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青蛇府与天蛇府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一个书友说,在3G书城有一本和私的【天帝】一样的书,私去看了一下,不单只私的,而且也抄了点娘的【魂族帝师】,而且作者只是改了作者名,连书名也没有改一下,私已经向编辑反应了,至于怎么处理,我就不知道了。

本来打算直接一更15000字的,可惜前天电脑硬盘坏了,存档都没有了_(:зゝ∠)_

这本书本来就是免费的,连这都盗版,私也是无语_(:зゝ∠)_

云岚宗上空

一道漆黑色的裂缝忽然间撕裂开来,一双浑浊的眼睛冷冷的直视着云岚宗主殿,感受着那因为大战而仍然存在的斗气残余以及被扰乱的空间,那苍白的脸忽然一笑,显得极为诡异。

“原来如此...一名高阶半圣以及一名九转斗尊巅峰吗...”

“如果这样的话,战斗力对比也不过是势均力敌,他们是怎么做到全灭的......”

片刻后,那浑浊的眼球之中虽然露出一丝明悟,同时一丝疑惑也是从其中显露出来。

“这里似乎有天妖凰的气息...”

舌尖在那苍白的唇上舔了一下,那人冷冷一声,顺着那气息的移动方向,那浑浊的眼球在那么一瞬间变得凌厉起来,随后又变回了那完全看不出喜怒的神色。

“不直接回中州,而是去黑角域吗...”

“有趣...”

从那漆黑的裂缝之中直接扔出了一团黑雾,观那团黑雾中的人影的气息,竟是达到了一星斗尊的级别。

宛若死狗一般,丝毫不敢反抗的人影眼含畏惧的看着面前的身影,连抬头这种动作都不敢做出,只是跪在半空之中,不断发颤。

“严护法,给我找到他们的位置,然后捏碎这块玉牌,任务就算你完成了。”

字刚落下,那漆黑色的裂缝在一瞬间消失,天空仍然是万里无尘,如果不是有同级别的强则,并且留意这片空间的波动,恐怕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人曾经来过这里。

“怎么找,对手可是半圣啊!”

黑雾之中传出了怨恨的声音。

“找不到的话,被天尊找到,可不是直接死去的后果...如果找到的话,或许还能够有一点活路...”

看着黑角域的方向,严护法眼中闪过一丝惧意,不过还是被那老者的力量和地位所威慑,顿了顿,凌空向去。

----------------------------------------------------

本身的速度就已经极快,在天空凌空踏着【疾焰掠影】身法,每一步都极有规律,肉眼望去,就能够看到,这身法的步伐,组成了一副玄奥的图纹,仿佛天上的星辰一般。

地阶高级级别的斗技,就算对于斗圣来说,也是很有帮助的级别。而对于斗圣以下的人来说,更是手中的一张底牌。地阶高级的斗技都这样,更别说是在斗技之中极为稀有的身法斗技。

玄阶高级的【月影步】,地阶高级的【疾焰掠影】是天辰月曾经,以及现在所使用的身法斗技。【月影步】因为跟不上自身的修炼节奏,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被废弃,并且原本赠送给了在盐城墨家处救出来的小女孩,青鳞。

而在现在,地阶高级的【疾焰掠影】,因为得到了斗圣的天妖凰之翼,至少是天阶低级的飞行斗技的原因,在速度上已经是远胜从前。

某种程度上来说,【疾焰掠影】这部几乎能够被两宗三谷当成内门的顶级弟子乃至长老或者宗主自己才能够修炼的身法斗技,也已经对天辰月没有太大的帮助。

从加玛帝都到现在的黑角域北边的边缘,以两人的速度,不过是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就算是无视宗门,直接从各门派上空直接掠过,也丝毫不怕被人发现。这种速度,除非是九星以上的斗尊,才能够勉强看的到身影,更别说是黑角域这片连初级斗尊都仅仅几位的地区!

身影在云层之下不断闪过,途中所拦路的飞行魔兽都被天辰月那堪比七转斗尊级别魔兽的强大肉身给直接洞穿,旋即魔核被斗气直接抽出体内,放入了纳戒之中。

飞行魔兽不单只能够提供炼药所需要的魔核,还能够提供制作飞行斗技所需要的材料,对于已经拥有相当于天阶飞行斗技的他来说,这点只能够制作地阶飞行斗技的魔兽之翼,是可有可无。

“青蛇府所在的蛇城就在黑角域的最北方,听这个宗派的名字,似乎和中州的西部的天蛇府有些关联。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不要和他们起太大的冲突,天蛇府的力量,有点强大。”

眉头稍微挑了挑,头微微一瞥,看着简老那略微担忧的样子,天辰月仿佛要驱散郁闷似的一笑。

“多强?连地阶低级这种身法斗技都只能够用钱这种东西来购买,其底蕴不会太强。”

“不过这要是是天蛇府的下属势力的话,那青蛇府的长老为斗皇,府主的实力可以推断为斗宗,而天蛇府的长老应当比青蛇府府主要强,那便是斗尊,天蛇府府主的力量,应当是在斗尊巅峰乃至半圣左右的距离......”

声音越来越阴沉,以这种方式来推断的话,的确是有点不可思议。

这么一尊强大的势力,竟在斗气大陆默默无闻。

“差不多是这样了,天蛇府的长老,普遍在转级斗尊的实力,而天蛇府的府主,我见过,而且当年还向我请求过炼制丹药。”

“那么就好办了。”点了点头,天辰月淡淡一笑:“若是为其炼制过丹药的话,那么仅仅只是看望一下青鳞的话,那么便没有任何关系了。”

听完天辰月所说的话,简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那就好了。”

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简老的语气显得有些厌恶。

“当年他的确是寻求我炼制丹药了,不过我拒绝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