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蝼蚁的威胁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似乎感觉到天辰月的视线一般,闭眸中的灵仙雨眸子微张,蓝色的眸子轻微一眨,随后便是似笑非笑的看了天辰月一眼。

微微一笑,天辰月缩地成寸,不过一瞬间便到了灵仙雨的面前,缓缓伸出手,将灵仙雨的一只纤手轻轻托起,而另一只手,则将那一枚纳戒,慢慢地帮灵仙雨戴上。

......

“咦...咦?!”

呆泄片刻后,灵仙雨美眸顿时睁大,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看着手上的纳戒半响,则是满脸通红,最后直接把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不让天辰月看到呢充满魅、惑力的通红小脸。

无奈的扶了扶额,天辰月轻叹了一口气,从纳戒之中取出了一枚淡蓝色的丹药,而在丹药出现的瞬间,天辰月明显感觉到了自身的灵魂之力,竟然隐隐有一丝增长的痕迹!

仅仅是闻了闻丹香,就有如此功效,如果真的直接把整颗丹药吸收的话,还真有可能会像丹药所介绍的那样,直接跨越一小个阶级!

沉默片刻,天辰月将那一枚丹药塞入口中,汹涌的异火喷涌而上...

一夜无语......

再一次睁开双眼,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看着那熟睡的少女,天辰月怜爱的一笑,轻抚了下那与自己一般长及腰间的发丝,慢慢的走出了房门。

在木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少女的睫毛明显抖动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动人至极的笑容,轻笑道:“这个呆子,真是笨死了,以前这么笨,现在还是这么笨,笨死你得了......”

而此时某个被骂笨蛋的人,早已经一步百里,转瞬间就到了了一座极为古朴的塔殿之前。还正好冤家路窄的碰上了昨天的冰河谷一行人,看样子,似乎也是尊卑要考核丹塔监管的等级考试。

即便那名七品炼药师再多么的高傲,此时站在塔门前,仍然生不出一丝傲气。以他七品炼药师的实力,在丹塔之处,不过是名末之流而已。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虽然他们并不确定昨晚给他们三人断指的究竟是何人,不过绝对和眼前这位少年有着十足的关系,比较你跟昨晚他们的目标,正是眼前这位年轻人。

看着同样站在丹塔大门前的天辰月,冰河谷那位老者脸色有点阴晴不定,不过却始终没有多说什么话,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此时还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为好。

不过小的一个却没有老者那一般的心性,眼中闪烁着极为强烈的恨意,踏出一步,怒声道:“野小子,把我们的纳戒还来,我们可是冰河谷的人!磕三声响头,自断三指,我们放你平安离去!”

“笨蛋...”瞄了鲁莽的徒弟一眼,老者只能够暗骂一声,随即向前一步,斗宗巅、峰的斗气威压如同山峰般往天辰月身上压去,不多言语,不过眼中始终蕴含着一份恨意。断指之仇,焉能忘怀;不断其指,此仇不了!

在斗气威压释放出的那一瞬间,老者沉声道:“小子,老夫知道你身后有一名斗尊强者存在,不过我冰河谷,也并非是好惹的,就算是斗尊强者,也不止一手之数。我当给你身后的斗尊强者脸面,只要你认个错,交还纳戒,自断一指,此事就此带过。”

那名七品炼药师站在了老者的身旁,漆黑的眼睛紧盯着天辰月那白哲的面孔,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好笑的摇了摇头,天辰月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嘲讽之色。不过是区区一名一星斗宗,一名九星斗宗巅、峰,一名七品炼药师,竟然敢威胁自己这个半步踏入六星斗尊,已经拥有灵境中期灵魂之力的强者自断一指并且承认错误,真是可笑之极!

更何况,灵魂之力从灵境初期晋级到灵境中期的自己,已并非昨天可比!

看着天辰月眼中那讥讽之色,那带头的长老和那名七品炼药师倒还好一点,只是脸色略微不好看,而其余的人,则是涨红了脸,怒视着这胆敢蔑视冰河谷的人。身为冰河谷弟子,他们何曾受到过这样的挑衅?!

“这里是圣丹城,乃是丹塔的势力所在,不关你事何人,都不要在这里生事为好。否则,即便是冰河谷谷主亲临,也不能够承受住丹塔的怒火!”背后由远至近传来冷哼声令得天辰月正准备下手的想法暂时放下。

如同声音的主人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丹塔!

更何况,有人来帮他解决这些麻烦事,又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这里是丹塔的底盘,若真的在这里动手的话,难保不会让丹塔感到规律无效,颜面丢失。

“哼...”终究只是冷哼一声,仿佛要将天辰月的样子印在脑海中一般,老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一摆手,带着一众人离去。而那名七品炼药师,也是一挥袖,随着他们离去。

本来想要对方先出手,好有借口将对方全灭的天辰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少一桩麻烦是一桩,冰河谷的实力绝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不过若是麻烦真的找上门来的话,那也是只有四个字,战到最后!

看着冰河谷众人离开的方向,天辰月只是冷笑一声,转瞬间便变回那古井无波的平静面孔。在经历过这么多之后,他早已能够十分轻易的控制自身的感情。

“小友,在这圣丹城,你不用太过担心。有丹塔的威名存在,量他们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背后传来安慰的声音,不过在看到天辰月转来的面孔之时,声音的主人很明显皱了皱眉。

似乎...太年轻了点......

而且竟然探测不出任何斗气波动,没有修炼斗气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然绝对不可能会让冰河谷的那一行人如此忌惮。要么便是此人身上带有屏蔽探测的物品,要么此人的实力远胜于他!

不过更多人,除了眼里着实超凡,阅历无比深厚的人之外,恐怕大部分人都会倾信于前者。毕竟若是后者的话,那么其天赋,未免是空前绝后了。

坦陈月善意的点了点头,随意瞄了一眼之后,便知道了对方的大概实力。五星斗宗的斗气修为与七品高级的灵魂之力,倒也是十分不错的了。只要不招惹一些不能够招惹的势力,倒也是能够让他们安居在这中州之内。

在老者打量着天辰月的同时,天辰月也在打量着老者,也留意到了老者身旁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的小姑娘。不过现在的年纪,面容便已经颇为清秀,待长大之后,又会是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

“阁下也是要考核炼药师等级的吗?”面带微笑道,而在老者看来,天辰月一句话,便似乎洞穿了他的所有秘密一般,就连他没有表现出来的炼药师身份与目的,也被眼前这名少年一语中的。

“我只是带我的孙女来测验的而已,如果小友也是进行炼药师考核的话,我们不妨同行?”试探着问道,老者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天辰月。

不管怎么说,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想了一会,天辰月还是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带路吧,我初来圣丹城,没有人引导,也是诸事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