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七品的威慑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西北大陆的贫穷,有点超乎了天辰月的预料。前往了那米特尔家族的药铺,竟然是没有发现一点一滴的六品药材,即便是五品药材,也只有那么那么几副常见的,五品斗灵丹的药材,也是没有发现一丁点。

恐怕高级的药材,只有在云岚宗,加玛皇室、三大家族和炼药师公会的底蕴中才能够翻出来吧,这些药材在西北大陆都是十分有用的,寻常势力,自然宁愿自己收藏起来,也比着卖出去要好。

无奈之下的天辰月,只好虎口夺食,在紫妍不满的眼神下拿走了一颗六品高级破宗丹与七品初级凝宗丹。虽然对于天辰月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价值的丹药,不过对于加玛帝国来说的话...哼哼,灾难来了咯...

无不幸灾乐祸的想到,天辰月不由暗笑一声,使得处在加玛皇宫深处的某位老者不由打了个冷颤,从修炼状态中醒来,警惕的看了周围一眼。

第二天,因为天辰月的承诺,米特尔腾山自然也就不矫情了,不过因为担心天辰月炼制的问题,所以一开始只敢拿出四品丹药紫心破障丹的药方,与材料各三种给予了天辰月。

紫心破障丹虽然不错,不过对于天辰月来说却是完全没有一点用处,运用天境灵魂来摸索熔点,不过半小时,便三颗丹药一起出世,那到处飘逸的丹香,是直接引起了炼药师公会会长法犸的注意。

不过真正把法犸引过来的,却是天辰月第二次炼制的五品丹药斗灵丹。

即便是普通的五品炼药师,也不能够保证把三份紫心破障丹完全炼制出来,更不用说是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那么问题就来了,对方是什么等级的炼药师呢?

拿着那三颗紫心破障丹去与炼药师公会的会长法犸见了一面之后,法犸只说了一句话,便让米特尔腾山对天辰月的敬畏再次增长了几分。

“这枚紫心破障丹完美程度,连老夫也炼制不出来,真不知道是哪个老妖怪有这样的本事...”

连法犸都自愧不如,那么只有一个说法对方也是六品以上的炼药师!

随后,再回到米特尔家族之后,米特尔腾山是直接取出了那早已经存储很久的数份斗灵丹材料给予的天辰月。

天辰月只是诡异的看了米特尔腾山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是海波东以前的老友,虽然一开始对自己是有点无礼,不过他也不是那些在意细节的人,还是,帮助他把那几份斗灵丹悉数炼制出来。

除了在炼丹的过程之中,两枚斗灵丹被紫妍拿出塞牙缝之外,其余都是没有丝毫差漏的尽数炼制了出来,并且给予了米特尔腾山。因为没有使用药鼎与异火,仅仅只是运用普通的炼药之火,使用简老所教导的炼药技术,以火为鼎炼制,所以斗灵丹的品质也是参差不齐。

但至少来说,几乎所有的斗灵丹,最差的也由一条丹纹,最好的就是三条丹纹全满。

而米特尔腾山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只当成是天辰月炼制丹药时候失误导致了那两份药材烧毁而去。任何炼药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都避免不了一些失误,他自然不会把天辰月归类于私藏药材的那一类。

可惜的是,天辰月虽然不是属于后者,不过也差不多了.....

但总而言之,对于米特尔腾山来说,这还是他赚了,如果放到普通的炼药师身上的话,成功率暂且不说,就单说那三份药材才给你一颗丹药的价格来说,就已经是他赚了许多。

在他看来...

数颗五品斗灵丹同时出世,对于普通的强者来说,或许只是一点丹药的药香而已,不过对于斗宗强者与六品炼药师来说的话,那可是大为不同。

那象征着,又出现了一名至少六品的炼药师在加玛帝国!

除了离天辰月所在位置比较接近的炼药师公会会长法犸与对这个六品炼药师感兴趣的古河之外,一名坐镇帝都,一名坐镇云岚宗的斗宗强者,皆是保持着观望的态度。

一个希望古河把这个人拉拢进云岚宗,一个是宁愿法犸把那个人拉拢进炼药师公会。

看着平时不会轻易出现的两名六品炼药师大师同时出现,即便是米特尔腾山再笨,也知道他们所为何事。

“事情就是这样的了...”在天辰月面前解释了一大堆事情,米特尔腾山终于是喝了一口凉水,灌溉那因为不断说话而干渴的喉咙。

“简单来说,就是炼药师公会的会长和云岚宗的专属炼药师因为我炼制的五品丹药,所以想要来见我一面?”怪异的看了完全不顾形象猛灌水进喉咙的米特尔腾山一眼,天辰月淡淡道。

“就是这样,不过那两个人都是我们米特尔家族得罪不起的,所以如果大师有时间的话,能否去见他们一面吗?”无奈地叹道,米特尔腾山缓缓道。

无视了米特尔腾山为了拉拢关系而特地把‘我’改成‘我们’的话,天辰月轻敲着桌子,淡淡道:“那便让他们进来吧,相信他们看到我之后,应该就不会想着再来拉拢我的心思了。”

一名七品以上的炼药师,相信他们都会明白,可不会留在这小小的加玛帝国...

“如此,我便把他们领进来吧。”拱了拱手,在天辰月炼制出五品丹药之后,米特尔腾山是越发恭敬,对天辰月的拉拢也是越来越明显,不过只是被天辰月长时间的无视而已。

反正和加玛帝国的高层碰面是迟早的事情,早一点和晚一点也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的话,早见不如晚见的好。

淡淡的将手中杯子的茶水吸入口中,天辰月看着门口那出现的三道人影,并没有站起来的打算,只是轻轻的挥了挥,道:“请。”

两人皆是眉头微皱,而米特尔腾山则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了。

看着没有任何动作的两人,天辰月脸色露出些许不愉,控制住灵魂只使用七品的灵魂之力,带着语音一起传达道:“本宗说,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