毛,就如同天方夜谭一般了!

男在前,女在后,成犄角之势,将天辰月完全的保护起来。

男的虽然是一名老者,不过却用着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无风自动的衣袍,天辰月绝对敢断定,这名老者实力绝对是深不可测的。那浑身完全内敛的斗气,却拥有着一股令天辰月感到心愧的压迫感。这种实力,恐怕就是那名灰袍老者,也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他们之间的差别,就宛若一个黄阶斗技,与天阶斗技那一般遥远!

而另一个,虽然脸上缠上一层薄薄的纱巾,不过凭借那近乎完美的身段,便不难判断得出,此女的容貌,绝非普通!恐怕就算是天辰月现在怀抱中的凤清儿,也要比她逊色不少!

虽然总感觉有一股略微熟悉的感觉,但还不知道对方的立场究竟是如何,所以即便妖孽如自身,天辰月也不敢轻举妄动,安静的站在两个人的身后,服用丹药迅速补充流逝而去的斗气。

从数百步外迅速踏空来,灰袍老者看着这忽如其来的援军,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一丝惧怕,一丝怨恨。在如此多人的面前,堂堂一名半圣强者,竟然被人一下子给掀飞了!不管对方是谁,总要先讨一点面子的...

灰袍老者自认实力或许没有天辰月面前那一位白袍老者那一般强横,不过要是论斗技的话,天妖凰族的斗技可不见得比外界的人要差!更何况对方之前那一下子是在自己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击中的呢?

想罢,灰袍老者眼中掠过一丝寒芒,随即翻手为掌,燃烧着火焰的青色掌印悄然成型。这个印法,天辰月是已经算熟悉了的,刚才凤林对自己所施展的斗技,正是这个,天凰印!

不过那掌印中蕴含的强横波动,却绝非凤林这一种纵欲过多,斗气极为虚浮的人可以相比较的!更何况,半圣与斗宗五星的差距,怎么可能会是只用斗技,便能够弥补的?这种等级的差距,出了绝对的实力以外,没有半点可以帮助的余地!

紫色的眸子精光爆闪,天辰月紫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那青色的掌印。风属性的半圣强者,竟然孕育出了火属性魔兽才有几率炼化而出的兽火,着实令天辰月感到略微惊讶。不过,在知道异火这种天地奇物都能够被直接吞噬的天辰月,这些事情已经无法使他惊讶很多了。

诺大斗气大陆,有些拥有奇运的人,也不奇怪。

如果不是忌惮对方那远比自己高强的境界,恐怕天辰月现在就冲出去抢走对方的兽火了。毕竟,半圣强者的兽火,价值也是丝毫不低的!

似乎察觉到天辰月的心思,站在老者与天辰月中间的女子轻轻一笑,随后暗中给老者打了个眼色。

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白袍老者周遭迅速席卷起骇人的气势,不过看着白袍老者那从容的模样,天辰月敢断定,他,绝对没有出力,就宛若一名斗王强者与一名斗者玩耍那一般,几乎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向前踏出一步,那骇人的威势瞬间消失,不过依靠那已经大幅度上涨至灵境的灵魂之力,天辰月还是隐隐的能够察觉到,那威压竟是宛若集束一般的,径直的压在了灰袍老者的身上!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这样的控制力,虽然说天辰月也能够勉强的做到,不过对方可是斗圣!

不过,自己也有自己的优势!

看着那瞬间便压制住灰袍老者的白袍老者,天辰月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随即将目光放在了只留背影给自己的女子身上。

总有点熟悉的感觉......

“我是天妖凰族的人,你是何人,你想要做什么!”眼中闪烁着惊恐之色,灰袍老者拼命的挣扎着,不过奈何斗圣之力与半圣之力的差距实在不是一星半点,所以即便挣扎的在用力,依然是没有什么效果。

“天妖凰族又如何?在我族面前,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随意一摆手,老者脸上挂上了一丝骄傲之色,在那样的族群里有着这样的地位,足够他骄傲的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听到对方对天妖凰族的名头完全没有忌惮,灰袍老者脸色顿时沉了下去。身为半圣,他自然有资格知道一些有关于中州的隐秘,而有资格傲视天妖凰族的,恐怕是那八族之人了吧...

踢到硬骨头了......

“嘿嘿,你也不用这样,放了你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白袍老者阴险一笑,顿时令得天辰月头皮发麻,没想到这样一名强者,竟然会有如此狡猾的一面......

“但说无妨...”脸上满是黑线,灰袍老者只能够自认倒霉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的背后,竟然是那些连天妖凰族都是忌惮的巨大的势力...

“都是凤林那小子...”暗骂一声,灰袍老者看着白袍老者那看似慈祥的笑容,不由颤抖了一下,随后恭敬道:“不知道,大人需要些什么呢?”

“不需要你破费什么,只需要你的兽火!”识时务者为俊杰,而灰袍老者很明显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顿时令得白袍老者笑了一声,道。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