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决战前夜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纳戒在药族并不罕见,药尘家道中落,都不稀罕,但是,像空间如此之大的

纳戒,却也是稀有之物。

廖云图心中肉痛,空间如此之大的纳戒,在廖家也只有五枚。很显然,紫炎

丹虽然珍贵,但也不值得用这种大空间的纳戒去换,只是,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药尘在药会进到前八,无论接下来的决战,药尘的表现如何,都是值得花大价钱

去投资拉拢的。

药尘一笑,心神在纳戒当中一扫,除去材料,其中还有炼药鼎等炼药师配套

的物什,这时便将炼药鼎以及各式材料从中取出,在院落当中一一摆放。药尘也

不间断,双掌一挥,轰隆一声,只见三花聚火功之斗气从掌间幻出,霎时便化成

为一道火焰之蛇,旋绕着药鼎左右摆动。很快,药尘的全副精神,便融入到炼药

中,进入到一个炼药的玄奥境界当中。

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小院的角落中,一道人影悄然浮现出来,正是刑

堂首席药万归。不知道是天生容易被人忽视,还是修习了某种斗技,他站在那

儿,却丝毫不引入注意,就算目光扫过去,也仿佛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药万归半眯着双眼,看着正在炼药的药尘,火蛇翻腾中,一种玄奥微妙的感

觉,从药万归心中升起,此子的筑基功法,三花聚火功,已然达到一个他所不能

理解的地步,而且……

斗师境界!

此子的实力,绝对不是什么九星斗者,而是三星斗师!

之前,一直是在隐藏实力?

药万归默默地注视着,关注着药尘的每~个动作、每~个细节,越看,药万

归的心中越是惊讶。药尘,是真正进入到一个唯有炼药的忘我状态,在这个状态

之下。他能排除外界的一切干扰,专注到炼药当中。并且,灵魂感知力在这种忘

我状态当中'对炼药鼎中的材料融合感应,是正常情况下的数倍,更容易炼出高

品质的丹药’如果是经验丰富的炼丹师,在进入这一个状态之下,有极大几率,

炼出极品丹药。

时间飞逝’这一次炼制紫炎丹,异常顺,三花聚火功的突破。灵魂感知力

的进一步增强’令药尘对炼药的控制力,增长了足有一倍有余。在这样的控制力

下,即便是斗气的力量比不得族学大比上爆发出来的大斗师之力,也仍然能够完美地将各种材料去粗存菁,完美地融结成丹。

如此'在花费了足足三个小时之后,药尘才深深吐出长气,抖手打出收丹法

诀’轰然一声,只见三点光芒从药鼎飞出,投向药尘手中的丹瓶。

墙边'足足站了三个小时的药万归望着三颗紫炎丹被药尘收入丹瓶之后,身

影微微一扭'仿佛光亮的影子~般,瞬间便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药万归回到了家中,弟弟药锋正在细心地检查各种材料。这些材

料'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上材,药锋小心地拣选着,又一样一样放入纳戒当中。他

虽然心高气傲’并不觉得药会当中能有人与他相争,但是他并非愚者,越是这种

看似十拿九稳的事'越是要做到万无一失,毕竟,只是九

定因素,都要小心再小心。

“大哥,你回来了?”

“药锋,跟着你一起的那个族学小子,人呢?,,

“药允?大哥你找他有事?”

药锋一愣’不明白大哥怎么会~大早就找~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在族学,药

允或许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但是,在嫡系天才的药锋眼中,就只是个跟班而已,

是个只要跟着他混,就会有好处的典型榜样。

“有话问他。”

“哦,我这就让人把他叫来。”

少顷,药允便来到了二长老府,原本他就要过来,刚走到府门之前,就被人

告知药万归相召。

“药刑首,锋哥。”药允低下头 万归刑堂首席,就有着刑首的称谓。

“药尘此人,你对他有多少了解。”

“他是个……”

“我知道你对他心怀仇视,不需要特意贬低于他,实话实说,关于他的一

切,只要是你知道的,全部如实道出即可。”

药万归目光一凝,霎时间,原本普通得令人忽略的气质,瞬间变得森罗可

怖’仿佛被凶残的魔物盯住。

咕哝,药允咽了咽口水,喉间莫名的有些发凉,“是,药尘在族学当中,一直不

起眼,不过,有件事情呔家都忽略了,直到他族学大比夺得头名,我才发现.药尘在

—年半之前,就已经是.九星斗者,整整一年半过去了,他还是九星斗者……”

面对药万归的瞪视,麓允不敢添油加醋只是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合盘

托出。药万归时不时提出一关于细节的问题,挖掘着关于药尘的所有的信息

随着药万归的诱导与挖掘,药允说道最后,脸色都变得苍白了.....一个既熟

悉、又陌生的药尘,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

那个在族学当中始终排在二十名以外的尘,并不简单,很多细节都透露出,药尘在贝魂感知力上,在炼药师的天赋之匕,有着超乎想象的 · · · · · · 可怕!在

药允的脑海当中,冒出了这个词语,也只豹这个词才能形容药尘在炼药师上的天

赋。只是,平常大家都只注意到药尘修行的是三花聚火功这种没人会选的筑基功

法,看到的是药尘仅仅只而九星斗者的低微实力,当大家都是斗师时,几曾会将

注意力放在区区一个斗者身上!

药万归级缓收回气势,刹邡问,又仿佛变成了一名符通人。

药锋蹂了繇嘴唇,说道:“大哥,你不会以为,这个药尘,能对我构成威胁

吧?他天赋虽然很强,但是,九星斗者,没有什么可怕的。”

“别忘了,他可以服食紫炎丹,让自己短时间内爆发出大斗师级的力最,而

且,他已经晋级成为三星斗师了。”药万归冷声说道,“三花聚火功,三花聚

火,要么就难以晋升,一旦晋升,直接就是三星,他的实力,不是落后,而是

种类似封印的压抑,现在封印破碎 · · · · · · ”

药万归没有说下去,今天看到的药尘,已经是三星斗师,邡么,三天之

后呢?

药万归的直觉告诉他,距离药会决战仅有三天的休养时间,药尘不仅不养精

蓄锐,至还开炉炼丹,目的,恐怕就是将压抑太久的力量,通过炼丹的方式持

续发酵,三天之后的药尘,将会是四星 · · · · · · 抑或是五星斗师宁

三星斗师的药锋真的能是他的对手?

药尘为廖云图炼制紫炎丹的消息传出之后,药尘所居的院落外面顿时热闹

了起来,来者多是依附于药族的门派以及亲族。不过,药尘毕竟是药会八强之

没人敢在药会总决结束之前去打挑药尘本人,所以,罗家,成了大家追捧

的焦点。

药族的领地,只剩下罗小胖 · · · · · ·

不过,罗兵很干脆的不回家了,长子罗山,也接了族中的任务,直接离开了

要说他水深火热也行,被各种纠缠,让他帮忙在药尘面前说话,都是想要购

买紫炎丹;要说他幸福花开也没锚,被各种人请客吃饭。罗树表示,这辈子他除

了吃,就没有别的兴趣爱好了。

不过,药尘帮廖云图炼了三颗紫炎丹后就又闭关了,罗树一边吃人嘴短,一

边担心,药尘会不会和上次闭关一样,一闭就是-_个月不见人影?镨过了药会决

明天,就是药会决战了,午时,罗树刚刚结束了午餐的饭局,就来到了药尘

家门外。看着紧锁的大门,罗树摸着肚皮,是真的有点担心了,药会开幕战,药

尘一脸疲倦,好不容易才赶上开战,要是明天又样 · · · · · ·

正当罗树犹豫猪是不是要进去提醒一下药尘时,“喔嘟”一声,大门打了开来。

“青姨!你回来啦!

罗树一下隆大了眼睛,惊喜地叫道。

“青姨,尘哥他进了药会前八,明天就是决战了,还有,青姨,尘哥

他 · · · · · · ”

药青浅浅一笑,“我都知道了,你是来找药尘的吧,进去吧,他马上就出

关了。”

“曦,太好了,我还担心他赶不上明天的决战。”罗树不好意思地抓了抓

头皮,“个,青姨,这两天,有些人请我吃饭,男个 · · · · · · ”

药青微笑着说道:“为了紫炎丹对吧,自然不是问题,只是,一切都要等药

会之后再谈。”药尘已经是斗师了,以他药会八强的资格,自是不用担心未来的

修炼资源,但是,他这一脉想要在族中崛起,仅凭一个药会八强的身份,就只是

无根浮萍而已,所以,紫炎丹,是一个机会。

罗小胖松了口气,“6我去找尘哥了,嘿嘿。”

罗树一路冲进药尘的卧室,就看到药尘正在整理着一堆堆的炼丹材料,却是

在为明天的决战,做着最后的准备。

“尘哥,这些材料 · · · · · · ”罗树看得目磴口呆,许多材料,都是他听过名字,

见过画,却从来没见过实物的宝物。

“准备了两年了。”药尘抬起头,冲罗树笑了笑,心中却有些微微发酸。这

些材料,只有一小半,是他用卖丹药给族库所赚来的功勋兑换而来,大部分都是

母亲从药族之外收集而来,也不知道母亲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所为的,就是让

他在药会当中一举夺魁!

“尘哥 · · · · · · 你打算在决战咐炼什么丹?不会是五品丹吧?”

看着这堆稀有材料,罗树总觉得,药尘要炼的,绝对不会是四品丹药了,但

是,五品丹?有这个可能吗?以九星斗者的实力,炼三品丹都勉强,炼出四品丹

就是奇迹 · · · · · · 想必,药万火长老没有封药尘品级炼药师,就是因为药尘的斗气境

界实在太低了。

药尘笑了笑,摇升昌头。

看着药尘摇头,罗树放下心来,笑道:“别勉强自己就行,再炼个四品丹出

来就行了。”

药尘砭了贬眼,“什么四品丹,我要炼的是七芯丹。”

“什么!七芯丹?”

罗树张开的大嘴,在看到药尘认真的表情之后,便再也合不拢了。

七芯丹,可是正宗的六品丹药!

“谁!?”

就在这时,药肖的喝声从外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风声响起。

药尘脸色变,将桌的各种制料收入纳戒,便飞身冲了出去,来到院中,

就看到母亲从外曲止了进东。

“母亲出什么事了?没事吧?”药尘关切地问道。

”没事,只是有个小贼罢了。”药青微一摇头。

小贼?药尘皱了皱眉,药族的地盘上,什么时候有贼了?就算有,他们家早

就没落,又有什么东西是能招来贼的?

为了紫炎丹?不可能,想要得到紫炎丹,讨好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闯进来?

药尘左思右想,都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然而,药尘却没有注意到,药青的脸色始终有些凝重,“尘儿,明天的决

战,一定要小心。”

药尘笑了,“母亲放心,七芯丹对别人来说很难,对我,却不是问题。”

炼制七芯丹最难的部分,就在于控制材料之间的融合,不同的材料,需要不

同的炉温去炼制,三花聚火功和药尘强横的灵魂感知力配合在一起,恰好就擅长

于这种控制。

药青微不可见的轻轻摇头,是想要和药尘说些什么,然而,最后却只是轻

声一笑道:“算了,也许是我想多了。”

在药族,族人之间哪怕有再多矛盾,也只会去宗族祠堂仲裁。即便是不死不

休的死仇,也有着决斗的方式来解决矛盾,不至于会暗中下手,男的是动了宗族的

底线,一旦査出,自会有刑堂严厉处置,因此,没人敢越过此线。

然而,药青却没有想过,也有些人是不会在乎刑堂的,譬如,刑堂的首席

药会决战那日,万众瞩目,从族外前来的观礼者,就有数千之众。

圣女。罗小胖有点失望,他所期待的妖族小公主仍然未到,妖族代表,只是一个

不过,现在不是想小公主的时候,罗小胖的眼神,朝着决战的会场看

了过去。

一旁:地之上,八名决战的药族弟子已经站定位置,药尘的位置,被安排在药锋旁边。

药尘与药锋,一个是没落的分家,一个是嫡脉天才,两者之间,从来没有过

任何的交集。

药尘这个时候非常淡定,万干目光之于他,就僚是轻风拂面一般。两年前,

母亲被嫡脉二二拖之门外的画面,让药尘心中的决心更加坚定。

六品七芯丹,服用二个时辰内,会对火属性斗气产生极敏锐的直觉,并且得

到大幅度的灵魂感知力加成。这个加成,将会在二个时辰后产生衰减,但衰减到

一定程度之后,便会稳定下来、修炼得当的话,这部分灵魂感知力将会永远保留下来。

整个药族,能够以丹药形式来增强灵魂感知力的方法并不多,而那七芯丹这

样安全的,就更少了。

只是,炼制六品七芯丹,哪怕是九星大斗师的炼药师,也会感觉到棘手,失

畋率极高,将些材料用来炼制七芯丹,倒不如炼制更高级别且成功率更高的丹

药,更有价值。

正是因为炼制七芯丹的难度极高,所以,这两年以来,药尘一直都在为这一

天做着准备。材料上的收集,还有上百次近乎酷刑的药浴,所有的一切,都是为

了在今天炼出一颗完美的七芯丹,一旦成功,就是真正的一鸣惊人。

至于失败 · · · · · ·

药尘没有想过,未战先虑放,就失了锐气。换成嫡脉些天之骄子,或许还

能称之为稳重,但是,出身没落分家的药尘,唯有将自己脑袋削尖了,一往无前

地冲锋,才能有机会。毕竟,他要的不是什么家族的培养、关注 · · · · · · 而是 · · · · · ·

留名宗族碑!

他要拿下的是药会魁首之名!

药尘目光如炬地望向不远处的巨大石碑,上面刻着的每一个名字,都是么

的令人神往,每一个名字,部有着一个动人心魄的传奇故事,而在这个名字之

后,还有着其父母的名字,这荣耀是一体的。

父亲的遗愿,药尘一刻不敢忘。

药尘并未注意到,在他身旁的药峰,神情有些异样,不时用疑惑的眼神望向

药尘,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

场外,药青远远地眺望着儿子,药尘长得越来越僚他的父亲了,不过,她可

以肯定,儿子的未来,一定会比他的父亲更强这两年,药尘所经受的一切,部

是为了炼制七芯丹,都是在为今天的一飞冲天而做着准备。

他,已经准备好了一战成名。

族长药丹,这时站到了决战会场之上,勉励了几旬,便宣布决战开始。

会场外,各族各大势力的观礼者部有点诧异,还以为药族族长会长篇大论一

栽当着他们各族的面,鼓吹一下药族辉煌的历史,却没有想到,药丹仅仅说了

几旬不痛不痒的话后,就直接宣布开始。

妖族小圣女乐坏了,

“看吧,看吧,这才那是族长嘛。”

言语里,却是在影射着谁,一下子让跟着她的媛媛神情大变,“圣女大人,

这一次,我就当没听见 · · · · · · ”

很显然,这一支妖族的某位尊长大能,是个喜欢长篇大论的。

圣女无所调地翻了个白眼,继续兴致勃勃地看着会场中的药尘。对药锋等

人她兴趣不大,些出生高门,资源从不匮乏的人类能站在这个会场上面,点也不稀奇,换旬妖族的话来说,站不上来的,都是废物!

而药尘,显然独树一帜,她已经打听过了,出身没落的分家,而且家中仅仅

只有一个母亲支撑,在药族,完全没有地位可言。

“魑嫉,我觉得,我们有机会可以把他拐回族里,噫,看他的年纪,正好是

情窦初开 · · · · · · 不如让小青牺牲一下?”

“圣 · · · · · · 圣女大人,我 · · · · · · ”跟在后面的一名娇俏的婢女脸色大变。

“哎呀,人类炼药师,又是大有前途的 · · · · · · ”圣女还想盅惑自己的婢女,谁

让四个婢女当中,只有小青还是完璧,总不能让她自己上吧?她可是圣女耶!

“圣女大人!”

簸竣身上的斗气微微地波动,就是朝平静的湖面仍进了一颗巨大的山石。

“好嘛,不开玩笑了,不过,他要是在药会受挫,也许就是我们妖族的机会了。”

“这件事,自会有其他人做,圣女大人,请注意你的言辞,要符合圣女的身份。”

“又不是我想做圣女的。”

圣女还是无所谓,耸了耸肩,不过,感觉到嫉嫉身上暴虐的气息,她也收敛

了不少。

这时,会场之上,紧张的炼药大战已经正式开始,大家都没有立马开始,而

是仔细地检査着手上的材料、炼药鼎的情况。这是一场决定命运的大战,所有人

都倾尽全力去战,排除一切意外。

不过,除去药尘,另外七人并没有动用药会所提供的精金药鼎,而是使用了

各自准备的高级炼药鼎。一个好的炼药鼎,对于炼药的成功率,也有着极大的提

升作用。

药尘,自然是使用药会的精金药鼎,对于他而言,这个精金药鼎,已经是他

见过的最好的药鼎了。

摸着药鼎,都快要有点爱不释手了,至于身旁药锋所使用的青魂龙鼎,药尘

看都不看一眼,尊龙鼎,根本就是药万荒长老所有。

“呵呵,药尘,要不要我借尊御火鼎给你用用?”

这时,药锋突然向着药尘开口说道。

药尘一证,御火鼎,是药族制式的高级炼药鼎,由药族药鼎房监制,每一尊

鼎上,都有着制鼎者的编号。当然,此鼎虽是制式,但也绝不是一个没落的分家

能够买得起的。

“多谢了,御火鼎对我来说有点太高了,恐怕反而不习惯。”药尘笑了笑,

婉拒道,心中对露着笑脸的药锋,不由得就多了一份好感,毕竟是嫡脉的天才弟

子,大度大气。

不过,这二战,对于他万分重要,他是绝不会因为这点好感而有所相让的。

这不仅仅是为了彻底改变他在族中的命运而战,也是为了父亲!

药锋目光一闪,笑了笑,

“精金药鼎的确不错,但是,我还是觉得用御火鼎

更有利。这样吧,反正我也不用,就先放在你这边,你要是觉得有需要,尽管取

用就是了。”

说到这里,药锋走到药尘身旁,手中一扬,便从纳戒当中取出了一尊火光灿

烂的药鼎放在药尘身旁。

轰 · · · · · · 药尘只觉得眼前一花,却是被御火药鼎天生的火云给晃迷了眼色。

“呵呵,我就放在这了,用不用随你。”

药锋不着声色地在药尘摆放材料的桌上轻轻一按,接着又是一笑,便回到了

他的位置。

药尘摇了摇头,却是决定,还是只用精金药鼎。御火鼎这种高级货色,他还

真不知道要恙么发挥出药鼎本身的功效,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这时,已经有人检查完毕,斗气点燃药鼎真火,开始了正式的炼丹。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大家也都开始了正式的炼丹。

药尘手中一喷,三花聚火功,配合着药鼎,一道三色火焰从药鼎之下燃起,控制

着炉鼎中的温度不断上升,达到一个界限之时,药尘深吸口气,猛然抓过一套卓上早

就按顺序排列好的药材,朝着精金药鼎当中投梆进去。药鼎的鼎门开合之间,药尘的

灵魂感知力便是猛然一爆,精准的感知,完全地配合着斗气,控制着因为鼎门开合而

变化着的药鼎温度,撮合着不同药材之间的药性反应。药性,一点点地被提炼出来,

然后聚合在一起,彼此反应着的同时,又被斗气一点点分割开来。并不能从一开始就

完全反应,而需要等待着下一种药材的投入之后,再进行新的药性融合。

每一个步骤,药尘都完成得非常完美,今天的状态,有如神助,每一分灵魂

感知力,都没有浪费,每一分斗气,都得到了完美的分配,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隆隆 · · · · · · 药鼎当中,传出轰鸣之声,这是炼制高阶丹药时的必然反应。六品

丹药,已经超出了普通丹药的范畴,炼制过程当中,会受到天地所忌,而诞生出

一缕缕的劫气。

如何处理这些劫气,对一个炼药师而言,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实力的强弱,

成功率的高低,往往也就体现在处理劫气的手段之上。

强者,可以转化劫气,将劫气转化成为炼药的能量的一部分,较弱者,也能

分化劫气,一部分劫气用斗气进行消弭,而另一部分劫气,则在丹成时化成丹

劫,用某种玄妙的方式,让丹药历劫而生,从而提升丹药的药性品质。

很显然,对于药尘而言,这两种方法都不适用,他的斗气没有消弭劫气的能

力,至于转化劫气,种手段至少需要斗王级别的斗气。

药尘所选择的,是药族当中才有流传的第三种手法,需要用到一心二用、

炉炼双丹的炼丹法。第二颗丹,便是以化劫草和渡劫草为辅助,可以有一定几率

让所炼丹药不受劫气影响。当然,这样炼出来的丹药的品质,缺乏灵性,至多也就是中品。

不过,药尘的手法,却又与族中的流传又们所不回,除去化幼草和渡劫草,

他还动用了大量的虎炎草。虎炎草的特性配合着三花聚火功的斗气,能够亢工地

融合化劫草与渡劫草的药性,在炼药鼎当中合出第二颗药胚,等到匕芯丹的劫气

达到顶峰时,以此药胚投入劫气当中,就能完美消解劫气,井区,将劫气带入匕

芯丹中,提升丹之品质。

这时,劫气初成,药尘便已经开始投入化劫草与渡劫草,町加入虎炎草,在

炼药鼎中开辟出第二炼丹,分出三分之一的火之斗气,一心二用地进行将融炼。

短短片刻,药尘的额上已经满是汗滴,两眼日出赤红,这是功力催发到极限

的征兆。

不过,不仅仅是药尘一人如此,其余七人这时候也都炼到了各自的紧要之

处,纷纷全力以赴。

不过,若要说最显眼的,莫过于药尘,轰轰隆隆,丹鼎当中发出的潮汐劫

声,却是令人神往心动,这是在炼制六品丹药!

年仅十五,就敢炼六品丹药,是胆大包天,还是技高一筹!

“无论如何,此子能炼出劫气,哪怕是最终失政,也当得起‘天才’二字,

果然是祖上有人上过宗族碑的分家,天赋流传到这一代,也是该要重新崛起

了。”族学长老药览微微一笑,心中暗忖道,不是谁去炼六品丹都能炼出劫气

的,恐怕药性还没来得及相融,受到天地所忌,就已经爆炉了。

另一边,代表着刑堂的台上,药万归眼神微动,却是有些意外药尘竟然真的

能够走到这一步。不过,从外表来看,药尘的功力已经到了极限,显然不足以让

他完成这一次炼药。

“可惜了,此子若是斗师,说不定真能一鸣惊人。”药万火暖了口气,摇头

说道,分家弟子崛起,在药万火眼中,并不是坏事。嫡脉弟子仗着资源丰富,多

有懈怠,出现两个分家的天才,形成竟争,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呵呵,万火,已经表现不错了,未来可以让药览 · · · · · · ”族长药丹淡淡

笑,然而,他的笑语才到一半,就有点意外地顿住。

只见药尘身上突然爆出一道海湃的气息,轰然问,仿佛有一道锁链破碎的声

音响起。

咔嘹——

封印!碎裂!

一二直以来,母亲压制在他身上的道境界封印,在这一刻断裂破开。

轰轰轰 · · · · · · 药尘身上的斗气,瞬间突破,一下达到了三星斗师的水平。

“开”

药尘轻喝一声,比之前强大近二十倍的三花聚火斗气,一下冲入炼药鼎中,催速着化劫草、渡劫草与虎炎草之间的反应,灵魂感知之下,一颗淡紫色的丹胚

开始渐渐成型。

此丹胚刚刚成型,炼药鼎中越来越强烈的劫气,霎时间便收敛了许多。

至此,药尘总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了。母亲一直加在身上

的斗气封印破开,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觉,让他前所未有的轻松,这种状态

下,基本上可以保证,不会再出任何问题。

而且,更轻松的是,两年前燃烧潜力的后遗症,似乎已经疫愈,这两年的药

浴之苦,并没有白受。

这种感觉很好,药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直到他的手摸到一块星尘草

时 · · · · · ·

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偃硬住

不可能!

恁么会是星尘草!

应该是星空草才对!

虽然,星尘草与星空草生得一模一样,但是,这是药性截然相反的两种药

材!星尘草是寒性,而星空草却是热性。

两年的准备,其中数百次检査,药尘所拥有的材料当中,绝对没有星尘草。

事实上,七芯丹是彻头彻尾的火性丹药,两年以来,药尘没有收集任何的寒性药

材,这星尘草,又是从何而来?

药尘飞快地检查着桌面上的各种药材,当中 · · · · · · 并没有星空草

“不可能,不可能,您么会这样,不可能 · · · · · · ”

药尘整个人都呆住了,没有星空草,七芯丹根本就不能成丹

这时候,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再迟,就要错过七芯丹药性反应的关键时

间,等待他的,将是彻底的失政。

“不可能”

药尘茫然、不知所措的目光忽然一定,却是看到,在药锋摆放药材的桌上,

摆放着许多星空草。

药尘的脸色骤然一白,忽然想到之前,药锋突然接近过来 · · · · · ·

“是你”

药尘一声大喝,就要朝着药锋扑过去。

呼!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陡然挡在了药尘身前。却是一名大斗师级别的族人,这

是族中的铁卫,皱着眉头说道:“请勿打犹他人炼药。”

暗下,却是细不可闻的传声对着药尘说道:“药尘,你在做什么?快点回去炼药!别犯族中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