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这就是装13的下场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拍卖会平静的落幕,如同黄昏落幕,黎明上升那一般,不过此时帝都却是多出了一个关于天辰月的传言,帝都出现了一名七品巅、峰的炼药大师!

几个大势力都是争先恐后的前来拜访,倒是苦了正准备要更进一步知道关于手中那块羊皮卷轴秘密的天辰月。

人怕出名猪怕壮,在出了名之后,那数不胜数的请柬几乎是铺面而来,云岚宗,加玛皇室,其余两大家族,甚至是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小家族,也有把请柬送到天辰月的住所之处。

幸亏天辰月在拍卖会那时候所在的位置是盲区,并没有人看到天辰月的样貌,这倒也省去了连街都不敢上的麻烦。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是经受过木家与纳兰家的轮番轰炸了,而好不容易一个个应付了过去,现在又来了一个加玛皇室......

看着加刑天带着他两个女儿一起来拜访,天辰月想哭的心头有了,这就是装13的下场啊看着坐在正对面的加刑天与坐在席位旁的加夭月和加夭夜,天辰月无奈道:“加老头,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认识?说起来的话,还真觉得大师很像我的一个老朋友,不过他的话,现在应该是在中州...难道你和他是朋友不成?”了然的点了点头,加刑天笑着说道。

脑门上使劲蹦出几个井字,天辰月直接被气得脸都绿了起来,看着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的加刑天,天辰月几乎是吼着道:“你这家伙,我不过是去中州三年了而已吧,你居然告诉我你不认识我了?”

“哈?”仔细的看了天辰月一眼,加刑天和三年前那个少年一比较,唔...头发短一点的话,的确很像...犹豫了一下,加刑天疑惑道:“辰月?”

......

败给你了,提示的这么明显,居然都还要带着疑问语气。三年时间虽然能够改变很多东西,不过样子应该不会改变太多才对吧...或许...吧?......

叹了一口气,天辰月翻了个白眼,道:“没错,我就是天辰月,来自迦南学院,前几天刚从中州那边回来。”

“果然是你了,辰月,没想到现在居然能够炼制出七品高级丹药了,比以前要厉害很多了啊!”点了点头,加刑天眼中露出喜悦之色,笑着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那么拉不拉拢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反正以天辰月对待云岚宗的态度,是肯定不会帮助云岚宗的了,更何况,在三年之前,两人早已经私自定下了他本人与加玛皇室的合作关系。

看着比以前要年轻不少,不过脸上仍然有着因为笑意而蠕动的皱纹的加刑天,天辰月不禁在心里吐槽道,你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什么......

加夭夜和加夭月倒是直接被忽略在一旁,不过看着天辰月和加刑天似乎是老朋友的样子,加夭夜那担心天辰月会和云岚宗联手的心思的放了下来,美眸闪烁着异彩,时不时扫过。

“是人都会成长,向上看,永不停歇的,是强者,不满足于已有的实力,却不肯往上看,害怕跌下来的人,是为懦者。而最后满足于自身的实力,不思进取的人,是为弱者。”

淡淡的看了加刑天一眼,天辰月叹息一声,道:“三年时间,才从九星斗皇巅、峰提升到如今的二星斗宗境界,你,又属于哪一种呢?”

自然知道天辰月所指的是什么,加刑天无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加玛帝国的形势如何,云岚宗原宗主云山的实力和我一样是斗宗,多年的修炼,应该也是三星斗宗左右,我不能够一点差池啊,否则的话,则加玛不保......”

“这次来,除了一些事情之外,就顺便帮你整理一下云岚宗吧,在云岚宗里,可有着一些我不喜欢的气息呢......”晃了晃杯中的红茶,天辰月淡笑一声,道。

“这一次来,我可不会像上次那一样,轻易的放过他们了...”

“他们?”

“这点你就不用理会了,知道对你没有好处,还有可能会对你带来杀身之祸,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挑起红茶中一块碎小的茶叶,天辰月嘴角微微勾起“反正,看在以前的交情上,我会帮你解决加玛帝国的一些威胁......”

“也顺便解决一下我自己的事情......”

最后一句话低不可闻,即便是斗宗修为的加刑天也没有留意到。不过既然天辰月答应了的话,那么加玛帝国的安危就能够有保障了。毕竟如今的天辰月,可是在身上完全发现不了一丝的斗气波动。

相比于三年前的同阶级能够感受到有斗气存在,这转变,实在是太过恐怖了。在这同等的三年时间之中,对方的修为已是大大的超越了自己。

三年前,同等级,战斗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对方还是炼药师,身份远远比自己这一个加玛帝国的守护者要高。三年后的今天,不同等级,战斗力更不能同日而语,炼药术已经到达了连同斗尊强者都要尊敬的七品巅、峰之境。

这就是差别吗?

叹了一口气,加刑天颓废的想到。

不过,如果不是他的帮助的话,有生之年能不能够突破到斗宗之境都是一件不知道的事情。

“辰月,你似乎是掌控着一种异火存在吧?”试探性的问道,加刑天因隐隐约约似乎记得,在三年前的那一次与古河的比试丹药这种,他是拿出了一尊天鼎与异火出来,直接在道具上碾压了古河一筹。

“恩...没错,我的确掌控着异火,怎么了?”

“是这样的,纳兰家族的纳兰桀在数年前战斗之中中了一种名为‘烙毒’的东西,需要异火才能够彻底的将之驱逐出体内,而纳兰桀那家伙让我帮忙留意着,所以顺便来问下你愿不愿意帮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