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大天尊!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加刑天,帮我解开这鬼东西。”

深红的空间之中火焰翻滚,卷起阵阵渗人的热流,空间仿佛存在与火炉之中,岩浆拍打着岩石卷起火星,不断溅起。

那道身音仿佛拥有着魔力一般,使得火焰都是本能的远离了来源,那是高等级对低等级的压制,后者对前者本能的畏惧。

没有理会天辰月的话语,加刑天负手而立,脸色有点难看,对于月匈口这股忽然出现的火焰,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他有点慌乱。不过始终是有着一定阅历的人,在感受到这股火焰在精炼自己斗气之后,便是放松下来。

同时的,他的目光放在了那漂浮在岩浆之上的一团透明色火焰,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意。以他的资历,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火焰的不凡。

陨落心炎,支撑着天焚炼气塔运转的异火,有着提升修炼速度,精炼体内斗气的神奇效果,再加上神出鬼没的心火攻击,即便是以及斗宗的他,也不禁心头炽热。

再加上,眼前这团异火正好处于没有太大攻击性的幼生期,如果能够收服的话,战斗能力起码会在原来的基础上上升五成!

不过很快的,眼中的那一丝贪.婪被压下,相比于陨落心炎,炼药师所能够带来的利益更大,再加上,对方多次在自己窘迫之时帮助自己,若是见利忘义,先不说被他人耻笑,就连自己恐怕也毫无颜面。

环顾四周,虽然简老说此处比较安全,不过就连区区斗宗的自己也可以勉强透过重重天焚炼气塔,来探.索到塔外的事物,而对方是连高阶半圣的简老都忌惮的人物,不可能会做不到这一步。

就是说,这天焚炼气塔塔底,除了这陨落心炎之外,必定还有其他奇妙的地方。

四周皆是岩壁的地底,似乎没有其他的地方了...

那么...

目光从四周移开,注视在了那即便是斗王也难以抵御的岩浆处,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目光。

“加刑天,快放开我,听到了吗!”

一声嘶吼从身边响起,转过身来,那连同铺一同传送过来的天辰月,身体此时已经是伤痕累累,因为过度运力而使得了肌肉不断的爆裂,同时的却也是不断的修复着。

那修复的速度,即便是普通的兽族也难以达到,使得加刑天不断为之侧目。

虽然见识广阔,不过也仅仅只限于西北大陆之处,对于这种现象,加刑天恐怕也只是归咎于某种炼体斗技。

似乎是知道了加刑天此时虽然听到了自己的话,不过却没有搭理,或者说没有听自己话的意思,天辰月咬了咬牙,放弃了挣扎。

不过事实上,即便是加刑天动手,要摧毁这个斗气捆绑也完全不可能。即便是全盛时期的自己,想要打破这束缚,运用异火斗气,恐怕需要不少的时间,更别说是现在仅仅只能够运用灵魂之力或者即便是稍微一动,都会造成给自己带来损伤的肉.体。

“可恶...”

紧咬着牙关,天辰月低沉着声音吼道,这种级别的对手居然会出现在西北大陆之上,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同时也是超出了他们的应付范围。即便是全盛时期的自己,此时出去,也仅仅只会给简老添乱。

那道巨大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斗气威压不会有错,那不是如同魂钼那一般半吊子水平的半圣巅.峰,而是真正的斗圣!

而且以那种程度的斗气掌控来看,对方进入斗圣的时间,绝对不会短到哪里去。

简老把对方引走的行为虽然十分凶险,不过同时却也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不单只自己以及迦南学院都可以保证安全,同时简老也可以保留一线逃离的希望。

一道漆黑的裂缝,忽然在这炽热的空间,悄然开启...

_(:з我是分割线ゝ∠)_

焦黑的土地之上,黑色的沙土随着风不断卷起。这是黑角域之中并不算稀有的现象。在这种气象之下,即便是斗灵,稍有不慎也要被困在其中。

轰!

一道漆黑得不见一丝光亮的月牙凭空飘来,速度虽慢,不过其中的强悍斗气,即便是十个魂钼的全力一击,即便是那九头天蛇的全力一击!都难以与之比较!

墨蓝色的药鼎在尘灰之中分外显眼,而其中所燃烧的火焰,竟是把所有接近而来的尘灰尽数化为虚无。飞速旋转着,火星不断溅起,卷起一阵炽热的火流。

而两者不过稍微一碰撞,墨蓝色的药鼎直接破碎开来,连斗气余波的无法爆发开来,便直接被那幽暗的月牙尽数侵蚀而去!

噗!

在药鼎破碎的一瞬间,简老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一口逆血从喉咙之处喷涌而出,直接从口唇处喷射开来!

停下了继续远离的步伐,简老如同死者般的脸庞转过来紧盯着对方半响,才惨笑一声。

“没想到啊,堂堂魂殿大天尊,二星斗圣初期的你,居然会降临西北大陆这小咳咳!...这小小的地方”

强忍着那月匈口的剧痛,简老冷笑一声。

“果然,这西北大陆有魂殿...不,魂族所看重的东西,才会让你来这个地方吧。”

啪啪!

拍了拍手掌,满脸皱纹的老者踏空而来,脸上有着说不出的诡异笑容。

“还是如同以往一般的睿智啊,神农老人。”

“嘁,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了,要打就打。”

冷哼一声,简老破烂的衣袍无风自动,嘴边的血液也是随着斗气的运转而流得越发快速。

大天尊心情似乎有点愉悦,面对简老那杀人的眼神,反而随意一笑,惨白而枯燥的嘴显得极为恐怖。

“你们的运气还真是够差的,这西北大陆的确没有值得让我亲自前来的资格,即便是老.二老三,西北大陆恐怕也没有这个分量。”

顿了顿,大天尊脸上挂上了一丝可见的疑惑。

“你听说过,陀舍古帝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