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白无常的报复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地牢,位于执法殿下面,这样的设计也是为了方便执法殿办事以及防止囚犯逃跑。

此时在地牢第一层的一间牢房内,正盘膝坐着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此人正是古晨。

“唉。”古晨叹气一声,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这下被关进地牢,想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唉,只可惜我还没有将父亲救出来。”

想到这里,古晨脸上浮现出一抹坚毅之色。

“现在只有努力修炼,争取突破到斗之气八段。”说完,古晨缓缓闭上眼睛,开始了修炼。

虽说古晨突破到斗之气七段才没有天,但是经过古皂长老那一击,重伤痊愈之下让古晨的境界彻底稳固在了斗之气七段。

所以,古晨现在距离斗之气八段只是差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而已。

哒哒哒。

不过古晨并没有修炼多久,就听到牢房外传来一个哒哒的脚步声,古晨睁开眼睛,就见到一个白衣少年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白无常。

白无常见到古晨,双眼瞬间布满了血丝,目光死死的盯着古晨,仿佛是要将古晨活活吞下去似的。

“古晨,是不是你杀死了我弟弟。”

白无常怨毒的声音传出。“不,就是你杀死我弟弟,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你尝试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古晨原本还不在意的眼神瞬间一凛,自己的父亲还不知道在哪里,万一真的被白无常杀了,恐怕自己哭都没有地方哭。

“吱呀。”

就在古晨胡思乱想的时候,牢房的们被白无常打开了,只听见白无常淡淡的声音传来。

“古晨,跟我走吧。”

古晨眉头一拧,问道:“去哪?”

白无常嗤笑一声:“你认为你一个囚犯,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古晨脸上闪过一抹郁闷之色,暗暗发誓要是自己出了地牢,一定会将让这个白无常后悔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

站起身,默默的跟着白无常走去。

大约过了几分钟的样子,白无常随手打开的面前的一间地牢,冷笑一声:“古晨,你看看,这就是你日思夜想的父亲。”

古晨一惊,随机向牢房内望去,只见自己父亲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在看到父亲完好的双手的时候,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我父亲犯了什么罪?要将他关进地牢?”随机古晨就冷笑着问道。

白无常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你。”古晨满脸的怒火:“你们执法殿居然胡乱抓人?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执法殿殿主的。”

白无常:“首先,现在你是一个囚犯,根本没有资格去求见执法殿殿主,其次,执法殿拥有抓人的权利,拥有怀疑嫌疑犯的权利。”

古晨听懂了,这是将自己和父亲当作是嫌疑犯抓了起来。

白无常:“古晨,你是不是在想,反正到时候时间一到,只要查不出你们杀人的证据,就得将你们全部放了,不得不说。

古晨,你太天真了,只要进入了地牢,想要这么折磨你们,还不是我们一句话的事情,执法殿殿主根本不会检查地牢的情况。

所以,古晨,你死了这条心吧。“

白无常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正在熟睡的古严厉的身旁。

“古晨,有本事你反抗啊,你来打我啊!”白无常看着古晨,取下腰间携带的长刀。

古晨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焦急道:“白无常,你想要干什么?你敢动我父亲一根汗毛,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白无常哈哈一笑:“古晨,我就砍了你父亲的右手,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是怎么不放过我的。“

一边说着,白无常根本没有给古晨任何反应的时间,举起手中长刀,就向着昏睡中的古严厉的右手砍了下去。

“住手。“古晨见到这一幕,牙呲欲裂,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欲夺过白无常的长刀。

只可惜,古晨的速度还是晚了一步。

“噗嗤。“

随着一声轻响,古严厉的右手臂应声而断。

“啊。“正在昏睡中的古严厉顿时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硬生生的从睡梦之中清醒过来,捂着断臂痛呼起来。

豆大的汗珠从古严厉的额头上低落而下。

”爹爹?“古晨见到这一幕,也顾不得白无常了,一个箭步冲到父亲面前,焦急的问道:”父亲,你怎么样了,你有没有事啊。“

古严厉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古晨,一向严肃的脸庞上也是露出几分难以承受的痛苦,不过还是摇摇头。

“没事,不用担心我。“

古晨那会听父亲的话,连忙走到父亲身边,心念一动,深红色的本命妖火就出现在手掌之上。

古严厉看到这深红色的本命妖火,瞳孔不由的微微一缩,惊讶道:“这,这,这是异火?”

古晨摇摇头,并没有多加解释:“爹爹,这是我侥幸炼化的妖兽的本命妖火,不是异火。”

古严厉听到儿子的话,不由得老泪纵横,拍拍古晨的肩膀,感慨道:“我儿子总算是有出息了。”

古晨:“爹爹,你先别动,我用本命妖火将你身上流血的血管给封住。”

说着,古晨就将本命妖火按在了古严厉的断臂之上。

“吱吱吱。”

随着一阵焦臭为传出,古严厉狂飙的鲜血才止住,不过古严厉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整个过程,一声不吭。

古晨将被痛苦折磨的筋疲力尽的父亲放在地上,转头,目光深冷的看向白无常。

白无常双手抱胸,戏谑道:“古晨,你止血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亏我还等了你这么久。”

“好了。“白无常再次握住腰间的长刀,淡漠道:”现在,是该将你父亲的左手砍断了。“

古晨瞳孔微微一缩:“白无常,你敢?“

白无常:“你看我敢不敢,忘了告诉你,你要是现在在地牢中出手的话,会直接被视为背叛古族,到时候,古族的强者都会纷纷出动。

将你杀死,古晨,就算你什么都没有犯法,但是你依旧得死,你一个卑贱的蝼蚁,也妄想跟古妖大人作对?“