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可怜的娃...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也就是说,我如果不来的话,你的胜算几乎为零。”翻了个白眼,天辰月看着加刑天,认真地说道。“你不是那么鲁莽的人,你应该是有什么底牌在,所以才没有太大的担心吧。”

瞄了瞄欲言又止的加刑天,天辰月摊了摊手。

“如果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反正我又不太在意那一些事情。不过啊,如果没有底牌的话,可不要逞强,不然搭上的可是性命。”

“好了,今天我还有一点事情,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我会在三年之约的前一个星期回来,在那时候,我再顺便去会一会那个纳兰桀吧,否则你这家伙就要缠着我不放了吧......”

尴尬的低咳一声,加刑天点了点头。

“算了,摊上你还真是倒霉呢,如果有什么突FaQing况的话,就捏碎这一块灵魂玉牌吧,这东西能够在通知我的同时,对一名斗尊强者产生毁灭性的的威力,哪里来的你就不要问了,反正对你无害。”伸.出手,漫天的灵魂之力瞬间凝聚成一枚小小的玉牌,缓缓的飘向了加刑天,悬浮在了半空。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位公主呢,区区薄礼,就当成第一次见面的礼物吧。”从纳戒中掏出两个似乎有点药香飘逸出来的玉瓶,分别递给加夭月与加夭夜。

“先生,请问这是什么丹药呢?”脸上带着疑惑之色,加夭夜礼貌性的微微提起裙摆,问道。

“一枚药方稀有的五品高级淬炼体魄的丹药,炼体丹和一枚昨天在今天早上在拍卖会上拍卖到的六品药草炼制出来的药液,配合一些中和的药材,虽然级别有点低,只是刚好到达五品初级的地步,不过对于某个灵魂之力比较低的炼药师来说,可是大补品呢,对吧。”冲着小公主眨了眨眼,天辰月调笑道。

“谢谢......”羞涩的一笑,加夭月偷偷地扯了扯加夭月的衣袍。

嗔怪的看了夭月一眼,夭夜笑道:“这样的话,就谢谢先生的一番好意了。”

“无须客气,如此,过后再见。”挥了挥手,天辰月淡笑道,随即头也不回的牵起紫妍的手,在紫妍盯着丹药恋恋不舍的延伸下,硬是拉走了她。

“呜...辰月哥哥是坏人,给了我的丹药还要抢回去......”

深深的看了天辰月离去的地方一眼,加刑天浑浊的眼睛似乎闪过一丝明悟的闪光一般,连五品丹药也能够随便拿来送人,看来他的炼药等级真的有那么高也很有可能啊。

不过...早上就拍卖来的六品药草,居然在一大堆人拜访的时候,还能够在闲余时间炼制出来,炼药术,或者...异火...炼药境界,很不一般啊......

不过最重要的是炼药经验,没想到不过过去了三年左右的少年,现在竟然成长成如斯的地步,该说是他们这些老家伙们成长的太慢,还是他们这些年轻一辈成长太过变态了呢。

三年前,是稍胜古河一筹的炼药师,是看似稍胜云山一筹的斗者,如今,是令古河法犸都要尊敬的炼药大师,境界早已经超出自己一大截的强者。

“夭夜,有时间去跟那小家伙打下关系吧,不过要记住不要太明显,在一些时候帮他一把,他需要什么东西就帮他找之类的就行了,他那个人不喜欢这一种交际的事情,和他打好关系就行,如果太明显的话,可是会造成对方的方案的。”

点了点头,夭夜同样看向了天辰月离开的方向,能够得到太爷爷如此称赞的人,可不会是什么脓包饭袋呢......

----------------------------------------------------------------

看手中那一块羊皮地图,天辰月伤脑筋的饶了饶头,仔细研究了老半天,就是看不出任何套路出来,除了自己这全身的灵魂之力都无法比拟的强横灵魂之力你之后,实在是不能够发现什么其他东西了。

之前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只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份灵魂之力是比自己要强大的,不过现在近距离的观察的话,不单灵魂之力仍然澎湃得无法估量,而且那羊皮上的花纹与似乎铭刻有某种法阵来看的话,是远古之物无疑......

依照这一个羊皮地图的古老程度来看,应该是最少五千年之前的东西,而这具地图的主人,生前的灵魂实力,绝对是至少天境大圆满的地步的,不然绝对不会再若千年之后的现在,还保留着如此强横的灵魂之力。

这算是捡到便宜还是取来了一个麻烦?

这种东西虽然YouHuo力很大,不过可不知道是哪个大宗族的东西,不过...在实力面前,没人会在意这些问题,即便是天辰月,也是一样。

狠狠的咬了咬牙,随即一抹光芒过后,羊皮地图便被放入了天帝纳戒之中。以现在的实力,想要破开那封印地图的灵魂之力,实在是完全在找死。

如果不是自己的灵魂之力一直没有什么敌意,只是在探测这个地图,而这个地图的灵魂之力也似乎拥有灵智一般,只是将自己的灵魂之力排斥出去,在自己蛮横的时候轻微创伤一下灵魂而已。

而只要相信自己如果拥有一点敌意的话,相信这个灵魂之力会在瞬间将自己的灵魂给予一次毁灭性的攻击,那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如果灵魂之力遭受到毁灭性的攻击的话,可是会直接变成白痴的。

叹了一口气,轻触了一下那有一点点亮光的天帝纳戒。

“真是的,又是一件只能够看不能够用的东西,这东西可不简单呐,恐怕里面可是藏着什么秘密吧。”

看着旁边一只在丹药不停顿的紫妍一眼,天辰月不由淡笑一声,道:“紫妍,带你出去走一走吧。”

咳咳,不好意思撒,昨晚被一群亲戚灌酒(喂喂,私才16岁啊!),给灌晕了,所以昨天没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