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七阶阵法师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七阶阵法师,这种级别的阵法师所拥有的力量,哪怕是源宗强者也不敢与之小觑啊!

这么说来,如今萧炎等人的这支队伍,岂不是连源宗强者都可不惧?

一想到这里,在场几人的心中便顿时再度震惊,而萧玄却似乎是发觉到了众人心中的思绪,当即轻笑一声,摇头叹道:

“你们别想得太简单了,七阶阵法师哪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阵法一道本就多靠阵法,而越是强大的阵法,想要凝聚起来就越是困难,尤其是当等级到达七阶之后,所需要的阵法几乎全部都要要依靠阵盘来发挥力量,否则,先不说凝聚阵法所需要耗费的力量,就单单是那种长绵的时间,任何人都无法忍受。

萧玄先前之所以能够在眨眼之间就凝聚出囚天阵,一方面是因为其灵魂力量庞大的原因,但更多的,也是因为他在战斗之初,就已经在暗中凝聚阵法,所谓的就是最后结束战斗的那一刻。

虽然继承了天绝上人的传承,但当初的天绝上人也不过六阶阵法师,不论是对阵法一道的了解还是掌握都极其有限,就如今而言,萧玄所知道的所有有关阵法的手段技巧,已经远远不足够他使用,就连自身所知道的六阶阵法也是极其有限。

而且,与其阵法师等级不成正比的,还有他的修为。

强大的阵法亦需要强大的修为力量来支持,就以萧玄如今的力量俩说,虽然放在这极南之地也是一股极强的力量,可是单想要以此来支持高阶阵法的施展凝聚,却还是太过于牵强了。

五星源王,能够凝聚出多种六阶阵法就已经达到极限,凝聚七阶阵法,成功率怕是不会超过五成。

最关键的是,在如今的萧玄手中,可并没有任何关于七阶阵法的卷轴,想要学习更是无从可取。

“哦?萧玄前辈的手中并没有高阶阵法的卷轴么?”

听到萧玄这话,一旁的罗晋眼前顿时一亮,不由分说的连忙从自己的纳戒中取出了三个被玉料封住的卷轴,紧接着便将之递交到了萧玄的面前。

“这三卷是我父亲交给我的,他本希望我能够尽早解开上面的玉石封印,好参悟其中奥妙,不过我留在身边是在是没什么用处,既然前辈需要,我就赠送给前辈您吧。”

看着眼前的三卷卷轴,萧玄并没有马上就接过,他知道,这些人既然能跟在萧炎身边,还能够在他危难之际出手帮助他,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必然是萧炎能够信任的人,可也正因如此,自己决不能轻易收下对方的礼物,这对他或许是有些好处,但对萧炎来说,却未必如此,更何况罗晋还特地说出了这三个卷轴的重要性,他如果收了,恐怕......

“呵呵,先祖不必多虑,就收下吧。”

“是啊前辈,这些东西正是您现在所需要的,大不了等您不需要了再还给我便是。”

萧炎刚刚开口,罗晋便紧接着咧嘴一笑,一处一副满不在意的模样。

要真说他送出这三卷卷轴毫无心地,那绝对是假的,这三个卷轴可是他父亲千挑万选从族库里找出来的三个卷轴。

这三个阵法可都是七阶阵法中极强的存在,同时,想要将之参透也尤其的困难,在罗晋的父亲将之和卷轴交给他的同时,还曾严厉告诫他一定不能把阵法赠送给任何人,单凭这一点都已经足以证明这三卷阵法的特殊之处。

但如今罗晋将之赠送给萧玄,虽然一方面有着拉拢萧玄好感的意思,可是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借此加深他与萧炎之间的感情,三个七阶阵法,和未来的一个大陆超级强者,此中利弊,一眼可见,罗晋可并不认为这种买卖有什么吃亏的。

萧玄在听到了萧炎的话后,这才迟疑着将手中的卷轴收了起来,同时也对着罗晋道了声谢,一番简单的寒暄过后,一行人便准备进入赤炎山脉。

因为有着极寒冰魄的守护,接下来的一路,众人倒是再没有受到空气中那灼烈温度的影响,一行人以奇快的速度掠过重重山脊,对着赤炎山脉的极深处行去。

根据方智聪所说,焚炎谷的宗门正是建立在赤炎山脉的最深处,而那里,也必将会让所有第一次见到的人大吃一惊,至于原因,方智聪没有明说,萧炎也没有多问。

随着一行人越发接近焚炎谷的宗门所在,路上也遇到了不少同样是赶往焚炎谷的外来者,果真,就如同方池所说,焚炎谷的宗门大比的确是吸引了大批的外界强者,这么看来,这宗门大比似乎还是一件不小的盛事啊。

只不过,此刻的那些人,却不像萧炎等人这般看上去轻松随意,头顶着那恐怖的高温,越是靠近赤炎山脉的深处,空气中的温度便是越高,简直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火焰在燃烧似得,在剧烈消耗他们体内源气的同时,也迫使他们的前行速度减缓了下来。

当然,在那些人中,自然也不乏一些修为强大之人,其中有一个队伍的速度更是比萧炎几人还快,而当萧炎观他们那领队之人的气息时,后者却是一眼撇来,凌厉而霸道的眼神瞬间让萧炎收回了视线,心中更是一阵暗自凛然。

那带队之人,赫然又是一位源王大境的强者!

“南域,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在西域根本无法见到的强者,在这极南之地,不过才几天的时间,竟然就接连碰到了三位,南域,怕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热闹的多啊!”

心中暗道一声,萧炎在为这些人的修为感到惊讶的同时,一对漆黑色的眸子当中,却也逐渐涌上一股炽热的情绪,胸中的热血,也在此刻被一举点燃。

不登高,何以见山外山;不行远,何以成千里路。

与强者同行,方可成为强者,极南之地势必凶险,可同时,这又未尝不是一个绝佳的试炼之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