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招来的收获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等两女走了后,萧白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

“啊哈哈,真的是人品大爆发了,居然被我这么简单就得到了,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怎么就这么爽啊,心情就这么愉快呢?哈哈哈……”

“嗯,低调,可是忍不住啊!哈哈……(??ω??)。”

在萧白有些得意忘形的时候,一道柔声响起:“公子,你里面怎么了?我好像听见了有人在笑。”

萧白小脸一僵,很是严肃地说:“呃……你听错了吧,我都没听见你说的笑声。”

“哦,原来是这样啊!”

“嗯,是的!”

“好吧,那我走了……哦,对了,我有本书放在了你的桌子上,那里面好像有一块和你那个一样的烂抹布,还有……”

一听小招还要继续说下去,萧白怕自己压不住心中的尴尬再次露出破绽,到时圆不过来,于是就连忙打断了。

“嗯嗯,我知道了,今天你辛苦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带你们去逛街。”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许骗我!”

小招兴奋的声音渐渐远去,萧白听见了隔壁房间传来的关门声,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差点自己在她们心中的人设就崩了,那这样不好,还好自己够聪明,这个丫头也挺好忽悠的,这才总算稳住了。

“呼,啊哈哈……嗯,忍住,忍住。”萧白捂住自己的嘴,不过那裂开的嘴角却是遮挡不住,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冷静了片刻,萧白才清醒了不少。

“对了,刚刚小招说什么来着,什么书?什么抹布?”

萧白疑惑地找到了小招说的那本书――《强者的自我修养》,随便扫了一眼,一看这破名字就没兴趣了,没什么特别的。

哪有小招说的什么抹布啊,干嘛要叫我注意里面有一块抹布呢?

拿来干嘛,擦桌子吗?

萧白心里的疑惑更甚了。

拿起这本《强者的自我修养》,萧白随意的翻了翻,什么也没看见,然后又使劲地甩了甩,一张灰色的东西不知从哪页飞了出来,最后落在了地上。

“这是……”

看着地上那脏兮兮的玩意,萧白心中出现了一丝期许,希望它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不会让自己失望。

颤抖着手,萧白缓步走到“抹布”附近,慢慢地将它从地上拿起,放在了手心。

这是一份残图,上面还注释着一些萧白搞不懂的线条,看起来有些残缺。

“这就是在海波东手中的一小部分,其余的也必须尽快拿到手中,迟则生变!”

对于这份残图,萧白的期许可是很高的,比起青莲地心火都要高出不少。

一个是排行第三的净莲妖火,一个是靠后去了的青莲地心火,这差距是实实在在的大啊!

有时萧白都想问一问,同样都是火,还都带着莲,一脉相承,为啥就差了这么多呢?

难道这就是天才与小天才的区别?

握着手中的这份残图,萧白心里开始飘了。只要自己获得净莲妖火,那个萧熏儿和她的金帝焚天炎就得往旁边站一站了。

当然,若是能把虚无吞炎也……那一切都……

嗯,嗯,这一切都只是想像,局限在现在。

萧白收起残图,不由得感叹自己英明啊。

还好自己拍下了小招,不愧是自己的招财猫,名字真没叫错。

招财猫,招财进宝,自己苦寻不得的东西,到了她手里就变得简单多了。

列如残图这事儿,自己仔细翻找,甚至还偷偷用上了灵魂感知力,可是结果还是没找到。可是小招呢,她有怎样嘛?过程虽然不知道,但是结果却是相当的不错。

这件事也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徒有主角的外表和一般标配,但是却缺少了很重要的一个条件,运气。

没有那逆天的运气,萧白总算体会到了常人遇到的难受。

看着别人一朝坠崖,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完成了别人数十年的努力,走个路摔一跤也能获得常人耗费一生都无法获得的宝物……

心里失衡,感觉上苍不公也是正常的了。

他萧白也很羡慕这样运气爆棚的生活啊!

这是他的劣势,这也让他和大多数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让天骄这类人也可以望其项背,不至于达到连车尾灯都看不见的结局。

休息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就像是点了快进一般,刷刷刷的就过去了。

也就下午时分,经过休息,萧白恢复了过来,身上的不适已经消失,状态看起来不错。

打开房门,外面依旧是热闹的景象,嘈杂的声音透过房屋传到萧白耳朵里,让他有了出去走走的心思。

萧白走到两女的房间,敲了敲,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萧白有些奇怪,又敲了敲,而且用的力气也大了几分。

一切依旧那么安静,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难道出事了?”

萧白心中一紧,脸上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

嘭!房门被一脚用力踹开,萧白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房间里的情形一览无余。

萧白检查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看起来很是平常,也没有留下痕迹给萧白。

房间没有打斗痕迹,萧白排除了有人来掳走她们的可能,他自信不可能会有那种强大到自己都不能感应到的强者愿意出手对付两女,所以结果就是她们自己出去的。

走到大堂,萧白找到了小二,“你有没有看见和我一起的那两个姑娘?”

“哦,您说的那两个姑娘我没有都看见,我只看见了其中一个,她出去已经好一会儿了吧。”

萧白一喜,总算有了消息,急切地问道:“你知道她去干嘛了吗?”

“客观您说笑了,您都不知道,我又如何能得知呢。”

萧白也是病急乱投医了,仔细想想也的确是这样,给了一个金币打发给小二。

“哦,对了,那位客人走的时候看起来不慌不忙,还是朝着人最多的街道去的,估计是逛街去了。”

“好的,谢谢了!”

“不敢不敢,这是我应该做的!”小二拿着金币,满脸笑意的离开了。

萧白自嘲一句:“自己真是神经过度了,这么紧张干嘛?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